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四十六章:镜花水月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1872 2015-10-08 13:02:17

  最是人间留不住,红颜辞镜花辞树。

  人生在世不过百年,对于天界及仙界的神来说,百年不过匆匆一瞥,弹指一挥间,轻描淡写就过去了,可对于人来说,这短暂的时光,却是一生。

  轻尘有时很羡慕他们,即使这一生过得不尽如人意,到了百年后,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没有人会记得你百年前是谁,百年前做了什么。

  少司命是掌管人界命格的冥君,一向公正严谨,即便你此生穷困潦倒受尽苦难,下一世她也会补偿你。

  只是神明,就没有那么幸运,无法转世,没有轮回,仅此一生,却要过上数万年之久,无论悲喜,无论贫富贵贱,仅此一生。

  之前与皇后已经熟识,于是轻尘和白苏慕在宫中很是随意,自己照顾自己。

  皇后给二人介绍,面前的这位,正是紫沁的妹妹紫沐思慕的男子,名叫南宫颢天。

  面前的男子面容清秀,举止风雅,一看便是出身于名门望族。

  “颢天是五皇子,梧惠王妃与皇上之子。”皇后笑的祥和,看着颢天的目光柔情似水,到像是看自己的儿子一样。

  轻尘心里感叹,难怪人家做皇后,自然有做皇后的道理,有做皇后的本事。

  南宫颢天起身对着轻尘二人行了一礼,“早就听闻母后提说二位君上,二位修为甚高,灵力也非常人所能及,此事若是办成,二位的大恩大德,颢天铭记在心,定当涌泉相报。”

  白苏慕晃着折扇丝毫不为之所动,神情很是淡漠,轻尘尴尬笑了笑,连忙扶皇子起身,白苏慕却在这时开了口,“你先别急着谢我们,你也知道这私自更改命格是要违反天规,不是小事,她才惹了天君。”

  说着指了指轻尘,“我们需要再考虑考虑,掂量掂量,此事能不能做。”

  南宫颢天有些歉意,不好意思的笑笑,点了点头,“方才有些着急,还望大殿下和灵女大人见谅。”

  灵女?大人?轻尘诧异的看向白苏慕,白苏慕用扇子遮着脸,凑近了轻声在轻尘耳边道,“为了不让那皇后打你的主意,我特地向他说明你是昆仑山的人,随便扯了身份给你,想必柸染那边也不会介意。”

  轻尘想笑又不敢笑,憋着气轻轻点了点头示意。

  白苏慕此番话听来也是在帮她,轻尘想着昨晚他与黎澈的对话,不禁有些难过,当所有喜欢的事情都只是表象,她宁愿从未认识过白苏慕,总好过他从头至尾只是利用她而已。

  说话的档口,门外盈盈走进一位姑娘,身着紫衣,明明很成熟端庄的颜色,在她身上却显得俏皮可爱,轻尘看着姑娘有些眼熟,还未来得及想起这姑娘到底是谁,就听身后一阵惊呼。

  “紫沐!你怎么来了?”南宫颢天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站起身来就迎了上去。

  轻尘无意中瞥见,皇后那看似纯净的笑里,掺杂着几丝不满,甚至是厌恶。皇后见轻尘看着她,立刻收敛了情绪,装出十分和善的样子,“紫沐姑娘,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哪里哪里,皇后娘娘不介意我冒昧前来才是。”紫沐盈盈走过来,笑的甜美。

  看着紫沐,轻尘想起与她年纪相仿的玲珑,同样是一族嫡系里地位最尊贵的女儿,同样是喜欢一个人,可紫沐能和南宫颢天相依相偎,玲珑却不知此时在哪个角落里受另一位“姐妹”的欺凌。

  想到这轻尘叹口气,对白苏慕轻声道,“这几日你抽空回去看看玲珑吧。那孩子也不知怎么样了。”

  白苏慕没有说话,微微点了点头。

  紫沐拉着南宫颢天坐到轻尘身边,笑出了两个酒窝,“不知姐姐尊姓大名?”

  “慕轻尘。”

  “姐姐名字可真好听,姐姐的父君可真会起名字。”紫沐这边对着轻尘的名字赞不绝口,那边白苏慕听她这话一口茶没顺下去呛了,咳的止不住。

  轻尘尴尬笑笑,这名字说来一半是白苏慕起的,一半是柸染起的,这,她算谁闺女也不对啊。

  “听闻姐姐和紫沁姐姐是师姐妹关系?”

  轻尘点了点头。

  “那就太好了。不过轻尘姐姐能否答应我此事暂且不要告诉紫沁姐姐?我怕她担心。”

  明明是师姐托她来帮忙的,小姑娘却以为姐姐并不知情,看来紫沁有意相瞒。轻尘看着小姑娘一脸惆怅,轻尘于心不忍,答应下来。

  “这么说灵女大人答应帮我们二人了?”那边南宫颢天迎合着紫沐的话说着,轻尘还未反应过来,之见二人双双跪在地上,对着她开始行礼,“姐姐大恩大德我们二人没齿难忘,日后若姐姐有任何需要,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轻尘看的目瞪口呆,转头看看白苏慕,他平时是脸皮厚,可他显然也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也看着轻尘,哑口无言。

  轻尘扶额,无奈道,“行了行了我帮你们还不成,快起来吧,你姐姐又是我师姐,我能不帮吗?”

  师姐打小照顾她不少,把她当做亲妹妹看待,轻尘怎能不帮她?

  二人见状,立即起身,一人服侍轻尘,一人服侍白苏慕,给二人又是端茶又是倒水,轻尘有些过意不去,但那边白苏慕却十分坦然。

  “他们这算什么?不过是端个茶罢了。你的活,可比这难得多,日后有你受的。”白苏慕嘲讽她。

  轻尘瞪他一眼,不做声了。

  那边,金色华服的女子端坐着瞧着几人,缓缓勾起嘴角,眼中是不尽的寒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