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五十四章:公主大人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1407 2015-11-09 12:58:02

  “进来。”

  轻尘听着屋内的人突然厉声,愣了下神。白苏慕这是在叫谁进去?莫非发现她了?再看看自己,隐身的法术施的不错啊,堪称完美,不应该叫他发现。转头看看四周,黎澈也隐了身,不知他此刻是什么心境。

  于是轻尘静静的候着不说话。

  “慕轻尘,你是自己乖乖进来呢,还是要我出去把你请进来?”隔着屏风和门,他的声音听得不大真切,但还是感觉出了些许怒意。

  轻尘连忙推开门,笑嘻嘻的迎了上去,“怎敢劳烦殿下大架呢,我这不进来了嘛。”

  甭管进门前她听到白苏慕真真切切口口声声说着只是要利用她她有多愤怒多难过,进门后她一样得乖乖的,她安慰自己,这不叫怂,这是大丈夫能屈能伸。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白苏慕坐在屏风后与皇后对坐,还是老样子,端着茶盏摇着折扇,见她进来便起了身,凑近了她道,“有趣么?”

  “嗯?”轻尘看着一张近在咫尺的脸,不自觉的眨了眨眼,攥紧了裙摆。心里纵使千般万般难过,见到他时还是会紧张,还是会欣喜若狂。

  “偷听别人讲话,有趣么?蓝靖篱这两千年来,就是这么教你的?”说罢,白苏慕拿着扇子的左臂环过她的肩膀,将她揽到自己身上,一张脸快要贴上去,居高临下眯着眼望着她。

  轻尘听到他提蓝靖篱本来很想发火,虽然之前师父丝毫不念旧情,在生死攸关之际放弃了她,可终究是自己的师父,她可以说,但旁人不可以。就算是白苏慕也不可以。

  可现在这情形,她完全没有心思发火,也没有空间允许她发火。

  “我错了还不成么...”本来想趾高气昂的回他一句,谁料一句话说到最后几乎没了声。

  也不知白苏慕听没听清,他终于藏不住眼中的笑意,轻轻勾了勾嘴角,将她松开,“你都听到了些什么。”

  “没...没什么。”她难不成要说我听到你要利用我么?“你不信可以问——”本来想说可以问黎澈,谁想回过头去门外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黎澈。

  “嗯?问什么?”白苏慕重新满了茶水问她。

  “没什么。”轻尘默默闭了嘴。早就知道黎澈这种人靠不住,关键时刻只会想着保全自己,估计早早就离开了。

  对方将腾着热气的茶水递给她,“有些烫,慢慢喝。我在颢天的寝宫等你。”说罢,转身离去。

  轻尘最为喜欢的,就是白苏慕这一点,他太聪明了,肯定想到她来是有事想要找皇后,所以才离开给她腾出空间。她还没来及开心,就听那人悠悠又道,“晚饭前看不到你,慕轻尘,你就等死吧。”

  “...”默默瞪了他一眼,没话了。白苏慕总能在你还来不及夸他的时候,就将自己无意中建立的美好形象毁得支离破碎,自己还全然不知。

  轻尘等白苏慕走远了,才缓缓开口,“娘娘也是聪明人,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咱们就直截了当一些,南宫颢天的事情是你干的吧?”

  “不错。”皇后回答的极为爽快。

  轻尘想到她会承认,只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坦荡的承认,就好像她办了件了不起大事,语气中还不乏有些得意。

  “你为何要这么做?”

  “与你何干?”皇后一句话噎了她。

  换做别人,早就下不来台。但她是慕轻尘,她没有脸。

  “我爱管闲事的心经历了这些个事,六界也都了解的差不多了,娘娘既然知道又何必出此言呢?”轻尘笑望着她,“你也知道我为了成全他们二人,且不说自己如何,那都是我心甘情愿我无话可说。可我连累了那么些朋友我却不能让他们的付出也毁于一旦。娘娘若是非和我过不去不可,也休怪我不客气了。”

  “和你过不去的不是我。是上面的人。”皇后笑笑答道。

  上面的人?皇后是冥界的人,冥界的上面...大司命少司命...再上面就是皇族——“栀婳?是栀婳么?”

  皇后一脸讶异,“想不到姑娘猜的这般准确,看来慕姑娘能留在大殿下身边也并非没有原因了。的确是公主大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