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三十三章:新账旧账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2771 2015-09-21 22:30:50

  水晶宫富丽堂皇,海面上透射下来的阳光映在水晶的墙壁上绚丽夺目,折射出的光芒有些刺眼。

  轻尘拿着白苏慕的凤骨扇坠,守门的侍从也就不敢拦她,一路顺顺当当畅通无阻的就进了宫。西海水君正坐在庭院里哄着自己刚刚足月的小儿子。

  “参见水君大人。”轻尘作揖行礼,西海水君瞥见轻尘颈上的挂坠,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连忙抱着儿子起身要亲自扶她起来。

  “姑娘是贵客啊,敢问姑娘是天界哪族之人?”西海水君相貌不及天君等人那般年轻,略显沧桑,笑的和善问轻尘。

  轻尘说自己来自昆仑山,并非天界五族之人。

  西海水君听闻长舒了口气,拍着胸口顺着气,“好好好,不是五族的人好,不是五族的人好啊。”

  轻尘有些不解,听说过不欢迎魔界叛军的,怎么现在天界五族的人也这么不招待见了?

  “姑娘有所不知。”西海水君一脸惆怅,抱着儿子缓缓坐下,示意轻尘坐到身旁的椅子上,才又徐徐说道,“最近不是要立太子么,这五家除了不问世事的玄赤家族以外啊,各执一词,各有各的见解,各有各支持的皇子,最近正逼着我做出选择,老头子我啊是吓的连门都不敢出,客都不敢见,这几家得罪了谁都万万不能啊,若不是姑娘今日凭此扇坠找到我,怕是也不能见到姑娘。”西海水君说着指了指轻尘颈上的坠子。

  轻尘没想到,立太子居然会搞得六界都不得安宁,东、西、南、北四海的水君不属于神,也不属于魔,身份特殊地位尴尬,任何人想管也管不了,所以四海一直被称为六界圣地,一向是以祥和安宁著称,谁想这事居然会波及到西海水君,想必其他三位水君此时也不好过。

  “霁蓝帝君有找过水君大人吗?”轻尘思考良久,问了水君这么一个问题。她知道师父一向淡泊名利,想来应该不会掺和这些事吧。

  西海水君叹了口气感叹道,“世人常说这霁蓝家一向不闻政事,可今非昔比啊,这霁蓝帝君是最先找到我的,他来了我便感觉事情不妙。霁蓝帝君如果都认真起来要掺和这事,这太子怕是难立咯。”

  轻尘抿了抿唇,心里莫名的慌张起来。她慌张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她从小跟着的以为很了解的师父,原来自己根本不了解他。她以为她知晓他的性子,知道他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干什么便是了解,如今看来她太幼稚了。

  他背着柸染瞒着她与白亦浔私通信件,以霁蓝家一族之力来支持白亦浔,可她一直被蒙在鼓里。她以为她的师父温润如玉清澈如水,可到头来竟是镜花水月的假象。

  这比白苏慕出尔反尔不守信用还叫人难受。

  轻尘沉默许久,望着西海水君怀中的咿咿呀呀的孩子,才想起此行的目的,“敢问水君可否还有位郡主名曰珞冬卿?”

  水君点点头,看样子似乎不大情愿告诉她。

  轻尘咳了咳,有意无意的抚着颈上的扇坠,拿着把玩。西海水君看着那凤骨许久,才无奈道,“小女即将出嫁本不该见姑娘的,但姑娘实属贵客,实在不能推辞,哎,姑娘这边请吧。”

  待嫁?敢情西海水君和南陌寻已经谈妥了,要让南栎那小子娶老婆了。

  西海水君是看在白苏慕的份上才这么通融,轻尘心说白苏慕脸够大面子也够大。

  西海水君带着轻尘一路走着,来到一处高楼,高楼上的一个小窗内透着隐隐烛光,西海水君指了指那小轩窗说道,“小女此时正在那间房里待嫁,姑娘上去便可,老头子我就不去了,习俗所致,还望姑娘见谅。”

  轻尘抱歉的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径直上了楼。

  上了二楼还没来得及向里走,轻尘便被一人拦下,“姐姐你是来拯救我的吗?”南栎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她,表情十分哀怨,好像他才是那个在深闺中待嫁不见天日的怨妇。

  “你怎么在这?”轻尘有些惊讶,夫妻双方成亲前不是不能见面吗?

