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六十六章:调兵遣将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1581 2016-02-17 15:12:39

  柸染眯着眼看着从云辇上下来的三人。

  轻尘看他神色不大好看,连忙走上前去挽住他的胳膊,十分卖力的甜甜唤了一声,“君上,我回来了。”

  柸染听闻这声音抖了抖,脚下一滑,险些栽倒在地上。理了理衣襟,瞧都不瞧她一眼,“你要是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叫唤,就给我打哪来回哪去。”

  轻尘撇了撇嘴角,心说你当我喜欢这样说话吗。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凑到柸染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不过君上,你那衣服做的,颜色可真是清新靓丽。”

  柸染听了这句话,面色才稍稍缓和,冷哼一声,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权当你是在夸我了。”柸染转头盯着白苏慕,冷笑一声,“大殿下今日来我昆仑不仅仅是为了送这丫头回来吧?”

  白苏慕神色依旧冷峻,淡淡看了一眼轻尘,又将视线移了回去,点了点头。

  “把丫头带回去。我同大殿下还有事要说。”

  “是。”韩修毕恭毕敬的行了礼,扥着轻尘的袖口拽着她走到梨花林子里。轻尘也不动作,任由他拽着。

  轻尘想了想,白苏慕说三日就可抵达岷山,他既然不从浣墨家调兵,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从昆仑山借了。昆仑是柸染的地界,由柸染直接管辖,又拥有自己的兵力,离岷山也不甚远,确实比浣墨家方便许多。

  而浣墨家那边,虽说墨轩辰手底下的兵也不少,可到底算是天界的兵,一层层上报,再一层层批下来,既费时又费力。

  白苏慕此次来昆仑,定是要借兵来的。

  而柸染又会因为她的原因,定会毫不推辞的把兵调给他。

  听到他利用自己是一回事,可见到他利用自己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跟在柸染身边这么些年,耳濡目染的,这些算计来算计去的事情她也清楚。她也会,但她不想。

  韩修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开导她,“你大可理解成大殿下是专程来送你的,顺便来借个兵。”

  轻尘摇摇头,看了看眼前熟悉的梨花林,“重点不是这些,柸染若是把兵借给白苏慕,昆仑山这边会受影响吗?”

  韩修转头看着她,神色中掩饰不住的惊讶,“看不出来啊,小慕你居然会想到这些,君上知道了一定很欣慰。啧,但也保不准,毕竟君上不希望你掺和这些政事,他倒希望你什么都不懂。”韩修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君上的意思,是希望这次岷山一行你别再跟着去了。”

  “嗯。”轻尘点了点头,本来她也没打算着去,只是柸染也拦着不让,不知道是何用意。

  走着走着,二人已行至了缚华殿。东侧的梨花依旧是好光景,风拂过便能闻到淡淡的梨花香气,不管时隔多久闻起来依旧沁人心脾。

  殿中陈设均为改变,大概是常常点着香薰的缘故,被褥又香又软,轻尘本就有些发困,进了这熟悉的环境更是忍不住想要睡上一会。

  “你呀。”韩修无奈的摇摇头,“睡吧睡吧,君上一时半会也回不来,你先歇着,我去看看晚膳做得如何了,有你喜欢的小龙虾。”

  轻尘应了一声,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是黎明,睡眼朦胧的看了看四周,场景却十分陌生。睡得浑浑噩噩,轻尘挣扎着从榻上起来,走出门去。

  这是哪?

  耳边是呼啸的寒风,人们的厮杀声,刀剑的碰撞声,火花在木柴上崩裂的声音,纠杂在一起,场面混乱不堪。

  轻尘环顾着四周,远处火光漫天,近处尸横遍野,放眼望去,尽是鲜血染出的赤红。她听到有人在呼喊她的名字,可周围没有人,只有一具具冰冷的死尸。

  她回头看了看自己走出来的地方,竟是一顶军帐。

  难不成,这是岷山?她怎么会在岷山?她睡了多久?白苏慕呢?

  远处的悬崖边上好像有人,轻尘一边喊着白苏慕的名字一边欣喜地跑了过去。走近一看,原来是只三头六臂的怪物。那畜生瞪着三只浑圆血红的眼睛,张牙舞爪的朝她扑来。

  轻尘下意识的将手臂抵在身前,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手中多了柄锋芒裸露的剑。

  还不等她反应,自己的手先行一步,将剑刺入了那畜生的胸膛,霎时没了动静。

  轻尘闭上眼,不敢瞧那畜生死了的模样。直到穿过剑的那具躯体砰的倒在地上,她这才鼓起勇气睁眼瞧着。

  地上躺着个人。

  那人一身盔甲,盔甲上满是鲜血,盔甲里隐隐露出衣衫的一角。

  是白的。

  渊白家的人。

  轻尘低头看向手中的鲜血淋漓的剑,赫然是那柄通体透亮的白玦。

  那地上的这个被她杀了的人,又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