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二十五章:他成亲了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2784 2015-09-15 23:17:04

  轻尘没有去见任何人,径直去了幽茗居。青要的温度总比昆仑的高些,尽管如此,师父院子里栽的那棵梨花树依旧开的烂漫,也不知师父用了什么方法,让这一树梨花在盛夏的光景也开的这么肆意。

  小径两旁的山茶也开的满满当当,整个院子里都是清冽的香气。

  轻尘推开梨木门,房间内却空无一人,案几上摆着的半盏茶还温热着,看来师父刚走不久。

  茶盏的旁边,是一张大红的请柬,请柬上赫然写着白苏慕和南玲珑的名字。轻尘看着那几个字心紧了紧,有些难过,鼻子有些发酸。

  嗯,大概是对这满院的花粉过敏吧,轻尘安慰自己道。

  桌上的信纸还凌乱的散在一边,轻尘拾起其中一张慢慢看着。

  “凉月十七日,公子于三重天龙潜殿面见颛顼。

  凉月二十九日,公子于人界游历。

  桂月初九,公子于魔界,详细不知。

  桂月十五,公子大婚。”

  一张信纸仅仅四行字,落笔苍劲,看得出是师父的字迹。这不是白苏慕上个月和这几日的行程么?师父怎么记得这般详细?难不成再帮天君监督儿子?

  不太对啊,如果单纯的监督儿子,当面说也可以,可这信是给谁的?

  正想着,却听木门吱吖一声,轻尘看到有人进来慌忙把信扔回桌上。

  来人是清歌。

  二人见到对方显然都吃了一惊,对视了好久清歌才先开口问她,“我妹妹呢?”

  轻尘心里咯噔一下,看来师父还没有把清欢的事告诉清歌。轻尘的手不自觉的攥紧了裙摆,她和天君说话也没紧张过,此时此刻却心慌意乱的紧。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告诉她清欢已经死了。在某种程度上讲,是被她害死的。

  “对不起。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用了。如果我能补偿你什么,你就告诉我,不管困难与否,只要你提出口我一定想办法办到。”轻尘说着,从袖口摸出那串红色的佛珠递给清歌。

  清歌明白过来,二话不说扬起手便给了她一记耳光,“慕轻尘,这是你欠我们姐妹的。我要让你记住,你欠我们的,永远欠我们的。”

  轻尘看着红了眼眶的清歌,没说话,默默的挨着。

  清歌和清欢从小相依为命,她懂那种彼此是生命中最亲近的人的感受。就像当初她把那个年幼时抛下一切救她的大哥哥在她心里一般,如果有一天别人告诉她白苏慕死了,而且是被那个人害死的,不管那个人是谁,她一定会把他千刀万剐再下油锅里炸上几次也不能罢休。

  她自觉对不起清歌,也想补偿她,若是这样可以让清歌心里好受些她倒愿意叫她打上一顿。

  “你们私人恩怨解决完了没有?我可以进来了么?”蓝靖篱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门口,言语中微微夹杂着怒气。

  师父并不爱生气,除非被逼急了,他是很爱笑的一个人,和谁说话都很温柔。看到师父这样,就像看见白苏慕温柔的对待整个世界一样叫人接受不了。

  “参见帝君。”清歌转身对门口的蓝靖篱行礼。

  “师...师父。”轻尘本想打个招呼,她预想的重逢是欢天喜地的,如今这样的情境在意料之外,她不知道如何和生气的师父相处,于是话到嘴边最后只成了两个字。

  蓝靖篱望着她们,没理任何人,走到屋内将案几上的信纸收拾起来便拿着出去了。

  清歌看着蓝靖篱走远,对轻尘冷嘲热讽,“你也有今天。呵,平日帝君不是很宠着你么?对你说话连声大了都怕你难过,今个怎的了?哈哈哈哈,你活该慕轻尘。你不配。你要身份没身份要地位没地位,凭着柸染和帝君的关系你才成了帝君的徒儿,你以为你是谁啊?”说罢,清歌冷冷的笑了一声,将茶盏里的茶水尽数泼到轻尘脸上,然后趾高气昂的出了门。

  轻尘苦笑一声,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水渍,看了看四周也没有可以穿的衣服,于是也走出了院子准备找些干净的衣服换一换。

  明日就是十五。白苏慕成亲的日子。她没有收到请柬,也没有打算去,但柸染说白苏慕回来会来找她,她不希望他好容易来看她她还染上风寒,那就不好了。

  尽管白苏慕一向不守信,但她还是会等。她知道他总会回来,即便是晚了些。

  轻尘看了看四周的人全在忙活着不知道准备些什么,细看了看众人手中的东西都包着红绸缎,想必是明日给白苏慕的贺礼了。

  她要不要也送些什么东西?

