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三十一章:大相径庭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2320 2015-09-20 00:13:22

  与轻尘交接白苏慕。轻尘守夜辰,白苏慕便提身,“先休息吧,今日赶路累,明日找梼杌。”

  “?”先四人商量明日找梼杌人一组,本白苏慕一栀婳,白苏慕一,随口玩笑道,“思慕,才与?”

  白苏慕一副受惊吓表情,“话哪自信?”

  “就随口瞎话。怎与栀婳?”

  “本打算与栀婳,既,明日找梼杌将方便。”白苏慕一一顺手火添干柴。

  “此话怎讲?”轻尘解。

  “道吸引方?次朱厌。”白苏慕望洞外黑漆漆山林。

  轻尘撇撇嘴角,,就血特殊。

  白苏慕提守夜,轻尘一夜睡安稳。

  晨间堂庭山烟雾缭绕,似梦似幻,美令人心醉,处处皆鸟语花香。轻尘一方怎衍生梼杌东西。

  四人一组,分道扬镳。栀婳分组显满,无奈白苏慕选择,话,顺。

  按照规矩,先拿灵石者胜。

  轻尘血,白苏慕胜算大大增加。二人一路山林深处走,一棵足四五人粗壮大树休息近一辰,却见静。轻尘一担心间,一又担心白亦浔抢先,提四周转转,将身气息散,定效果。

  白苏慕应允,身,轻尘却拦,“自己便,跟梼杌吓跑怎办?”

  白苏慕白一,怀掏凤骨扇坠递,“拿,道哪。”

  轻尘一脸惊讶,“被当聘礼送玲珑?”

  “怎??”白苏慕耐性。

  “。”轻尘连忙,丛手接扇坠,小心翼翼挂颈,无意瞥见穿凤骨坠线师父送根千冰蚕丝,而一根乌漆墨黑线,询白苏慕。

  “,,冰蚕丝谁送?此人别用心,东西,戴久导致体内郁结寒气,普通寒气,无法清除,郁结病。”白苏慕指指轻尘颈挂黑线,“蛇妖筋,此物喜寒,帮助镇压体内寒气,虽无法清除,少用。”

  轻尘听闻此言,心绪万千,一师父更加捉摸透,二白苏慕明显关心,悲喜交加,轻尘该哭该笑。

  轻尘握颈坠子,心里一阵暖意,转身林。

  待走远,轻尘掏随身携带匕首,划破手腕,用腕口血四周树干抹抹,又草叶撒血。

  支白苏慕此意,白苏慕性格,牺牲别人达自己目,如千扔堂庭山浣墨二位仆人手救,却伤害二人,告诫二人告诉别人。

  若心狠,直接杀二人岂非更容易?死人话。。

  轻尘深潜入林子里并太大用,毕竟吸引梼杌东西血。

  轻尘一路沿途留血迹,直伤口消失。玄女血仅医治别人内伤,更加速自身伤口愈合。

  轻尘辰差,准备原路返,却听一野兽咆哮。

  最始涂抹血方传,轻尘心一喜,慌忙里跑。

  方,轻尘却被景象惊呆。四周一片狼藉,满血迹,之离大相径庭。白亦浔跪捂腹部,身白衣被鲜血染红,分清梼杌血血。

  再栀婳,被困梼杌设结界里,奄奄一息。结界便幻境,幻境却真实。

  四海,破解梼杌结界,一法子,就杀梼杌。此刻梼杌被白亦浔打够呛,虚弱之际,手机,就凭轻尘法力,杀怕难。

  轻尘提剑坐喘气梼杌,迟迟手。

  杀一杀人难,比本,击便。如今梼杌伤害,坐,双里满恐惧与绝望望。,劳子灵石杀。此刻手,趁人之危,手。

  当自己。某种意杀害九央罪魁祸首,更浣墨位一威胁,毕竟一玄女就让浣墨六界钉。

  九玄女二人话,浣墨更众矢之。浣墨众人将幼扔堂庭山任其自生自灭。

  杀掉梼杌,费吹灰之力,剑剑落,如果手,岂非当浣墨何差别?如果杀,栀婳岂死?

  当犹豫决之际,听剑窍清脆一,一道银光划,紧接猩红液体溅脸身,味道,景象,令呕。

  敢置信提剑人,透白白玦剑此刻染血色,十分妖异。

  人,快步移至栀婳身,神色十分紧张。未紧张,更道居某一人紧张。

  白苏慕探探栀婳脉搏,连忙扶运功疗伤。

  堂庭山虽魔界界,人魔族分界,轻尘使用法术,耗损修,伸手阻拦,白苏慕紧张微微泛白脸,将停半空手收。

  凝凝神,才身白亦浔。轻尘慌忙跑,扶白亦浔坐旁大树,将刚刚愈合伤口再次划破,将血滴嘴里。

  一便效果,白亦浔缓缓挣,轻尘连忙收手,扶坐身。

  白亦浔轻尘,强忍痛笑笑,环顾四周远处白苏慕,轻尘笑道,“次莫,否则被梼杌杀,待该被皇兄杀。皇兄生气。”

  轻尘白亦浔,又白苏慕,。

  白苏慕此运功,分心,二人。

  轻尘扶白亦浔转身白苏慕,而此将栀婳抱怀。

  白苏慕张张口,,最终,淡淡撇轻尘一,转身踏走山林路。

  轻尘见状,扶白亦浔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