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五十五章:所谓感情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1315 2015-11-10 11:42:21

    不等轻尘接话,皇后就继续说道,“任何人做任何事都会有自己的目的,所有人都不例外,包括栀婳公主。你以为,为什么会那么凑巧,别人有求于大司命时没有什么意外,偏偏你昏睡了小半个月?”  

  “你是说,栀婳在背地里做了手脚?”  

  皇后笑了笑,“公主不需要在背后做手脚。她是光明正大的坑了你一把,这也正是为何柸染怒气冲冲一路杀到冥界的原因。只可惜,为你杀到冥界的不是大皇子。”说罢,皇后做出一副十分惋惜的样子。  

  轻尘皱着眉看着她,一脸的鄙夷,“与你何干?又不是去救你的。你夫君都撒手人寰了你还有心情管其他人的闲事,怪不得做皇后,心宽的很啊。”  

  皇后笑笑,不以为意,继续道,“我说过,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是有目的的。就像你,你不顾一切的成全紫沐二人为的是什么?或许你能瞒过别人,可终究瞒不过你自己。但其中缘由多半和大皇子有关,我猜得对么?”  

  轻尘淡然的望着她,不做表示。她不是不想回答,她也不知道答案是什么。她从前觉得柸染说得极对,大概是因为自己没有能力成全自己和他,于是尽可能的想要成全别人。  

  可如今,她在了解白苏慕处处照顾自己只是因为日后要利用她,便没有了之前对白苏慕的念想。此刻她也不知自己执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看来是猜对了。”皇后见她不答话,自顾自又说着,“为了一个白苏慕,先是和天君闹翻,然后差点在魔君手上送了命,接着又去冥界,最后又跑来人界这里和我争论些没有意义的东西,搞的一副要和全天下作对的阵势,值么?”  

  “值与不值,我心中自有掂量,用不着你操心。”轻尘依旧摆出一副淡然的样子,她早就料到今日来见皇后不会是什么愉快的场面,可也没想到会这么不愉快,这么摆到明面上不愉快。  

  “以你的身份资质,完全可以做出一番大事不是么?何必将自己束缚在一个心思不在自己的男人身上?”  

  “你什么意思?”轻尘心里有些慌乱,从前她觉得自己孑然一身了无牵挂,纵使身边有柸染,心里有白苏慕,旁人也不可能用他俩威胁她,毕竟能牵制柸染和白苏慕的人还没有出世。  

  可后来她发现,一切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纵使她没有和浣墨家的人相认,可那份血脉的关系在那,是怎么也无法割舍的。  

  除了柸染以及白苏慕,她还有其他想要竭力维护的东西。  

  皇后说她的身份资质,她没有什么地位,要说有什么身份,也只能是九天玄女之后;她资质平平,要说有什么资质,也只能是九天玄女之后。  

  可如果这层身份曝光,势必会牵连浣墨家,牵连那个照顾幼小的她照顾得无微不至的哥哥。  

  “不知浣墨家的人知道你还活着会是什么心情?是想方设法的赶尽杀绝,还是放你一条生路?哪种可能性更大,我相信你比任何人都清楚。纸终究包不住火的。浣墨帝女。”皇后一脸笑意的望着她,语气很是轻快,像是说一件在平常不过的事。  

  轻尘深深吸了口气,尽管心里很诧异她是如何得知的,但又是意料之中的事。她说得对,纸终究包不住火,现在不是耍性子的时候。平定了下心绪,轻尘缓缓开口,“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皇后摊开手,“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将这件事公布于众。因为我想看着你,亲自昭告天下,告诉你的哥哥们,你还没有死,你还活着。我想看看,到那时,墨轩辰会如何选择,是像当初白亦崇那样选择天下,还是像你的父君一样选择子虚乌有的所谓的感情。”  

  白亦崇选择的天下?她父君选择的所谓的感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