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五章:初到锦瑟坊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3249 2015-08-30 20:43:54

  “师父,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慕轻尘小心翼翼蹭到正在院中看书的蓝靖篱对面,坐在石桌旁的圆凳上,趴在桌上,脑袋枕着手臂,垂眼瞧着蓝靖篱桌上摆着的书。

  蓝靖篱抬眼瞧了瞧她,浅笑不语,继续翻看着桌上的书,安静听慕轻尘念叨着。

  “师父,你与大皇子可相熟?”慕轻尘看看师父,蓝靖篱轻轻点点头,还是看着手中的书卷,“那你可知他有什么心愿没有实现的?”

  蓝靖篱放下手中的书卷,微微皱着眉,思索起来,“心愿吗?心愿大概是没有,心病倒是有一桩。”蓝靖篱顿了顿,才又道,“他有个妹妹,名叫白苏晴,两千多年前与他在人界游历时走散了。那时苏晴还小,不懂法术,所以至今都未找到。算来,若是苏晴现在还安在,也与你年纪相仿,或许还得叫你一声姐姐。”

  慕轻尘有些沉不住气,“就算当年苏晴年纪尚小,可白苏慕懂法术啊,他就没有去找过大司命他们,算算苏晴的命格?说不定还会有什么发现。”

  蓝靖篱叹口气,又道,“苏晴的命格不知叫谁抹了去,再无痕迹,更别提找寻苏晴的下落了。白苏慕不常与外界往来,也与这事有关。白苏慕的母亲在妹妹出世没多久后就自缢而亡,已经给他打击很深,后来妹妹又失踪,所以...”说到这,师父又叹口气,不再深讲了。

  慕轻尘也不再追问,坐起身来,抬头瞧瞧月色。夜很深了。

  “夜深了,这昆仑山不比咱青要山,露气太重,师父早些歇着吧。”慕轻尘说罢,起身离开。

  “嗯。”蓝靖篱轻轻点了点头,“你若是想报恩,不妨去人界找找苏晴的消息。”

  慕轻尘停下脚步,答了声是,继续向前走去。

  温度已经很高了。虽来了足有半月,可人界的天气还是不大让人适应。轻尘自幼被蓝靖篱放养着,风吹雨淋惯了,不觉得不妥,可被师父安排陪同她下界的清欢就显得不那么自在。

  “帝君打小便惯着你,他惯你我也管不着,可你来下面受苦为什么还要扯上我?”清欢用袖子扇着飞来飞去的虫子,愤愤道,“明日就要动身去长安城了,又是一路奔波。你今个晚上可得请我吃顿好的。”

  慕轻尘坐在窗边望着江南水乡的景,心中舒畅的很,头也不回的冲清欢挥挥衣袖,“好说好说。”

  慕轻尘心说,几千岁的人了,净想着吃的。眼睛瞟着窗外,不经意间看见一群人,慕轻尘惊了惊,冲身后的清欢摆摆手,“你来看,看那个人。”

  “那哪里是人,分明是鬼界的灵。而且修为还不凡。”清欢略感诧异,“虽说这种修为的灵也不少,可在人界混得这么逍遥,却也罕见。你瞧,这人一身华服,身边跟着的全是丫鬟模样的,阵仗可不小啊。估摸着,怎么也得是达官贵族身边的女人。”

  “你说,以她的修为,能从白苏慕手里带走人吗?”慕轻尘转头看着清欢问道。

  “你的意思是...”清欢轻尘二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轻尘又看了眼楼下,转身出了房门,清欢紧随其后。

  慕轻尘当晚从师父那离开,躺在塌上辗转反侧始终无法入睡,一个人想了很多。

  既然白苏晴命格被抹去,一定是有人刻意而为。而这抹去命格的人,一定又与从白苏慕身边带走白苏晴的人有关联。

  而在人界,能从白苏慕身边带走一个活生生的人的,又有几人?别说是人界,就是放眼六界,怕也不出十人。而且只是带走人而已,这改命格,就需要动用更大的力量。

  慕轻尘觉着,这人的后台,一定很强大。

  路上她也将这想法与清欢说了。清欢点了点头,思索了一阵,只道了一句,不可能是天界之人。毕竟天界还没人胆子大到动渊白家的人。整个天界都是渊白家的势力范围,与渊白家过不去,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所以,他们这次前来,便是寻找三千年前鬼界出逃的一位公主。

  白苏晴两千多年前失踪,她三千年前就已经来到人界。作案时间是有的,这人又是公主身份,作案能力也是有的。

  “那作案动机呢?动机是什么?”

  当时她说出想法后,清欢问过她这么一句话。慕轻尘从容的很,“管她什么动机,找着人问问不就晓得了。我又不是她肚里的蛔虫,还能猜到她的动机不成?”

  现下她们却又遇上一位有作案能力的。

  “快,跟上去。”二人轻手轻脚一路小跑,清欢扯着慕轻尘的衣袖紧跟在那一众人身后。

  “喂,别跟太近,以她的修为怕是会察觉咱们二人。依我看,不如施个术,知道她在哪便是。”慕轻尘停下脚步对清欢道。

  清欢回头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又将她拉到旁边的窄巷,才轻声道,“要说这办法也不是没有,只是要借帝君送你的冰蚕丝一用。”

  “冰蚕丝?”慕轻尘干咳两声,有些不好意思,“刚借出去...没有其他办法了么?”

