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十八章:重回昆仑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1649 2015-09-11 21:32:17

  羁鸟恋旧林,池鱼也会思故渊。她只记得他是那个在她年幼时坐在树上看她葬花的大哥哥,却忘了他是当今天界的大皇子。

  她只是很想他。很想很想。仅此而已,并无他求。

  她知道,与白苏慕有婚约的人是墨轩若,不是她。

  她没身份没地位,除了和九央长得像以外,和浣墨家丝毫关系都没有。她本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九央因生她而死,浣墨家那一众人更是对她怀恨在心。即便是她的父君和两个哥哥。

  可天君那一席话着实有些伤人。

  慕轻尘沿着卵石路一直走着,路过云梵殿看了看,却继续向前走去。她并不是真的不打算见白苏慕,而是暂时不准备见他。她要报恩,不一定要待在他身边才能报恩。就像天君所说,的确,她只能照顾他,却不能辅佐他。

  慕轻尘恍惚了一路,不知不觉已经从九重天走到一重天。

  站在原地看着湛蓝的天,慕轻尘深深吸了口气,然后长长呼了出去,感觉舒服了很多。想了想,她还是决定去昆仑山找柸染,一来她还没想好要如何向师父交代清欢的死,二来她并不想让师父担心。

  她念了诀召了朵小白云,踏上去,不慌不忙的飘到昆仑山上。远远看着那一片梨白,轻尘又舒了口气。

  以前日子安逸的时候她不觉得昆仑山于她而言的重要性,这走了一遭后才发现,两千年来她早已把这里当成了家。

  “呦,这不是慕大女神么?怎么这就回来了?”柸染坐在门槛磕着瓜子嘲讽道。

  轻尘垂着头搬了个小凳子坐到柸染身边,简单将事情的经过与柸染讲了讲,柸染敛了性子正经起来,停下磕着瓜子的嘴,一本正经道,“清欢的事情你就不要掺和了,我会和蓝靖篱说的。至于白苏慕,你自个看着办。不管怎样我都支持你,假如那个老东西敢把你怎么样,我就拆了他的九重天。”

  慕轻尘知道柸染口中的老东西是在说天君。

  柸染语气平淡面色从容,但慕轻尘知道此刻他说的话才是认真的。和他相处了两千年,柸染虽然经常损她,还喜欢男人,但她打心底里喜欢柸染,把他当做亲哥哥一般,有事情也会找他商量,柸染也会认真的听完再提些意见。

  听着这番话,心里暖暖的,之前的不快全都烟消云散。

  “刚从人界回来不久,按你的性子应该是折腾了一路,你也累的够呛,去歇着吧,饭好了叫你吃。”柸染又恢复了平日的嬉皮笑脸,语气轻快道。

  轻尘也会心笑了笑,想让他放心,然后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缚华殿。

  刚躺到塌上没过多久,轻尘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缚华殿外的院内,柸染坐在院门东侧的那棵梨花树下,端着一罐梨花酿细细品着。

  “霁蓝帝君无事不登三宝殿,敢问兄台你此番前来所谓何事啊?”柸染开口调侃道。

  蓝靖篱笑笑,坐到他身边接过酒罐道,“这是小尘酿的吧?这丫头跟着我一千多年什么都没学会,酿酒到是练的一把好手。”

  “少扯开话题,问你正事呢。”柸染夺回酒罐瞪他一眼,“你快点解决你的事,解决完你的事待会还有人要来,你赶紧的。”

  蓝靖篱意味深长的看他一眼,顿了顿问道,“小尘回来了?”

  “得。你就不能关心关心我这个孤寡老人?她一小丫头又丢不了。”柸染砰的将酒罐放到地上,“丫头怕是不想让你担心,你别说她,你说她我和你急。清欢死了,我知道你知道的。你有想过你这么做的后果吗?”柸染斜眼瞧着他,“不管如何,别再牵扯轻尘丫头,要是伤着她我可跟你没完。”

  “怎么?你还要以身相许不成?”蓝靖篱不等他答话又继续道,“那你可是威胁到我了。我不敢。”

  柸染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快走。我还有别的客人。”

  蓝靖篱没再答话,站起身来拂去身上的尘土,“小尘这几日就劳烦你照顾了。”

  “这事用不着你嘱咐。”

  柸染目送他离开,然后又拿了把瓜子匆匆赶回缚华殿门口坐着。

  果然不出所料,没过多久院门口就又出现了一人。

  是白苏慕。

  与他想象中不同的是,白苏慕并没有很焦急,从容不迫的摇着折扇踏着细碎的梨花瓣缓缓而至。

  “啧,你这什么态度?”柸染磕着瓜子道。

  白苏慕反问他,“你磕着瓜子和我说话又是什么态度?”

  “拜托,我在这等你好久了好吗?你就不能长点心?姑娘为你伤心跑回娘家你就这么不慌不忙的,像什么话!”

  白苏慕合上手中的折扇,敲着右手的掌心,淡淡道,“干我何事。”

  柸染笑笑,“随你。”

  房内慕轻尘睡得天翻地覆,在塌上翻滚的稀里哗啦逍遥畅快,对门外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