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四十五章:休只为花疼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2168 2015-10-06 22:26:30

  深秋萧瑟的景物在月华的照耀下显得更为冷清,白苏慕坐在梨树下,捧着书借着惨淡的月光看着,听到脚步声抬起眼看着匆匆赶来的慕轻尘,皱着眉。

  “你出来做什么?让旁人知会我一声我进去便是,你身上还带着伤。”白苏慕说罢连忙起身,将自己的披风解下给轻尘披好,然后揽过她向屋内走去。

  轻尘还在想着若是柸染坐在树下他一定不会看书,而是会磕着瓜子喝着酒,看着月亮吹着风。

  “晚上看书眼睛不会难受么?”轻尘微微扬起头看着高她很多的白苏慕,对方低下头眯着眼瞧着她,轻尘晓得自己一定又说错话了,于是连忙道,“我的意思是,我没事。”

  “呵,我还以为墨轩辰连你脑子也不放过一起抽了。”白苏慕嘲讽道。

  轻尘瞪他一眼不作声了,和这种人好好说话就是自讨没趣。白苏慕在柸染的注视下将轻尘带回屋内,让她躺好,给她掖好被角。

  “你好生照顾她。”柸染提起桌上的那壶孤零零的梨花酿,出了门。

  轻尘躺着,听到门吱吖一声合上,说不出是什么心情。白苏慕坐到她身边,一脸的嫌弃,“你什么时候能学着聪明点?就你这样的还想帮我?你不害我我就感激涕零谢天谢地了。”

  轻尘瞪他一眼,“此事与你无关。”

  “这话你早些说,我也犯不着和白亦崇闹成这般。”白苏慕把脸转向一边,冷冷道。

  “你去找白亦崇了?”轻尘腾地坐起身来,吃惊的望着他,这太子之位他还要不要!

  白苏慕依旧很是嫌弃,“我要是没去找他你觉得你现在能安生的躺在这睡觉?”

  轻尘无言,望着他不知该说些什么。许久,她握着颈上带着体温的凤骨坠轻轻念到,“以后别再帮我了。我真的,还不完了。”

  白苏慕觉着好笑,揉了揉她的脑袋,笑容温暖如初,“谁让你还了?一直都是你一厢情愿的嚷嚷着要还。”白苏慕顿了顿,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拿到轻尘眼前晃了晃,“以后别什么事都自己担着,你还有我。”

  轻尘定睛看了看,那东西没有见过,却有几分熟悉,通体是莹润的白色,尾端系着一条黑色的丝线,看不清材质。

  龙骨坠?是龙骨坠!轻尘又惊又喜,解下颈上的坠子和白苏慕手中的放到一起比当着,“倒还真是一对。”

  “废话。”白苏慕笑着损她。

  “翎华和渊易帝君怎么样了?”轻尘想起这二人,不免又是一阵担心。

  “你什么时候能这么关心关心我?”白苏慕撇她一眼,“托你的福好的很,渊易已经把翎华接回来了,几日后准备成亲。”

  轻尘点了点头,放下心来。

  一阵敲门声打破夜的宁静,门开了条缝,露出了半张脸。

  “大殿下,我有要事相商。”来人是黎澈。

  白苏慕看了看轻尘,点了点头转身出了门。

  轻尘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有些落寞,钻在被子里安静等着,烛火忽明忽暗,像是快要熄灭,房间内安静的可怕。轻尘四下里瞧了瞧,无意间瞥见白苏慕落下的披风。

  这深秋时节,夜间露水又重,岂不是会着凉?轻尘想着连忙拿起披风追了出去。还没出门,就听见门外二人交谈着什么,她停下脚步,安静听着。

  “这么说,你不过是想利用她罢了?”

  轻尘听着,是黎澈的声音。

  “呵,难不成你真以为我会因为一个女子放弃整个天下?你未免有些太天真了。”

  轻尘听着白苏慕这一番话,不明白他说的是谁,准备暂时不出门,先听听再说。

  “她等你两千年,我的主子,你的对手都不忍伤害她,你却这般冷漠,果然,渊白家没一个好东西。”黎澈讽刺的笑道。

  “执念太多,注定什么都得不到。你们这么优柔寡断,成不了大事。”

  “那你这种无情无义之人就可以?”

  轻尘听着,呆呆的站在原地,嘴角不自觉的挂着苦涩的笑,雾气蒙上双眼。她不再听二人对话,她也不想听了。

  无所谓了,两千年前她一无所有,如今也是一样,不多不少,正正好好,她没有强求什么,陪在他身边,不白白荒废这两千年的等待,足矣。

  到了该走的时候,她不会有丝毫有片刻的犹豫。他两千年前离开的决绝,她学着些便是。

  说来也是她自己傻,两千年都没找过她,两千年后突然冒出来还对她好的不一般,她还信了,也是傻的不一般。

  轻尘走回塌边,躺了回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将凤骨坠重新挂在颈上,只是没向往常那般仔细的收好。

  许久,白苏慕推门进来,轻尘闭上眼睛,装作睡着的样子,尽量平稳的呼吸,来人看了看,轻轻叹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待门重新关上,轻尘再次睁开眼睛,她不记得这是他第几次离开,她有几次望着他的背影却无能为力。

  翌日清晨阳光像往常每一个普通的日子一样,毫不吝啬的将光芒撒向每一寸土地,白苏慕站在梨花树下望着轻尘,阳光映在他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很好看。他一直这么好看。

  轻尘缓缓走向他,他太不真实了,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你师姐紫沁来找过我,她托你办一件事。”白苏慕淡淡道。

  “什么事?”轻尘心中有些疑惑,这世上居然还有师姐办不到反而要来求她的事情?

  “你可知她的妹妹紫沐?”

  紫沐?似乎听师姐提起过。轻尘点了点头。

  “这姑娘恋上了人界一位皇子,你也知道,天界一向不允许和人界通婚,紫沁无奈,才找到你帮忙改命格,希望可以将那皇子转为仙籍。”白苏慕摇着折扇缓缓道。

  轻尘拿过他手中无字无画的折扇,看似漫不经心的捧着念道,“你比谁都清楚,有些一早注定的事情,无论怎么努力,都不会改变的,对吧?”

  “嗯?”白苏慕挑眉望着她,“不说能不能改变,可总要试上一试,尝试过,起码不会后悔不是?”

  轻尘一听,砰的一声合上手中的折扇,“有道理。那还等什么,赶快动身吧。”

  “去哪?”

  “人界。”说罢,自顾自的念诀离开。

  白苏慕看着轻尘离去的背影,无奈的笑笑,也念诀跟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