  清欢瞪她一眼,松开她的衣袖,急忙出了巷子。

  哪里还有什么华服女子的身影。

  二人悻悻回了住处,收拾衣物,准备明天的行程。

  由于在人界不能动用神力,二人乘着马车,一路颠簸至长安,已是五日之后。

  出发前心心念念的长安城倒也不辜负二人的期盼,人间奢华之物仿佛尽收在这一座城池之中。可一路的辛劳早已让二人没了兴致,只想找个地方安顿一下,稍作歇息再作打算。

  慕轻尘抬头望着这楼上挂着的黑底金字的牌匾。

  锦瑟坊。

  长安最大的酒楼。

  虽仅三层,这楼却占了多半条街。路上听马车夫讲,开酒楼的老板娘,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你见过?”清欢当时心气还不顺,于是就呛了那车夫一句。

  “嗨,我哪有那个福气。”车夫丝毫不介意,露出一口白牙嘿嘿笑着,“这是长安城人尽皆知的事。”

  车夫接着道,这老板娘来头也不小。

  慕轻尘一听来了兴趣,凑得近了些仔细听着。

  这女子的娘家原在长安城也小有名气,后因朝中政事家道中落。好在这女子也是个才女,被皇帝的兄长瞧了去,做了王妃。谁料新婚燕尔之际这王爷突然暴毙死了,就剩这女子一人守了寡。

  后来几经辗转,动用关系和财力,才在这京城内开了这么一家酒楼。

  慕轻尘二人卸了行李走进楼内,一扇翠色屏障赫然映入眼帘,屏障上有桃花的刺绣。

  从屏障后款款走出的素衣女子,却叫二人傻了眼。这女子谈不上什么倾国倾城,举手投足间却有种说不出的韵味。就好似一树桃花摇曳着,随风而动,姿态娉婷。

  “二位姑娘可有预约?”

  慕轻尘摇摇头。

  素衣姑娘浅笑,“我叫韩语嫣,你们叫我语嫣便可。”语毕,转身走上通往二层的楼梯,“二位随我来。”

  楼梯的尽头,是一个檀木搭建的长廊。而二楼的房间,就设在长廊的东侧。素衣姑娘带着二人走了没几步,便停下问慕轻尘,“二位是要一间房还是要两间?”

  “一间吧。”

  素衣姑娘推开最近的一间房门,“二位姑娘稍作歇息,一会会有人送饭菜过来。”

  清欢看了一眼慕轻尘,对素衣女子笑道,“你先出去吧,有事再叫你。”

  素衣女子点点头,带上门出去了。

  慕轻尘见女子离开舒了口气,坐在窗边的椅子上,给二人倒了茶水,不紧不慢道,“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他们在人界的势力。”

  清欢也坐下来,端起茶盏点了点头,“看样子这个鬼族的女子也看出了我们是天界的人,否则也不会把我们这两个没预约的人放到二楼。”

  二人还准备说些什么,却听门外一阵嘈杂,人声里,还夹杂着刀剑的声音。

  “出去看看。”慕轻尘提起剑出了门。

  从二楼的长廊向下望去,刚好是一楼的大堂。方才二人进来的时候堂内还布置的井然有序,这会再看,却已经是一片狼藉。

  旁边几个房间的房客也有出来看热闹的,倚在长廊的木雕栏杆上,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着,“这什么人啊这么大的胆子,敢来这锦瑟坊找茬。”

  旁边的人又接过话,说了句,“这哪是找茬,这分明是找死。”

  清欢觉着好笑,不过是鬼族的一群平庸之辈,仗着自己会些法术,欺负平民百姓,“我去会会他们。”说罢,直接从二楼翻身跳下一楼大堂。

  慕轻尘看着她此举,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手伸过去准备拦下她,触到的只剩空气。

  方才还热闹非凡的大堂,此刻静的不像话。慕轻尘知道清欢已经成功的吸引了对峙双方的视线。

  “哪来的野丫头!还不快滚开!”

  说话的竟是位女子。慕轻尘向下望去,站在西侧那边的,清一色全是女子。看来是这锦瑟坊的人了。

  慕轻尘想起临走前师父交代的话,莫要惹事生非,于是她也翻身下去。

  “这姑娘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还望锦瑟坊的姐姐们见谅。”说罢慕轻尘冲清欢眨眨眼,示意她先走。

  说话间,三楼却突然多了一抹红色的身影,那女子开口喝道,“我锦瑟坊是什么人都能闯的?一个都别放,给我拿下!”

  女子一声令下,堂内站着的锦瑟坊众人提剑而来,慕轻尘还没来得及作何反应,只见身后多出一把白色的玉剑,将锦瑟坊的人纷纷挡开。

  “都给我住手!我的人,也不是谁想动就能动的!”

  慕轻尘闻声回头。

  竟然是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