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十五章:来自冥界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1780 2015-09-08 21:28:51

  潮湿的空气让人觉得压抑,四周的黑暗像潮水一般席卷而来,轻尘不自觉的往白苏慕身边凑了凑。

  “怎么,怕了?”白苏慕这话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看不见他的脸也知道这厮一定又翘着嘴角笑的一脸贱样,轻尘故作淡然,“哪有?我不过是怕你走丢了罢了。”

  “说起走丢。”白苏慕伸出手指燃起一簇火苗,然后又继续说道,“不是让你在门外呆着吗?”

  轻尘望着映着暖黄色火光的脸,“还不是怕你走丢么。”

  白苏慕皱起眉看着她,“少来。”接着叹口气又继续道,“这里的东西对你感兴趣,你这一进来,它便出现了。”

  “是么?”轻尘不以为然,“那它现在在哪呢?”

  白苏慕淡淡笑笑,朝着她身后扬了扬下巴。

  轻尘僵在原地,头也不敢回。因为她刚说完,就感到脖子后一阵凉意。是真的有什么东西。

  白苏慕熄了手中的火,紧接着轻尘颈部的凉意突然消失。她意思到白苏慕对这东西下手了。

  一片刀剑碰撞的声音,房间很小,轻尘紧紧靠在墙壁上避免被误伤,可那东西难缠的紧,好像真的像白苏慕说的,她对那东西有特殊的吸引力。

  就算这样,白苏慕也没让它伤到她一分一毫。每每觉着那东西已经近了身,就听见剑与什么东西碰撞到一起的声音,显然那东西被白苏慕拦下了。

  过了一阵,打斗的声音终于停止,轻尘的手臂被紧紧握住,那力道带着她走向门口,然后推开门,带着她走了出去。

  重见天日的感觉真好。

  轻尘赶紧扶着白苏慕,上下打量了一圈,不见有什么伤口,就是脸色更加不好了。

  “那东西解决掉了?”

  “你觉得我会解决不掉一只朱厌?”白苏慕挑了挑眉,“不过奇怪的是,这只朱厌并非妖族,而是来自冥界。它已经死了。刚刚茅屋里的那个,是魂魄。”

  原来是只朱厌。朱厌是种身形象猿猴,白头红脚,身形灵活的野兽。传说这种野兽一出现,天下便会发生大的战争,还好死了。不过这死了的朱厌在这茅屋干嘛?

  顾不上想其他了,见白苏慕没有事,轻尘舒了口气,将他手中的白玦拿了过来,然后念了诀,示意白苏慕和她一起站到剑上。眼下的状况,白苏慕也没有推辞,很顺从的站了上去。

  轻尘一边扶着白苏慕一边御剑,有些力不从心。她修为本就不高,仅仅两千多年,再加上这是人界,法力被大大削弱。

  这也正是白苏慕为何同那样一个不足挂齿的东西居然打了那么久的原因。要是在天界,白苏慕剑还未出鞘,那朱厌怕是已经身首异处了。

  “...清欢呢?”想了好久,这个问题该怎么开口,先问问白苏慕是怎么把那东西杀了的?但一切铺垫对于这个问题来说都太假太多余,于是轻尘还是只说了这三个字。

  “死了。”白苏慕一脸淡漠,伸出手,递给她一串红色的佛珠,“在你进来之前,我在那个房间里发现看这串佛珠,看着不像那个朱厌的东西,不知是不是那个清什么欢的。”

  轻尘接过,是清欢的没错。清欢贴身带着,清欢曾说过这是她母亲留给她的,清歌也有一串,所以错不了。

  想到这,轻尘心中不由得有些酸楚,清欢清歌姐妹虽一向与她不和,可好歹也是同门,相处了不多不少也有两千年了。

  这一酸楚不要紧,由于心不在焉,剑身一斜,险些撞到山上。

  “她死了你是不是要去陪葬?陪葬自己去就好别牵扯上我行么?”白苏慕没好气道。

  轻尘淡淡撇他一眼没做声。这人就是这样,明明好好的一句话他就是不能好好说。

  过了一会,轻尘觉着无聊,便开始找话题,“那时你既然要念招火诀照明,为何不将火招多些?”

  白苏慕这才道,当时他进来之后一眼便看的了开始在北面的那扇腐朽的木门,进去念了招火诀,看见角落里堆着的全是森森白骨。

  全是人骨。

  清欢的佛珠,也是在那堆人骨里找到的,所以白苏慕才断定清欢已死。白苏慕担心轻尘进来后看到会害怕或者难过,于是一直没敢念招火诀,后来察觉到朱厌现身,为了防止它偷袭才点了一小簇。

  原来他早就算好了她会进去。轻尘白了他一眼,接着问道它一只朱厌的魂魄要那么多人干什么?就算找人又怎么会找到清欢头上?

  “它需要吸收人的元气来短时间提高修为,这也是它为何对你比我对我感兴趣的原因,你的血是世间最好的养料。至于清欢为何会在这,就不得而知了。”白苏慕淡淡道。

  轻尘想了想,觉得还是和锦瑟坊脱不了干系,白苏慕说这只朱厌来自冥界,自然就要听栀婳这个公主的号令。

  碍着白苏慕和栀婳的关系,所以轻尘并没有把这个猜测说出口,将这个推断暗暗收在心底,等有机会一定来讨问个清除,不能让清欢这么不明不白的死。

  只是,这次来到人界本来是要报恩,却没想到反而给白苏慕填了麻烦,轻尘暗暗失落,琢磨这恩情该如何才能报了,不知不觉,二人已经回到了九重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