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三十八章:独自面对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1724 2015-09-28 13:39:39

  天界的秋季刚刚来临,人界却正值寒冬。

  白苏慕带着轻尘来到人界深山里养伤。说是养伤,其实不过是找个僻静地方呆着罢了,虽然青要山后面的悬崖戾气重重,可有白苏慕用灵力护着,轻尘并无大碍,更多的伤,来自心里。

  窗外飘着雪花,洋洋洒洒落了一地,倒像梨花雨落的时候,只是少了那肆意的香气。山里凛冽的寒风吹着,冰冷刺骨。

  白苏慕温了壶酒,与轻尘坐到塌上饮着。窗户大开着,不时的有雪花飘飘忽忽的落进来,轻尘望着阴沉的天色,裹着被子端着酒碗,放空心绪,呆坐着什么都不想。

  白苏慕自己并不喝,替轻尘斟了酒望着她,深邃的眼眸一片漆黑,他不懂得如何安慰人,只能岔开话题,“你准备去冥界做什么?”

  轻尘托着下巴,所答非所问,“你说,花开花落,月圆月缺,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亘古不变的么?”

  “有。”白苏慕望向窗外,“所有事情都在变,没有什么是永恒的,这个道理亘古不变。”

  轻尘看着他,嘴角泛着苦笑,捧着温热的酒碗一饮而尽。

  白苏慕继续帮她斟酒,她捧着酒碗望着酒里映着的白苏慕的脸,“你不喝么?”

  白苏慕笑的温润如初,“你不是不让我喝么?”

  “今日准你喝!”

  “臣遵旨。”白苏慕装模作样的配合着,端起酒碗与轻尘碰了碰,二人相顾无言,一饮而尽。

  “刚去青要山的时候他对我说,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他都不会像浣墨家一样抛弃我。今日看来,他还不如浣墨家的人,起码浣墨家没当着我的面明着抛弃。说来也巧,浣墨家不要我也是你收留我,如今霁蓝家不要我了又是你收留我。你就像收废品的一样。”轻尘趴在桌上用食指敲着碗边。

  “乱说什么。”白苏慕将她手边的酒碗收走,“看来以后不能叫你喝了,一喝就开始说胡话。我是收废品的那你是什么?”

  “我当然是废品啊。你喝酒把脑袋喝傻了么?”

  白苏慕狠狠抬起手,落下突然变得轻柔,轻轻在她脑门上敲了一下,“再胡说,我也不要你了。”

  轻尘苦笑了笑,试探的问道,“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有人拿我要挟你,问你是要我活下来,还是要太子之位,你会如何选择?”话刚出口,轻尘顿生悔意,连忙改口道,“你看我,果然不能喝,一喝酒就开始说胡话了。怎么会有人拿我要挟你呢。”轻尘一边说着一边摇着头自嘲着。

  “你。”

  “你什么你?”

  “我说,如果有一天有人这么问我,我会选择你。”白苏慕定定看着轻尘,不假思索的答道,没有丝毫顾虑。

  轻尘一瞬间相信了,忽然又明白每句话只有在说那句话的时候,只有在说出口的那一刻才是真的。过了那一刻,当许许多多外界的因素堆叠在一起,所有事情都可以不算数。轻尘笑了笑,没说什么,从白苏慕手中拿回酒碗继续喝着,脸上挂着虚假的笑。

  早在两千年前她就该明白的事情,今日才明白或许晚了些,但或许并不晚。浣墨家给她的教训还不够,白苏慕给她的承诺没兑现她还不知收敛,两千年来被柸染以及蓝靖篱惯的更是无法无天,今日的伤心难过其实都是她咎由自取,是她相信别人,是她忘了自己的身份,忘了自己该做什么。今日一切,算是给她上了一课。

  “天界有浣墨帝君的消息么?”轻尘问白苏慕,她不能再这样无所事事下去了。

  “没有。”白苏慕低着头看不出情绪,轻尘察觉他在刻意隐瞒什么,有些怀疑但也不好多问,于是作罢。白苏慕抬了头淡淡道,“待你伤好些我陪你去冥界。”

  轻尘笑着摇了摇头,“不必了,天界还有那么多事等着你处理,你才成亲不久,回去看看吧,记着莫让珞冬卿欺负玲珑。再说,我欠你的太多了,再欠下去就要还不完了。”说完这段话轻尘心里有些欣慰,自己终于学会拒绝别人了,总算是要学着成长。

  白苏慕抿了抿唇,没再说什么。

  “明日吧,明日我们分道扬镳,我去冥界,你回天界。”

  白苏慕看着她,眼中意味不明,不说同意,也并不拒绝。

  轻尘尴尬笑笑,推开面前的碗,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白苏慕看着她,等她呼吸平稳睡着了后,替她掖好被角,将碗筷都收拾下去撤了桌子,扶她躺好,坐在塌边停了好一会,待到天边微微泛白才离去。

  轻尘听到房门阖上的声音睁开了眼睛,再无睡意,望着天花板直到天大亮了,才不慌不忙的穿衣洗漱。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嘲讽道,“你看,如你所愿了你心里却又不舒服,谁都不可能一直陪着你的,就像南陌寻所说,好自为之吧你。”

  站在镜前将颈上的凤骨坠轻轻解下,小心翼翼的装进胸口衣襟,揣了起来。从今往后她要学会一个人面对,再也不能依靠别人。

  没有谁喜欢孤独,不过是害怕失望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