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十七章:再不相见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1676 2015-09-10 21:05:08

  沿着卵石路一路走着,两侧是茂密的灌木丛,零星的开着些小花。卵石路的尽头,是一片湖,湖中有座小亭,四面挂着翠绿的珠帘,与一池荷花相应着,微风吹拂,远远看去,别有一番风味。

  看样子天君他老人家此刻就在那亭子里坐着。轻尘有些想不通,这时间久了没见到儿子十分想念,见一见情有可原,干吗还要见她?再说,他老人家怎么就知道她在白苏慕身边?

  白苏慕看了看前面带路的侍从,侧过身轻声对她说道,“想必黎澈惦记着我说过的话,没告诉白亦浔,直接禀告天君了。”

  慕轻尘思索一阵点了点头。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他们一群大男人也这么麻烦。慕轻尘啧啧两声,跟在师父身边虽然这种勾心斗角也见的多了,可第一次知道父子之间也要互相提防着。她没和父亲相处过,她不懂。

  轻尘转头看着身边的白苏慕,心里有些难受,有这种父亲,倒不如没有父亲。

  三人穿过卵石路,走过湖上的石桥,不一会便来到了湖心亭上。

  侍从掀开珠帘,示意二人进去。

  “参见父君。”

  “参见天君。”

  二人纷纷行礼,轻尘抬起头偷偷瞄了一眼,天君他老人家,原来看起来不老啊,模样居然和白苏慕差不多大小,不说还以为面前这位是白亦浔。

  慕轻尘还没来得及将微微抬起的头低下去,就听到头顶那人急切的说了句,“抬起头来!”

  慕轻尘先是茫然的看向白苏慕,白苏慕皱着眉也很不解,示意她抬头看天君。无奈,轻尘缓缓的抬起头。

  “你叫什么名字?”天君又问道。

  “慕轻尘。”

  “姓慕?”天君有些疑惑,转头向身后的侍卫问道,“天界可有姓慕之人?”

  侍卫摇摇头,回道,“并无。”

  天君又问,“那名字里有慕的呢?”话刚出口,停顿片刻,不等侍卫答话,天君便转过头看着白苏慕,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是你?”

  天君摒退了四周的闲杂人等,看着跪在地上的二人。

  慕轻尘看看白苏慕,又看看天君,明白了什么,连忙回道,“我与大殿下并无关系,只是在一重天游玩时正巧碰到大殿下,见他身子虚弱,便将他送了回来。”

  “你是哪族之人?”

  “回天君,小神住在昆仑山上,并不属于天界五族。”轻尘欠着身答道。

  只见天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自言自语道,“柸染的人啊...”接着打量了她一阵,这才又道,“实在太像了。你可认识上一位九天玄女九央?”

  慕轻尘愣了愣,佯装淡定,“并不认识。”

  九央是她的母亲。因为生她难产而死的母亲。

  “也对,九央羽化的时候,你还小,怎么会认识。”天君又道,“只是你与她的容貌实在太过相像。”

  轻尘很是冷静,一脸淡漠,“能与九天玄女大人容貌相像,实属小神荣幸。”

  天君笑了起来,显然对这个回答很是满意。

  母亲生她难产而死,在浣墨家时也还年幼,看不出与九央像不像。她哪里知道,长大后竟然会同母亲长的如此相像。

  一直安静的白苏慕此刻却按耐不住,语气有些恼怒,“不知父君叫我二人前来所谓何事?”

  “这么快便耐不住性子了?这点你真该学学亦浔。”天君冷哼一声,“你先退下吧,我还有话想要同慕姑娘单独谈谈。”

  白苏慕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显然没有要走的意思。

  “怎么,你还怕我吃了她不成?”

  轻尘笑笑,对白苏慕说道,“大殿下先回去吧,我一会便回去。”

  白苏慕看着她思索一阵,点了点头,这才走了。

  看着白苏慕走远,天君才缓缓开口道,“看姑娘刚刚一言一行也是知书达理之人,我就与姑娘直说了。苏慕的母后去世的早,我平日也对他照顾甚少。首先,感谢慕姑娘一直以来对于他的照顾,这点我对姑娘感激不尽。

  其次,我知道姑娘有意于他。”

  说到这,天君顿了顿。

  慕轻尘心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对他有意思了?但无奈对方的身份,有什么话也只能憋着,于是静静的听着下文。

  “但,你知道苏慕的身份特殊,他的身边需要的是一个能辅佐他的人,而不是一个能照顾他的人。凭心而谈,论身份地位,论品行相貌,你哪一点都配不上他。我好心劝告,你最好不要再见他,这次我看在柸染的面子上放过你。再有下次,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地位,我都不会让你有机会再活着见到他。听明白了么?”天君站起身来,转身要离开。

  轻尘冷笑一声,不卑不亢,只回道,“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