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七十四章:不会遗憾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1466 2017-12-07 16:54:47

  入夜时分,轻尘与白苏慕对坐在梨木桌两端,桌上放着温热的梅子酒,轻尘喝的有些醉意,脸颊红红。瞧着白苏慕月光映着的侧颜,觉得好看极了,忍不住想伸手摸摸那张脸。

  她是这样想的,也这样做了。借着醉意,将手伸去,却被对方牵制住。

  “总嚷着叫我不要喝酒,你又好到哪去了?总打着喝醉的幌子占我便宜又是怎么一回事了?昆仑山神女与天族皇子卿卿我我不清不楚的,这要是传到外边去,柸染和白亦崇的老脸要还是不要?”白苏慕握着她手腕,看着她迷迷糊糊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

  “什么叫总?先前这样做的,不一直都是你吗?柸染生辰那次是你,魔界那次亦是你。”轻尘嘟囔着,虽然醉了些,可她觉得自己灵台清明的很。

  “那还有呢?先前我与南玲珑的婚宴上——”说到这,白苏慕突然想起了什么,顿了顿没再说下去。

  “婚宴上如何?”轻尘将手缩回来,撑着下巴望着他。

  白苏慕回望着她,看着她停了好一会,才忽而笑道,“没什么,花卿找你说什么了?”

  “她说让我日后叫她卿姐姐就好。”

  是她的风格。“她还说什么了?”

  “她还说她同我比你们同我亲近的多。”

  “你怎么觉得?”

  轻尘想了想,认真的答到,“我觉得她说得在理。”

  白苏慕眯着眼,凑到她面前看着她,“想想清楚,再说一遍。”

  “嗯...”轻尘摸着下巴一本正经的思考了一会,“我觉得我同殿下您才是最亲近不过的,殿下您觉得呢?”

  “算你聪明。”白苏慕笑笑站起身来,走到窗边,看着天上的月。

  大战在即,他本是没有时间上山来的。只是今日下午瞧着她在众人面前装出一脸温顺的模样,不知怎么,突然很想抱抱她。

  他心里明白,终有一日他们二人要分道扬镳。他深知,一将功成万骨枯,他这一路走去,是要踏着累累白骨,白玦剑上是要沾满淋淋鲜血的。母亲曾说,一定要站在别人无法企及的地方,这样才能保护自己,保护身边想要保护的人。轻尘的身份特殊,是不容于这世间的存在,若有一天被天下人知晓,怕是只有天君这个身份才得以护她周全。可若是要做天君,就须娶墨轩若。

  于是他不能与她如何,更不敢与她如何。那只会害了自己,更会害了她。

  他许诺要给她一个家,就当做骗了她,说了句空话吧。

  骗了她,也好过误她一生。

  只是感情这种东西不可名状,他克制自己,心里明明白白的,却也难过万分。于是他还是想抽个空来看看她,在还能见面的时间里,多见几面,少些遗憾。

  “今夜的月圆的很。”轻尘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边。

  他侧过身望着她,感叹道,“是啊。”

  “若似月轮终皎洁。”轻尘突然想起团扇上那句诗。

  “不辞冰雪为卿热。”白苏慕接道。

  “这诗句,是何含义?”

  他却答非所问,“其实这世间感情,无大小,无对错,对也不对?”

  “也不能这么说,若从未因这爱有什么过错,这爱便是对的,若因爱做了错事,这爱便是错的;若为爱牺牲小我,这是大爱,若能在小爱中找到真我,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大爱呢?”

  “那小爱又是如何定义?”

  “小爱...便是不管不顾他人,只一心想成全自己的爱吧。可世间这爱既是双方的事情,又如何不管不顾他人呢?既然爱了,只要不伤害到旁人,不牺牲别人成全自己,便无错吧?真要分个大小是非,也并非易事。”

  “若是双方都要有所牺牲呢?”白苏慕突然上前一步,紧紧握着她的肩头,定定看着她。

  他突然做出的举动让她一惊,轻尘有些不知所措,却依然答道,“感情这事,本就要有所付出。不论过程艰辛与否,不论结局圆满与否,只要爱过,就比错过来的实在,不是吗?只要努力过,便不会遗憾。”

  白苏慕放开握着她肩头的双手,笑的轻松,“时候不早了,早些歇息。若明日没有战事,可以让白弘带你来山下坐坐。”

  轻尘点点头,待她躺到被子里,白苏慕替她掖好被角,又熄了烛火,才匆匆出了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