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五十三章:弑父夺位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1745 2015-11-07 15:07:03

  “出什么事了?”轻尘故作镇定的问道。

  房内鸦雀无声,众人垂着头看着桌面沉默不语。虽然不晓得那不知姓名的二人的来历,可看得出南宫颢天与紫沐的事情,二人也参与其中。

  “有人,有人说他。”紫沐咬着嘴唇,平定了下心绪,轻轻吐出四个字。

  “弑父夺位。”

  “什么!”轻尘转头看着南宫颢天,“皇上他...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你回来的前一日。胸前的伤口致死,是利器所伤。”南宫颢天淡淡说道。

  可,这和南宫颢天又有什么关系?轻尘晓得南宫颢天一心只想着紫沐,对权位毫无贪念,不可能做出这弑父夺权位的勾当,况且他又没有兵器,弑父一说从何而来?

  “皇后娘娘。通鉴水镜。”坐在一边那不相识的二位开了口,南宫颢天随即介绍到,西边这位淡蓝色衣衫的,是三皇子,东边那位青衫的,是七皇子。

  轻尘点头示意,心里却琢磨着皇后怎么又掺和到这事里来。

  轻尘询问众人,“皇后可为皇上诞过一儿半女?”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三皇子叹了口气,开口说,“皇后本育有一子,就是那夭折了的二皇子,传闻说——”三皇子停下来看了南宫颢天一眼,南宫颢天点了点头,这才继续道,“传闻说二皇子是梧慧王妃害死的。”

  梧惠王妃?那不是南宫颢天的母妃么?轻尘想了想,又继续问道,“那最先说南宫颢天弑父夺位的是谁?”

  “皇后娘娘。”这次答话的是七皇子。七皇子长得与南宫颢天十分相像,轻尘后来才得知,七皇子与南宫他,才是真真正正的嫡亲兄弟,梧惠王妃,是他们二人的母妃。

  轻尘心里了然,理了理衣襟,“我去去就来。”说罢,一个询问的眼神投向黎澈,然后起身走人。

  黎澈看懂她眼中的意思,是问他要不要一起。他看着轻尘离开的背影,无奈跟了上去。

  “白苏慕叮嘱我看好你。上次为了你差点和冥界大战,我可不想成为你任性的牺牲品。”黎澈一直对冥界的事情耿耿于怀,但是轻尘却不解其故,只是她在白苏慕身边待久了也学得聪明了许多,便也没有追问。

  “你要去找皇后?”黎澈问她。

  轻尘注视着前方的路,点了点头。

  “我劝你最好不要去。”黎澈忽然停下脚步。

  “为何?”轻尘转身看着他,“为何不要去找她?你不觉着这事和她脱不了干系么?我们得抓紧时间帮南宫颢天洗清罪名,弑君本就是死罪,这君王又是他父亲,罪加一等。”

  因为她,不久前冥界和天界以及昆仑打起来,毕竟少司命是冥界的人,难免会对她有些成见。现下还要耽搁时间,让人家再候着,不大合适。

  “白苏慕在皇后那。”黎澈望着她,没有一丝情绪的一句话。她明白,他只是知会她一声,至于去或不去,决定权依旧在她手上。

  很多时候,在你为两个选择,踌躇不前的空挡,多余的选项就那样消失了,你连犹豫的机会都没有。与其那样,倒不如提前做好决定,无论对错,起码是自己的选择,起码自己还有的选择。

  “去。为什么不去。他在那怎么就不能去了?”她知道,白苏慕和皇后定是在商议什么事情,这一去,又不知道会了解些什么。有些事情不知道要比知道好一些。

  就比如那晚白苏慕和黎澈的谈话,倘若她没有听到,只是被利用着却浑然不知,起码心里也好受一些,总比现在,明知自己是被利用,还得一面心甘情愿,一面暗自纠结来的舒服多了。

  可转念一想,如若不知道这些事,你连纠结的权利都没有。

  轻尘转身继续走向前方,黎澈没有劝阻,默默跟在她身后。

  偌大的殿内空无一人,屏风后隐隐约约对坐着二人,轻尘与黎澈念了隐身诀,敛了周身的气息,藏在门外。

  这种偷听别人说话的事,虽然轻尘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可还是难免慌张。屏住呼吸静静听着,屋内的二人却不急着切入主题,说话就像打哑谜一样。

  “她的事情我们暂且不提。既然公子不愿,我也不会强人所难。”皇后悠悠说道。

  “哦?你居然不会强人所难?”白苏慕冷笑一声,“如此甚好。你换个条件,只要不是她。”

  “相传天界大皇子无心亦无情,最是将利益二字看得重要,怎么现在却叫一个女子牵绊了脚步?”

  轻尘吞了吞口水,莫非这二人又再谈论苏晴的事?若是如此,那二人口中的条件,就是她了。

  轻尘还没来得及欣喜,就听那人又道,“谁说我这么做为的不是利益二字?她,我还有别的用处。”

  轻尘对自己说,预料之中的事情,预料之中的事情,不要在意。

  “实不相瞒,我想要慕姑娘,也并非是惦记着她的血。真正惦记她的另有其人。要说与她的血有同等功效的东西也不是没有,只是。”说到这,皇后停了下来。

  “只是什么?”

  “一万年的修为换得妹妹的性命,公子可愿意?”皇后的言语中满是笑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