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五十六章:三千年前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1294 2016-01-16 15:40:15

    三千年前的天界,日子不似如今这般平静。大抵是因为有那样一个不愿藏匿在时光里的女子,才有了那样一段无法被时光湮没的故事。  

  她叫九央,是天帝的侄女。明明身处渊白家,却常常以一袭红衣示人。天帝膝下无儿无女,倒也宠着她惯着她,任凭她无视那些条条框框的规定,由着她胡作非为。  

  “我说白付璟,知道你疼她,可这么由着她乱来也不是好事,将来嫁了婆家,可没人惯着她了,到时候受了委屈,心疼的不也是你?”  

  天帝笑笑,“那就让她嫁个宠着她惯着她的婆家。”  

  柸染听闻先是一愣,随即会心一笑,“怎么,心中有合适的人选了?”  

  白付璟意味深长的笑笑,简单道了二字,“自然。”  

  韶华殿内,九央盘腿端正的坐在榻上,闭目养神。  

  侍女轻手轻脚的走进殿内,绕过素色屏风,掀起轻纱帐,轻轻唤了一声,“玄女大人。”  

  九央眼皮都没抬一下,很不客气的撂下一个字。  

  “滚。”  

  九央心中正恼火,却感觉榻上一沉,睁眼瞧着,身边果然多了一人。那人一身白衣白服,笑的温润,眉眼间尽是深情。  

  “谁让你放他进来的?”九央略过那白衣男子,转头教训侍女。  

  侍女慌慌张张,哆哆嗦嗦的张了张口,蹦了几个单字,也没解释出个所以然,九央听着越发毛躁。未等她发话,男子就先在她手中放了个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先发制人,堵了她要训人的嘴。  

  “白亦崇你这是做什么?贿赂我吗?”九央看着手中的一枚晶莹剔透的白色坠子,有些疑惑。  

  这是龙骨坠,白亦崇说是自己机遇巧合间无意得到的宝贝。  

  白亦崇一边在身后冲侍女摆摆手,示意她赶紧走,一边冲九央笑道,“贿赂到谈不上,不过想哄你开心是真的。”  

  一脸不屑的瞧着他,九央咂了咂嘴,“还开心?我要嫁给旁人了白亦崇你很开心是吧?你给老娘滚出去老娘再也不想看见你!”  

  “你叫我什么?”白亦崇笑望着身旁的红衣女子。  

  “白——唔——”九央怒视着男子,未说完的两字早已被对方吞入口中。  

  白亦崇松了口,“叫错了,再叫一次。”  

  “你——唔——”白亦崇故技重施,九央依旧没有躲过对方的吻,继续瞪着他。  

  那人不依不饶,捏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乖,重新叫一次,嗯?”  

  九央却不知想起了什么,缓缓垂下头去,再次抬起头,眼眶却红了几分,“若我嫁了旁人,你会如何?”  

  白亦崇看着她眼里的雾气,十分心疼,端正起态度,一本正经道,“你觉得,我会让你嫁给旁人么?”白亦崇的神情叫九央微微安心,可想起先前侍女传话给她,说天帝那边下了最后通牒,要让她嫁给自己的表哥,墨朔。  

  “你不会,可叔父他会。”  

  白亦崇看着眼前的姑娘,心中一紧。  

  “他想让你嫁给墨朔?”  

  九央点了点头。  

  白亦崇揉了揉她的头,提她拭去眼角的泪,宠溺的笑笑,“那便让他想着去罢。”  

  看她这般,他其实有些不知所措,生怕安慰当不说错了话。平日里从不见她会掉眼泪,即便难过的狠了,也不过独自坐在窗边一坐一整日,从曙光到星光,从暮色到黎明。  

  她不喜言表,不会表达心绪,却难得地对他说,她喜欢他。  

  面前的姑娘垂着眼眸,睫毛微微颤动着,桃色的唇紧紧抿着。白亦崇看着她,一把揽过怀中,紧紧拥着。  

  时间好像戛然而止,窗外的风停了,树上的夏蝉也不敢再鸣,生怕惊扰了这一双人。  

  在他身边,就连空气都似乎弥漫着甜腻的香气,可以掩盖一切苦涩阴霾。  

  甜腻的就好像两千年后的初春里,那芬芳馥郁的梨花香气,款款满是温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