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三十六章:人生如戏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2191 2015-09-24 23:34:00

  海面上腾云驾雾的一众人瑞气腾腾,声势浩大,这阵仗虽不及前不久天界大殿下迎娶魔界公主那般阔绰,该有的东西却也都是一应俱全,给足了西海水君面子。

  白苏慕前一夜先行回了九重天,轻尘主动留下混在娶亲的队伍里。天界的习俗不是新郎娶亲,而是新郎的舅舅。

  白苏慕的舅舅名为渊易,是他在这个世上除了天君和白亦浔以外唯一的亲人。柸染曾说过渊易是白亦崇的心腹,深得他的信赖,白苏慕的母亲也正是因为天君与渊易交情颇深才结了姻缘。

  渊易知道轻尘和柸染的关系,对轻尘颇为照顾,轻尘不经意间发现白苏慕长得其实更像舅舅多一些,但性格更像天君。渊易看上去也不过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丝毫不像是位长辈。

  珞冬卿身着一袭嫁衣更加盛气凌人,一早晨不知指挥轻尘干了多少事。

  “哎,我的红锦履呢,轻尘你帮我找找。”

  “啧这个耳坠不搭这身嫁衣啊,轻尘你再去帮我找一对吧。”

  “轻尘,我觉着这袖口有些空,你再帮我绣几枝花吧,现在绣,还有腰封帮我改瘦一些,要快哦。”

  轻尘不敢置信的看着珞冬卿,居然要在大婚前几个时辰临时改嫁衣的样式,无奈白苏慕临走前特意交代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再有之前轻尘当着她的面和白苏慕你侬我侬眉来眼去的,叫人家心里不舒服现在撒个气也是情理之中。

  她忍了。想着自己肩部的梨花图案,绣在了嫁衣的袖口上,倒是有意境,只是略显多余。

  紧赶慢赶,好容易赶在娶亲队伍来之前绣好了图案,珞冬卿将衣服捧在手里细细端详了一番,点了点头,然后随手将衣服丢在地上,“来人,找另一套衣服来。”

  轻尘站在原地看着珞冬卿,冷笑一声没说话。今日若不是看在白苏慕的份上她也就一巴掌上去替西海水君教训教训不懂事的闺女。

  轻尘不愠不火的转身,踏着被珞冬卿扔在地上的嫁衣出了门。

  珞冬卿在身后不知叫嚷些什么,轻尘自顾自走着没往心里去,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娶亲的队伍浩浩荡荡,里面身份地位不凡的比比皆是,打头身着白衣的想必是渊易,渊易身后一左一右跟着二人,一位是黎澈,另一位男子身着墨色华服。

  轻尘远远瞧着墨衣男子,觉得面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

  渊易招手示意她过去,轻尘走到众人身边,对几位德高望重的前辈一一行过礼,站在了队伍当中。

  不一会,珞冬卿在丫鬟们的左拥右簇下上了云辇,声势浩大的队伍又浩浩荡荡而去。

  一众人赶在正午十分来到九重天,白苏慕又是一袭红衣,九重天上的姑娘们一个个看红了脸,也看红了眼,有几个居然抽泣着小声哭了起来。

  一帮大男人自是没注意到,轻尘看着姑娘们却忍不住有些心疼。顾不上自己伤心难过,轻尘隔着人群远远瞥了白苏慕一眼,想和他说句话也没有办法,看着一双人,别过头去,念诀来到云梵殿。

  顾不得想其他,她现在只想知道,心思柔弱的玲珑丫头现在怎么样了。当初她被抛弃时,有柸染陪着她安慰她,可小姑娘现在无依无靠,孤零零的坐在院子里,几日不见竟憔悴了几分。

  “姐姐?”玲珑见了她依旧是掩饰不住的欣喜,扑腾着赶来拥住她,什么都不说,一声声唤她姐姐,过了一会,小声抽咽起来,“姐姐,是不是我做的不够好,大哥哥才不要我了?”

  轻尘抚着她的背,安慰道,“才不会,大哥哥有难言之隐,你要相信他。还记得姐姐和你说过的话吗?不管如何,你都要等他不是吗?”

  玲珑抬起头来,泪汪汪的看着轻尘,“我相信大哥哥,我相信姐姐。”

  轻尘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这就对了。”

  轻尘叫人去找了些果子来,陪着玲珑吃了些,聊了一个下午,待天色晚了,便哄她去睡觉。

  “新来的那位娘娘叫你过去。”黎澈敲了敲窗户告诉她。

  轻尘看着黎澈点了点头,自从上次黎澈语重心长的对她说过一段话,轻尘便没有那么讨厌他了,但也说不上有好感。

  知道黎澈口中的娘娘是珞冬卿,于是轻尘向正殿东侧的偏殿走去。她上次醉酒时在西偏殿住过一夜,还好白苏慕没将珞冬卿安排到西殿。轻尘觉得如果叫珞冬卿也住到西偏殿她会很不自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轻尘远远看着西殿觉得有些不对劲,但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待走近了才发觉到底是哪不对劲。

  四周一片灯火辉煌,只有西殿黯淡无光,黑着灯。轻尘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毕竟是惯出来的郡主,人心险恶世态炎凉见的还是太少,这黑灯瞎火的明眼人一看便知道有埋伏,忒假了些。

  轻尘有了戒备,推门进去后很轻易的便躲过了门后的箭弩射出来的几只弓箭。

  珞冬卿看她躲过了自己设下的陷阱,气急败坏的点了灯,抓过桌上的茶盏朝轻尘泼去。

  轻尘伸手抹去脸上的水渍,心说女人怎么都这么无趣,打架从来都是泼茶水,除了泼茶水就是扇嘴巴。

  想到扇嘴巴,轻尘来了兴致,随便扯了根红绸将珞冬卿捆住,然后扔到地上,伸手抚摸着她的脸蛋,阴恻恻的笑着,“你说,是先打这半边脸好呢,还是先打这半边脸合适?”

  “你动我试试!我的父君会杀了你的!”珞冬卿被绑着锐气依旧不减,轻尘掏出身上揣着的匕首,想吓唬吓唬她,于是道,“你这话说的有些早,我今日就让你看看到底是我先杀了你还是你父君先杀了我。”

  轻尘拔出刀来装模作样的要划上她的脸,门却在这时被推开了。

  “住手!”白苏慕一脸怒气的看着二人。

  珞冬卿趁机向白苏慕告状,“呜呜呜,她欺负我,还说要杀了我,说我根本就不配嫁给你,说我,说我,哇——”珞冬卿说到致情处居然放声哭了起来,轻尘懵了,是谁说过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来着?

  轻尘看着白苏慕的神情,刚开始他还有些怀疑珞冬卿话里的可信度,可后来她放声哭出来时,白苏慕的表情明显变了。

  她知道白苏慕面色漠然的时候才是最生气,就像她知道柸染敛了笑容说的话才最认真。

  而此时,白苏慕正面色淡然的望着她,望着她手中的匕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