  “我是偷偷来的,想着与珞冬卿商量下能不能取消婚姻,可珞冬卿不肯啊。”南栎不情不愿。

  轻尘看着这小子的样子觉着好笑,这不是废话么,魔界与西海联姻这么大的事,一订亲肯定已经传遍六界遍布八荒了,他此时此刻反悔人家姑娘日后还怎么嫁人。

  “姐姐带我走吧好不好?”南栎眼睛里闪烁着泪花,双手扥着她的袖口晃个不停。

  轻尘心软的紧,不忍看他这副模样,就应允说先去找西海水君再问问情况,看看有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法子。若实在不行,就将事情一股脑推给白苏慕好了。

  谁料这轻尘刚答应下来,南栎变脸似得邪魅一笑,“那就先谢谢姐姐了。”

  轻尘无奈的转过身去,有些头疼。

  南栎显然对这里已经十分熟悉,带着轻尘七拐八拐一会便来到了大殿。谁料刚一进去就看到地上跪了一众的人,领头跪着的那个是西海水君。轻尘疑惑,这也是习俗么?正要询问,南栎戳了戳她的肩膀,指了指大殿中央的椅子上坐着的一位白衣男子,然后也跪了下去。

  那人一身白色华服,一只镶着蓝色灵石的银色发冠将青丝束起。男子居高临下坐在殿上,有君临天下之感,慢条斯理的饮着茶眯着眼瞧着慕轻尘,“你为何不跪?”

  “我为何要跪?”轻尘瞪了白苏慕一眼不以为意。身边跪着的西海水君一脸慌张,对着轻尘比划示意她赶快跪下。但看见轻尘颈上的扇坠,顿时明白了什么,低着头没了声。

  一众人原本不敢置信的望着慕轻尘,见水君不说话了,虽然不明所以,但也都把头低了下去,屏着气不敢作声。

  白苏慕迤迤然起身,步履轻缓的向轻尘走来。轻尘吞了吞口水,有些尴尬的问道,“你来西海作甚?”

  “找人。”

  “找谁?”

  “你说呢?”白苏慕笑的意味深长。

  轻尘再次吞了吞口水,好吧,看这情形不是来找她还能是来找死不成。

  “栀婳好些了没有?”轻尘话问出口自己也是一愣,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还好白苏慕没有在意,站到轻尘对面,伸手把玩着她颈上的坠子,“用的可还顺手?”话一出口,抬眼瞧着她。

  轻尘被他这一瞧脸却有些发烫,低下头垂着眸不敢看他,敷衍的应了两声。

  白苏慕憋着笑瞧着她,凑到她耳边低声吟道,“原来你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啧。”白苏慕直起身来咳了咳,对一旁的南栎冷声喝道,“你跟我来。”

  轻尘正要跟上,那人又是一句,“你乖乖等在这,哪也不许去。再跑没了,咱们旧账新账一并算了。”

  轻尘没了话,只能站在原地。

  南栎跟在白苏慕身后走着,心里很是疑惑,不禁问了出来,“你不是来找姐姐的吗,叫我出来干吗?”

  白苏慕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一脸淡漠,“我是来找她的没错,但这和叫你出来并不冲突吧?还有,下次再叫的这么亲切,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喂狐狸。”话一出口,白苏慕心里却觉得异常熟悉,好像对谁这么说过,没多想继续向前走去。

  走了一阵,直到路走到了尽头,四周全是五彩的珊瑚,没有其余的闲杂人等,白苏慕才停下,转过身很正经道,“我要和你做个交易。”

  南栎看着他,等着听下文。

  “看你和慕轻尘关系不赖啊,啧,你不是要娶那什么珞冬卿?你愿意娶她吗?”白苏慕摇着折扇问道。

  南栎摇了摇头。

  “我有个法子,可以帮你,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白苏慕淡淡道。

  “什么法子?”南栎来了兴趣,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先别急,听我说完要求你在答应也不迟。”白苏慕勾起嘴角笑了笑,笑的南栎一身鸡皮疙瘩,“从此以后,你不许与慕轻尘再有任何往来。”

  南栎抬起头看着他,有些茫然。

  “你能否做到?”

  南栎想了想,咬牙点了点头。

  白苏慕把扇子往掌心一敲合上,笑道,“你答应了便不能反悔,否则我会让你的错误连累整个魔界,你可听明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