  想到这轻尘小跑着回了潇湘苑。刚进院子就看见师兄扶桑站在殿门口迎接她。

  “小师妹回来啦!哎呦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狼狈?你把谁打了?”扶桑看着她一脸担忧的问道。

  “没看出来这是被人打了吗?”轻尘指指自己的脸。

  扶桑显得很是诧异,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是谁这么大胆敢打你?你不得变着法的整死他啊?看来那人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咯。”

  轻尘叹口气,没工夫和他解释,“哎你知道我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可以送人吗?”

  “你是说明天给大殿下的贺礼吧?你那凤骨坠子不就挺贵重吗?”

  轻尘心说你不提这个还好你一提就更伤心了。

  “这个不算。还有什么?”

  “还有什么?”扶桑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再有就没了吧?那凤骨坠都不算还能有什么东西啊。”

  轻尘白了他一眼自顾自进了屋。

  果然男人没一个靠谱的。

  “哎对了小师妹!”

  她前脚刚踏进去,扶桑便叫住了她。

  “西王母方才差人送来一张请柬,说是大殿下特意留给你的,叫你明天务必到场。嗯,不去的话...”扶桑意味深长的笑笑。

  “不去怎样?”

  “你还记得大殿下有只狐狸么?”扶桑挑眉笑望着她。

  得,看来柸染算是抓住她的软肋了。回头得找白苏慕合计合计商量商量,把这狐狸该送哪送哪去,留着迟早是个祸害。

  轻尘丛扶桑的手中拿过请柬进了屋。

  翌日清晨,柸染很是准时的站在潇湘苑门口,一边敲着门一边吼着,“死丫头,太阳都出来多久了你怎么还再睡!”

  “老娘不起!”屋内远远的传来轻尘微弱的回应。

  “白苏慕的狐狸还在九重天等着你你再不起我就把狐狸接来!”柸染放了大招,果然没过多久,轻尘便梳洗完毕站在门口笑盈盈冲柸染讨好道,“君上莫要动怒,我这不出来了么。”

  二人一路向着九重天进发,正午时不早不晚恰好到了九重天。

  九重天迎接宾客的人显然比上次柸染生辰时的轻尘和韩修专业的多,只是令人不舒服的是,轻尘在迎宾的人里,看到了黎澈。

  由于轻尘是跟着柸染来的,待遇与其他人不同,由女方的娘家人亲自接待。来接待轻尘二人的,居然是南陌寻。

  轻尘心说柸染这架子摆的也忒大,魔君亲自迎接他居然坦然的如此理所应当。轻尘走在南陌寻身边尴尬的打了声招呼。

  魔君人话虽不多,却还是很好相处的,南陌寻冲她淡淡笑了笑点了点头,也道了声好。

  眼里全是周围随处可见的红绸红烛,一片喜气祥和的气氛。慕轻尘看着这一切忽然想起来与渊白家有婚约在先的浣墨家,不知浣墨家的人看了这一切有何感想。

  南陌寻带着二人一路走着,眼看就要到举办宴席的三重天的龙潜殿,柸染却在此时停下了脚步,对轻尘说道,“你先去九重天上白苏慕的云梵殿等着,宴席散了我去找你,莫要乱跑。”

  轻尘想了想,大概是柸染怕她看着白苏慕与玲珑成双入对的会难过,于是才让她去九重天上呆着。轻尘心说这天界有九重干吗非得去九重天呆着不可?况且云梵殿还是白苏慕与玲珑的婚房,她去合适吗?

  可周围人多碍着柸染的身份特殊,她平日里无法无天没大没小就算了,此刻不可以乱来,于是轻尘也很懂事的点点头,与南陌寻道了别就走了。

  轻尘在白苏慕住着的云梵殿一坐就是一下午,直到晚上夜深了,宴席散去,才好容易等来一人。

  可此人却不是柸染,而是今日宴席的主角,成亲的大皇子白苏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