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二十六章:酒后真言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2484 2015-09-16 23:27:58

  所心意随雨水季节,掩盖旧日光。

  夜色微凉,九重居小雨,轻尘隔细密雨帘望白苏慕,雨水落腾阵阵雾气氤氲张脸。平日里一穿白衣,今日一身红衣加身,如此妖艳颜色穿,。

  轻尘院子里坐久,腿麻木,站一踉跄差趴啃泥。白苏慕念诀瞬移身扶,轻道,“怎坐?”

  轻尘意识自己确实方待太久,原本等白苏慕见一面。与玲珑婚房,确实适合待,抱歉笑笑,“意思啊,就走。”罢提裙摆,准备离。

  “意思。”白苏慕无奈,“就懂避雨?坐淋雨意境怎?”

  “刚雨,及找方避一避。”轻尘解释,“,玲珑呢?怎见?”

  “屋里。脑子里装?”白苏慕嘲讽道。轻尘才新娘子种房里等夫君。

  “又亲怎道。”轻尘顿顿,音量小又道,“快吧,玲珑等一该等急。”

  “就急让陪?”白苏慕指指远处一座亭子,“陪喝酒。喝告诉玲珑吧,居让南陌寻盯一!”

  轻尘忍住笑,白苏慕瞪一拎亭子坐。

  轻尘拿自己随身揣罐梨花酿,将一罐推白苏慕面“罐,罐。”

  白苏慕酒罐,话,打罐子便喝。轻尘甘示弱,捧罐子大口喝。

  久,二人喝完一罐。次白苏慕却,丝毫醉意思。

  白苏慕解释,“自次框之,便专程练久,脑子太灵光整人倒一手,若防岂一傻。”

  轻尘冷哼一,将第二罐捧一饮而尽。白苏慕淡,阻拦意思,直轻尘喝完,将帕子递。

  轻尘白苏慕手夺帕子,擦擦身,趴桌。

  喝,其实自己一次喝罐梨花酿。酒虽香甜,喝果酒,实际劲极大。

  轻尘脸微微泛红晕,昨日被清歌扇脸伤痕变显。

  面人手指覆脸颊,几分心疼。惜轻尘此昏脑涨垂眸石桌,注意。

  “怎搞?”白苏慕。

  轻尘答非所,言语伤感,“几魔界?”

  “。怎?”

  “柸染找,乖乖等。并找。”轻尘言语满委屈,白苏慕歉意,将桌酒罐放一,脱外袍披轻尘身,柔解释,“情耽搁。次再,?”

  “相信。千就等,一晃千,干吗呢?自己干吗呢?自己!”轻尘一念叨一将酒罐重新拨自己面。

  “别拿罐子挡住视线。”白苏慕又罐子放。

  “?”

  白苏慕愣一,,“因。”

  轻尘抬瞧白苏慕,腾一站身,双手撑石桌将脸凑白苏慕面,一本,“?”

  白苏慕觉笑,脸色红轻尘,。

  轻尘白苏慕脸,小曾趴面望。笑温暖,舒服。轻尘,鬼使神差将唇覆嘴角,轻轻落一吻。

  面人僵原反抗,底惊异快转一抹笑意,转瞬即逝。

  轻尘喝大,意识自己干,自抹抹嘴巴,坐位子,望酒罐呆。

  “送吧。”白苏慕身将披轻尘身衣袍重新帮披,准备念屏障诀送休息,谁料轻尘挡住施法术手,口道,“今早见玲珑吧?”

  白苏慕。

  “新娘子漂亮?”

  白苏慕顿一,。

  “比漂亮?”轻尘左臂环颈,凑近。白苏慕轻尘眸子,淡淡笑笑,认真答道,“。”

  轻尘松手,失落,垂眸子面,“娶呢...”

  白苏慕哑,一话。第一次见轻尘醉酒,第一次听轻尘讲,心里思绪万千。

  “走?”白苏慕轻尘,,等答话,直接将轻尘横抱走云梵殿西侧偏殿。

  白苏慕将轻尘放塌,盖被子坐塌。

  轻尘气无力,“走?”

  白苏慕温柔笑笑,帮掖被角,伸手握手,轻道,“。”

  轻尘满意,“次本宫勉强再相信一次。若再犯,休怪本宫打入冷宫。”

  “,臣谨遵娘娘教诲。”白苏慕配合,一,轻尘便睡。

  翌日清晨,躺塌人揉揉睛坐身,见窗站人。

  “怎?”轻尘气。

  黎澈慢慢转身,面无表情,“呆?若大殿临走?”

  大殿?轻尘愣愣,白苏慕?昨夜所情忘一干二净。四周,轻尘茫,“哪?”

  “云梵殿。”

  云梵殿?轻尘吃一惊,敢情白苏慕界。

  轻尘身床洗漱,镜子里却瞧见脸黑乎乎一片东西,膏药。

  “黑拉几东西?”轻尘指脸质黎澈,“,脸干!”

  “敢当。大殿脸伤,大殿特意药,药材极珍贵,再几百一定找一副一模一。真通白苏慕怎居人用药。”

  轻尘,脸东西,清歌当扇一巴掌用内力,若慕某人脸皮比较厚,半脸就被扇。

  药稀奇,让觉更稀奇,用药居白苏慕。按常白苏慕见副模应该一通冷嘲热讽,活该自找。

  若千白苏慕自惊讶,如今千,境迁,白苏慕早当温柔大哥哥,早被光磨练一大变态。

  几日魔界底受非人摧残才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