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五十章:曼珠沙华(四)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2408 2015-10-27 12:58:13

  身体渐渐有了知觉,掌心传来的温度叫她心安。轻尘缓缓睁开眼,暖橘色的烛火轻轻摇曳着,那人倚在她身边,紧紧握着她的手,脸上抑制不住的欣喜。

  “感觉如何?”白苏慕忙坐起身来,扶她起来,然后递上一碗汤药,握着她的左手却不曾松开。

  轻尘望着汤药轻轻皱了下眉头,忽而又笑道,“感觉不错,我睡了多久?”

  白苏慕敛了情绪,装作一副平静的样子,“小半个月。”放下手中的汤药站起身来,这才松了她的手,继而又道,“我听柸染说你自幼便不吃药,每次喂你吃药都得豁出去半条命,今日看来他所言不假。我去给你做些粥来,你在这安生躺着,哪也不许去。”

  说罢,白苏慕转身离开。轻尘笑了笑没说话,那人走到门边时,转过身来十分严肃的补充,“若是我回来看见你不在床上躺着,你别怪我去昆仑山闹一出给你看。”语毕,这才出了门。

  轻尘看着合上的门舒了口气,心说只要不是喂狐狸怎么着都行,闹昆仑山就闹吧,反正闹心的是柸染。

  掀开被子正要起身,却看到裸露的脚踝上狰狞的疤痕。愣了一下,连忙又将被子盖了回去。

  她不是不愿面对,而是不敢面对。她知道,除了自己的脸,全身上下,都布满了这种伤痕。可笑自己一身伤,墨轩辰都没有看见她颈上的血色梨花。

  若是看见那图案,现在又是怎样一番光景?她不敢想。

  她想起白苏慕递给她的汤药,或许对这些疤痕的恢复有好处,她伸手去端药碗,指尖不住的颤抖使得一碗汤药送到嘴边只剩了半碗,轻尘紧紧闭着眼,屏息将剩下的药喝了个干净。

  翠色的玉碗随手扔到地上,碎的彻底。轻尘蜷缩着身子抱着腿,轻轻喘着气。

  她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帮助别人?还是为了折磨自己?

  或许,她只想看看他到底能不能认出她来,认出这个千年前被遗弃的妹妹。

  她既怕他认出她,又不想他认不出她。复杂的心绪胶着在一起,夹杂着青要山后戾气的侵蚀以及某人不惜代价的帮她照顾她到头来却只是利用的话,她早已像身上的伤疤,满是疮痍,面目全非。

  轻尘苦笑,笑着笑着,湿了眼眶。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滑落,划过鼻梁,跌入另一个眼底,伴着另一只眼里的雾气滑落至耳边,已经变得冰凉。

  门吱吖一声打开,轻尘连忙将头埋进被子里。

  “我可以进来吗?”是个女声。

  轻尘用被子拭去泪水探出头来,笑的像暮春的梨花,“进来吧。”

  来人是韩语嫣。

  韩语嫣移步至榻前,找了凳子坐在旁边,“听大公子说你醒了,我便来看看。”

  “多谢语嫣姑娘挂念。”轻尘温婉笑了笑,以示感谢。刚刚看着房内的陈设,她便怀疑自己身处锦瑟坊,现下看见了韩语嫣,看来她猜测的没错。

  只是她能在锦瑟坊安然无恙的睡了小半个月,实在太过难得。

  “你不知道,大公子这半个月来一直是亲力亲为的照顾你,都不让旁人近你的身。刚带你回来时,大公子脸色难看的很,别说近你的身,近他的身都难。”韩语嫣笑道。

  “不知我是因何睡了半个月?”

  “姑娘竟不知道?”韩语嫣很讶异,“其实我也不晓得具体缘由,我只知道是大公子把你带回来的,带回你来时,他虽然身上并没有伤,但看得出灵力损耗不少。”

  轻尘点了点头,没有作声,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说姑娘在冥界受了伤,昆仑山的西王母不依不饶一路从忘川河畔杀到姑娘所在的地方。”

  柸染?是柸染!

  轻尘心里一惊,连忙问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自然是没有大碍,毕竟是西王母,连天君都要忌讳七分的人,谁敢惹。当时大公子听闻连忙赶去,救了场也救了你。虽说这是私人恩怨,可因为你,昆仑山、魔界甚至天界都差点出兵开战,说来姑娘也是个人物。”

  轻尘听出她在开玩笑,可她现在丝毫没有能笑出来的本事,“那后来如何?”

  “后来啊,后来西王母回了昆仑山,说起来他前几日还来看过你。”韩语嫣顿了顿又道,“其实,大公子也很想去大闹冥界,不惜代价的救你回来,可惜他不能,他不是柸染,柸染虽然表面上是天界之人,可实际上却游离在六界之外,没有任何一界能制约的了这样一个有自己的制度、有自己的兵力的昆仑。

  可大公子不一样,他要面对的是父君,是六界,是全天下。他有父君制约着他,有责任制约着他。他想做,但是不能做。你不要怪他。”

  轻尘笑了笑,有些嘲讽的意味,“我为何怪他?我怎能怪他?”

  他能趁乱救她,她已经喜出望外,怎还会有旁的奢望。

  韩语嫣心思单纯善良,没听出话中的深意,只是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你怎么在这?”二人说话间白苏慕推门而入,“我不是说过没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进这个房间么?”

  “是我让她进来的。”轻尘撑着手臂坐起身来,伸出手去示意他将碗递给她。忽的看到自己手腕处裸露的伤疤,连忙又将手缩了回来。

  白苏慕见状顾不得其他连忙坐到塌边,把汤匙递到轻尘嘴边。

  “我自己来。”轻尘笑了笑接过他手中的粥,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自顾自喝着。韩语嫣很自觉的默默退下,白苏慕盯着轻尘喝完一碗粥,才缓缓开口,“你不必在意这些...我会找到办法治好的。一定会。”

  轻尘将脸埋在碗里不做声,心里有些酸楚,明明是她的伤痕,白苏慕却比她还小心翼翼的样子,闭口不提伤疤二字,生怕她难过。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轻尘用汤匙搅动着碗里的粥,垂着眼看着手上的动作,没有勇气抬起头。

  她不是不想这样待在他身边,被他惯着宠着保护着,她只是怕自己会习惯,她明白,白苏慕未走完的路还很远,她愿意陪着他走下去,哪怕他在利用她。

  可是他迟早会离开。一个人离开。

  “旁人想让我这么对她还没有这个福气,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还是演一出欲擒故纵的戏码?”白苏慕嘴上不饶人,眼底却尽是深情,款款似暖非暖。

  见轻尘不再搭话,于是白苏慕换了个话题。

  “珞冬卿来了。”

  轻尘听到“珞冬卿”三字一口气没缓上来差点噎死,她来干什么!

  白苏慕解释道,这妮子见他半月未归,是下人界来寻夫来了。

  “寻夫也是寻你,和我说作甚?我又不惦念她。若是玲珑来了你知会我一声倒也合乎情理。说起来,玲珑最近如何?”

  “她很好。”

  白苏慕接过轻尘递给他的空碗停顿一会,“她是个好姑娘。”白苏慕抿了抿唇,眼神幽邃,“若有机会,你替她找个好人家。我不会对她如何,一旦我当上太子,你就带她走吧。以她的身份地位品行相貌,再嫁也不难。”

  轻尘默了默,点了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