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四十三章:潇湘之渊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2204 2015-10-04 20:52:44

  轻尘不知九央和白亦崇之间到底有过些什么,发生了什么,但她看得出来,白亦崇对九央有情。

  这或许正是轻尘三番五次无理取闹将天君的话当作耳边风,天君却依旧面不改色的原因。因为轻尘长得与母亲九央太过相像,所以让白亦崇念起故人,以至于一次次放过她。

  可显然她有些得寸进尺,摸准了白亦崇的心思,于是轻尘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天君,我有一事相求。”

  “哦?你居然会有事求我?”白亦崇坐在湖心亭中翻阅卷宗,抬起头看着她,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说来听听。”

  “你可记得渊易帝君恋上过一为被贬谪的仙子?”轻尘有些着急。

  “倒是有几分印象。怎么了?”

  “她死了。天君可知她因何而死?”

  “知道。”天君笑着答道,这回答在轻尘的意料之外,她原以为白亦崇根本不晓得这事,谁知他又继续说道,“白苏慕来找过我了,你若也是为此事而来,那你就回去吧,别白费心思了。”

  白苏慕已经来过了?看样子是无功而返。

  “恕我直言。”轻尘找了凳子自顾自坐下,继续说道,“此事因你而起,如今闹到这步田地,你总要给个说法。”

  “因我而起?”白亦崇很是疑惑,“如何因我而起?”

  轻尘倒了茶水润了润喉咙,“当年若是你成全渊易二人,翎华也不会独自牺牲,我不知道你和九央之间发生了什么,可当初显然没有人来成全你们。九央已死,你知道失去心心念念的人的痛楚,为何还要强加在别人身上?还是说,你嫉妒他们可以在一起,所以要阻拦?”

  “胡闹!”白亦崇拍案而起,“慕轻尘,我是不是对你太纵容以至于你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我与九央之事岂是你能胡乱猜测的?”

  “我是不知天高地厚,可我不知道天君您是否知晓天命难违?为何非要拆散他们不可?”轻尘冷冷笑着,眼中满是嘲讽。

  “来人,把她给我带下去,打入天牢,听候发落!”白亦崇很是生气。

  “是。”

  一众侍卫架着她走向亭外,“天君何不再考虑考虑?对你来说,动用权利让一个魂魄重新找个合适的宿主并不是件难事,对他们来说这件事却非同小可,何乐而不为?”轻尘苦笑着喊出最后一段话,然后默默的跟着侍卫离开。

  白亦崇站在原地久久凝望着离去的一行人,不知在想些什么。

  天牢设在将军的府邸,设在洞庭山上,设在浣墨家。掌管天牢的,便是墨轩辰和墨轩寒,她的二位哥哥。

  阴暗潮湿的牢房内不见天日,只有一盏昏黄的烛火轻轻摇曳着,伴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墨轩辰一众人从走廊尽头那片黑暗中缓缓走出。

  “把她吊起来。”墨轩寒吩咐手下,几个狱卒用九天玄铁制成的链子将轻尘双手牢牢捆住,然后吊了起来。

  墨轩寒看了看一脸平静的轻尘,转头对墨轩辰说道,“也不知这姑娘怎么惹了天君,天君竟要你亲自动手,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墨轩辰目不转睛的皱眉望着面色淡然的轻尘,抿着唇不说话。

  墨轩寒看着他,无奈的摇摇头,“我们撤。”说罢,带着众人离开,只留下墨轩辰和一个青衣男子。

  轻尘看着墨轩辰,明明这么近的距离,却感到他遥不可及。她没想到,天君这次是真的怒了。

  其他人灵力修为都不及墨轩辰,万年前魔军叛乱,天界讨伐魔界时曾带回魔界的将军,也就是现任魔军南陌寻的舅舅,玲珑的祖父。

  将军被交给墨轩辰审问,只是这一审,他再没能活着出去。

  “你不必担心,这鞭笞之刑,虽然难熬,但也还是受得住的,更何况天君特意吩咐我留着你这张脸,只是你...为何会像九央?”墨轩辰顿了顿,冷了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轻尘看着墨轩辰,很是欣慰。这才是她认识的墨轩辰,这才是她的哥哥。他可以笑的温润面若春风,也可以心狠手辣,对于敌人,他从不手软,从不放过。

  “我是谁?你看看我这张脸,还不明白么?”轻尘红了眼眶,抑制住心中的酸楚。她不知道她长得像母亲,是因为她一出生母亲随即离世,她从未见过母亲一面。可墨轩辰与九央相处数万年之久,他怎么也没认出来?

  以及墨轩寒,还有墨轩若,他们都没认出来,反而是白亦崇他认了出来,这叫轻尘实在费解。

  “你不愿说,我自有办法让你说。”墨轩辰拿起鞭子,沾了潇湘水,然后使灵力催动鞭子。

  一下又一下,轻尘闭着眼默默挨着,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她深知潇湘水的功效,潇湘河蜿蜒在洞庭山脚下,幼时还未离开洞庭山时,轻尘喜欢玩闹,总往山下跑,想去河里玩,可每每走到河边,哥哥总会很着急的把她抱回去,然后装模作样的打她几下,告诉她不能去潇湘河。

  那河水不知掺杂了什么,竟会腐蚀皮肤。

  如今鞭子上沾了潇湘水,印在身上的疤痕,是这辈子都祛除不了的。轻尘并不后悔做了这些,只是想着,若今日被绑在这的是墨轩若,哥哥又会如何?

  被鞭打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头上不时有汗珠滴落,但至始至终,轻尘没有叫过喊过一声,她闭着眼,偶尔也会抬起眼看看墨轩辰那双深邃的眸子,然后淡淡笑笑,再闭上眼,安静的挨着。

  他说天君要留着她这张脸,这全是因为她同九央长得像,因为九央是她的母亲。也正是因为九央是她的母亲,所以浣墨家才不敢留她这个多余的女儿。

  她不知这张脸到底是福是祸,以及她的存在,到底是对是错。

  不知过了多久,轻尘只觉得鞭子停了下来,睁眼瞧着,发现墨轩辰已不知去向,留了那青衣男子守着她,外面是一片火光冲天。

  轻尘闭着眼,刀与剑碰撞的声音,在长长的走廊回荡,听的不大真切。

  又过了一会,一切渐渐平息下来,轻尘感觉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猛的睁开眼,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丫头?”来人眼中满是心疼,用灵力仔细的解开玄铁链,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在怀里。

  “我没事。”轻尘凝视着他的脸,有气无力道。

  那人极其认真,定定的望着前方的无尽黑暗,“别说话。我们回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