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二十八章:帝君之死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2275 2015-09-18 23:49:35

  轻尘云梵殿等辰,终将人等。殿内玲珑身一袭嫁衣门,平日里束长如今挽簪,插一枚金色凤钗。玲珑见轻尘一阵欣喜,急忙赶轻尘身。

  “姐姐怎今日才寻?昨日闷坏。”

  轻尘歉意笑笑,昨日紧情耽搁。

  “晓晓,昨夜里浣墨帝君突暴毙而亡,姐姐一定处吧?”

  “浣墨帝君?”轻尘听闻一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凝凝神,才又继续道,“人害死?”

  玲珑摇摇,,白苏慕就处。

  “怎晓?”

  “夫君告诉呀?告诉姐姐?”玲珑眨巴大睛轻尘。

  轻尘听闻夫君二字愣一忽而又笑道,“啊。姐姐,就与聊。”

  轻尘念诀,直奔众宾客留宿四重而。

  虽曾百般怨恨,曾失望至极,曾辈子再见面,万万,一方式永远离而。

  轻尘围墨朔身浣墨众人,深吸口气,将眶里打转液体生生逼。

  强迫自己具冰凉身体,告诉自己父君,用难。

  父君,用难。未喊一爹爹,未唤一女儿。关系,伤心难。

  “怎?”白苏慕何走身,压低音道,“谁让?”

  “让黎澈告诉?”轻尘悲喜面,脚灌铅一般沉重,离压抑方,挪步子。

  身人沉默,而站人群里浣墨大公子,真哥哥墨轩辰注意二人,走。

  “大殿。”墨轩辰先白苏慕示意,接又轻尘,“位?”

  “昆仑山人。”白苏慕替轻尘答道。

  墨轩辰客套轻尘,“失远迎,望姑娘见谅。”

  轻尘抬,千未见,墨轩辰依旧一副沉稳子。似白苏慕高傲,似蓝靖篱温柔,墨轩辰似温暖态度,却让感受深深距离感。墨轩辰一双漆黑眸子,掺杂任何情绪表情,让捉摸透。

  盯许久,直身白苏慕咳咳才意识赤裸裸人妥。

  轻尘笑笑摇摇,笑容里微微泛苦涩。

  墨轩辰轻尘笑容复杂,并,白苏慕走一道谈论。轻尘见状,趣离四重找柸染。

  刚云梵殿门口,黎澈便匆匆告诉轻尘,君又叫谈谈。

  “?”

  “反族界,界混,随。”黎澈淡淡道一句转身院内。

  轻尘叹口气,湖心亭走,余光却瞥见一人。人别人,柸染。

  “嘿,丫哪?”

  轻尘将情简单告诉,柸染一挥衣袖,豪爽道,“,老东西爱咋咋,欺负一小丫算本,真本冲。”

  轻尘如释重负,柸染一昆仑山。

  日子其实推敲,风,又一,雨,又一季。

  由浣墨帝君之所宴提落幕,众宾客各自界。

  觉小半月,墨朔情依旧展。柸染安慰必,墨朔九泉之九央重逢,件。

  轻尘或许,浣墨人却。紫沁几日昆仑山将打探消息讲听,其便墨轩若几日青山。紫沁别墨轩若小娇生惯养,努力,平日落一节课,次伤心至极。

  轻尘心里酸楚,岔话题,“白苏慕亲,师姐就伤心?”轻尘端茶盏坐面紫沁道。

  “伤心,娶旁人喜欢便,人总一棵树吊死吧?啊,一新目标。”紫沁故神秘笑笑,轻尘迫及待听文,连忙催促,紫沁饮一盏茶才幽幽又道,“墨轩辰。”

  “噗——”轻尘忍住捂肚子笑,“喜欢?”

  紫沁毫意,“啊,次宴席沉冷静少,实男子,握机。”

  轻尘又笑笑,道喜贺。

  “几日君便立太子,晓?”

  轻尘摇摇,“晓啊。”

  “君拿堂庭山梼杌肚子里灵石,便太子。”紫沁道。

  堂庭山就当浣墨遗弃自己方?堂庭山处魔界,奇珍异兽。拿梼杌肚子里灵石便太子太草率。

  “取灵石便?”

  紫沁。

  入夜,轻尘偷摸藏书阁,翻四海,找记载梼杌一页。传梼杌擅长幻化之术,幻人形,见人一面便将人音容笑貌全幻化一模一丝毫差,幻化场景,类似当初轻尘锦瑟坊遇情况,唯一锦瑟坊环境里东西梦,并非实物,而梼杌幻化场景里,一切真,死就死,实世界一。

  ,轻尘始担心白苏慕。一月之白苏慕曾帮娶玲珑,此便相欠。最近物繁忙,及白苏慕当日何态度。

  第二日一早,轻尘收拾东西,提剑与柸染告别。

  “叫别掺?孩子怎就死心呢?相欠干吗?”柸染骂。

  “一生次生。一次生,一次遇见。”轻尘停顿一,又继续道,“若当将救,无法拥今一切。生意生存,更活,而如何实自己价值。做一力所及,便生意,人生价值。

  睁睁一人冒险。”

  柸染听闻此言深思良久,再阻拦,一切小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