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七十八章:劳烦阁下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1258 2017-12-13 09:33:40

  岷山脚下,两里之外。

  “慕轻尘被温言奕带走了吗?”

  “是。”蓝色衣袍的男子淡淡回了一个字,不辨悲喜。

  “可白苏慕那边怎么还是没动静?”白亦浔转身问身边的下属,“怎么回事?”

  “回殿下,温言奕对慕轻尘似乎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大殿下送给她的凤骨是要感知到她的血,才会向大殿下传递信息。”

  “哦?还有这事?”白亦浔挑了挑眉,笑得意味深长,怪不得之前堂庭山上,他跟踪他们二人,慕轻尘划破手臂放血没多久白苏慕就跟来了,原来是这个道理。只是那凤骨是个灵物,能感知的东西必定也富有灵气,这慕轻尘的血...

  有趣,十分有趣。

  “你是从何得知的?”

  “回殿下,是温言奕说的。”

  白亦浔笑着点点头,温言奕再怎么像人,骨子里也是个畜生,动物天生的嗅觉,不会错,白亦浔转身又对蓝衣男子道,“霁蓝帝君迟迟不让温言奕对慕轻尘动手,是念着师徒的情谊吗?”

  “轻尘她毕竟是我徒儿。”

  “先前南陌寻用你两个徒儿威胁你,也没见你要救她的意思。这会想起她是你的徒儿了?”白亦浔话里满是嘲讽的意味。

  蓝靖篱脸色有些难看,“是我无能,不得护她周全。”

  白亦浔嗤笑一声,“那你是觉得,这次你有能力救她了?”

  蓝靖篱唇色泛白,“臣不敢。”

  白亦浔冷哼一声,指着下属,“告诉温言奕,他要是再不动手,就由我来替他动手。”

  岷山之上。

  手腕脚腕被玄铁链勒出的痕迹渗着血,额上密密麻麻的汗珠汇成线淌入颈间,女子神色惘然,眼神空洞洞的看着前方。

  “外界总有传言,说昆仑山上有位奇女子,居然打动了大殿下那颗堪比顽石的心。现在看来,你们二人之间也不过如此嘛。”温言奕端坐在轻尘对面看着她。

  身后那扇小小的铁窗透出的光在她身上勾勒出一圈淡白的光晕,说不出的冷清。

  “你可知是谁叫我绑你来的?”

  温言奕看她没有反应,又继续道,“是霁蓝帝君,蓝靖篱,你的师父。”

  女子的神情终于变了变,将目光转到他身上,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一个字,然后又紧紧闭上了眼,将脸侧过去,不再看他。

  “还不肯开口吗?说来你们这些神族人族的情感,真是脆弱的不堪一击。不就是功名利禄,还真要追寻一生不成?”温言奕笑了笑站起身来,走到轻尘面前,“我以为白苏慕会来救你的,现在看来我的算盘打错了。”

  轻尘闭上眼,依旧默不作声。

  “照今日这情形,或许我将墨轩若绑了,白苏慕就会来了?不过这样一来,蓝靖篱又该心疼了。哎,真是让人心烦意乱呢。”

  轻尘睁开眼,皱着眉看着温言奕,“你讲这么久不会累吗?一个人絮絮叨叨的不会无趣吗?没人回应你你都不尴尬的吗?”

  她心下对温言奕那些话是没什么感觉的,经历了那些大大小小的事后,若她还不能看开,就是她的错了。

  她只是有些烦躁,站着这么久,手脚酸痛,不能休息就算了,耳边还不能得个清净。他说话便罢了,还净是些废话。

  除了她是蓝靖篱叫他绑来的出乎她意料以外,其他的是个人都会明白的吧。山下两帮人面对面虎视眈眈一触即发的作态,不为追求功名利禄,难不成是要斗蛐蛐吗?

  至于情感脆弱的不堪一击,不过是她与他们之间的问题罢了,他们之间存不存在情感都两说。

  温言奕显然被她的态度惊到了,她却笑笑,“能劳烦阁下闭上嘴吗?我想休息一会。个把个时辰之后我们再聊如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