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四十四章:惜花须自爱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1845 2015-10-05 14:39:45

  周身的酸痛感席卷而来,无尽的黑暗像是要把她吞噬一般,轻尘猛的睁开眼,暖黄的光芒充斥着的房间很是熟悉,明珠高挂,皎绡低垂,一切都一切都叫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心安。

  “感觉如何?”柸染见她醒了便伸手将她扶起,让她靠在床头,递上一碗乌漆墨黑的汤药。

  看似平淡的语气却掩饰不住那紧张的心绪,轻尘从未见过这样的柸染,她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只是淡淡笑笑,摇了摇头,接过汤药一口气喝了个干净。

  “记得你小时候最不喜欢吃药,每每喂你吃药都搞得身心俱疲,总觉着要少活上几百年...”柸染瞧着她递过来的空碗,忆着过去的事。

  柸染站起身走到圆桌前放下药碗,提壶沏茶。轻尘看着他忙碌的背影,笑了笑没有插嘴。

  “你说你这是为何?”柸染背对着她,看不见神情,听不明语气,轻尘愣愣看着他的背影,一时没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

  柸染端着热茶走到塌边坐下,将茶盏递给轻尘,又缓缓道,“你是因为两千年来你的努力没有结果,所以才要费尽心思成全别人?还是因为看白亦崇不顺心,想要激一激他?”

  “你这样救我,岂不是和天君作对?”轻尘不答话,反问柸染。

  “作对又如何?他二话不说绑了你就不是和我作对了么?”柸染不以为意,“丫头,我不是不让你任性,从小到大我一向顺着你,就是希望你能按着自己的性子,别辜负自己的本心。倘若今日是你要嫁白苏慕,天君那老头不允,我自是不能让他。可这旁人的事,你能力有限,能少管就少管些。你若实在于心不忍,告诉我,我替你办妥当,你这样,太冒险了不是?”

  没等轻尘作何反应,柸染又补充道,“和白苏慕处了这么久,你也知道姓白的人的脾气,阴晴不定时好时坏,渊白家的人不是个个都能像白苏慕那样护着你,所以,以后见了白亦崇躲得远远的,毕竟这疯狗要是急了咬起人来可不长眼。”

  轻尘听闻噗嗤一声笑出来,“你这么损,担心叫旁人听了去,在天君面前告你一状。不过你也不在意,反正你的英勇事迹白亦崇听的也不少了不是?他至今还留着你可见你俩关系不一般呐。”轻尘意味深长的一叹噎了柸染一句。

  “咳。此事暂且作罢。咱们先来说说,为何你不向墨轩辰说明身份?就算他再心狠手辣,对于自己的妹妹也下不了这样的手吧?你告诉他,他也不会这样打你了不是?”柸染有些不明白这丫头怎么想的,平日里占便宜不是占的如鱼得水的么,怎么这理所应当的事反而不做了?

  “我若是说了,两千年前浣墨家抛弃我的意义何在?两千年来这些受到牵连的人的牺牲意义何在?”

  她可以为了避免受一时之苦而说出那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要让更多的人蒙受更多不必要的损失,和更多不必要的伤亡。

  两千年前,当浣墨家生出第二个女儿时,就注定不会再太平。

  浣墨帝君的妻子九央是九天玄女之后,生出的女儿同样是玄女后人,九天玄女历来灵力高强,传闻中更是神乎其神,其血可以祛百病,解百毒,祭神器更是再好不过。

  原本浣墨家掌管兵权就已经让众仙家及其余五界惦记在心,本就为九天玄女之后的九央又生了个女儿更是让浣墨家岌岌可危,倘若第二个女儿出世的消息公布于众,那浣墨家就相当于自己结果了自己,在天界以及四海八荒之内也就别混了,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将已有两百岁的轻尘扔到堂庭山,任其自生自灭。

  她出世之时,也是母亲离世之时。爹爹和浣墨家知情的人都知道她迟早要被抛弃,自幼便对她不管不顾,唯有墨轩辰待她始终如一,墨轩若有的,从未落下她什么,甚至对她比对墨轩若还要温柔。

  越是这样,轻尘越明白,自己不能和哥哥相认。她深知,墨朔才离世不久,现在浣墨家的大任都在墨轩辰和墨轩寒身上,墨轩辰要顾及的事还有很多,她若是现在和哥哥相认,无疑是在给墨轩辰雪上加霜。

  一旦浣墨家有二位玄女的事情传出,一直虎视眈眈的妖魔二界很可能联手,到时候只是取轻尘的性命还好说,要是他们胃口大开连浣墨家以及天界都不放过,那可就是一场气势恢宏的年度大戏。

  大战在即,生灵涂炭,民不聊生。轻尘想到这无奈的笑笑,明明自己对大家来说都不重要,这么想想的话,却是很重要的样子,她的一句话都可能决定了整个天下的命运,也是可笑至极。

  柸染明白了她心中所想,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心疼的笑笑,“丫头这般懂事,倒叫我不太适应。”

  “我一直都很懂事。只是你眼瞎没有看到。”轻尘对他不走心的赞扬不屑一顾。

  柸染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大殿下来找过你多次,都让我打发走了,现在大概在院子里坐着。”

  “你不早说!”轻尘把脑袋顶上的爪子拍下去,披了薄衫穿上鞋子,顾不上身上的疼痛,一边叫喊着一边呲牙咧嘴的奔出门外。

  “你身上伤还没有痊愈,小心受寒!”柸染喊着。

  “不打紧不打紧!”轻尘头也不回,声音夹杂在呼啸的风声里,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