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六章:鬼族公主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2978 2015-08-31 19:59:13

  “怎么是你?”

  “不是我就没人能救你了。”白苏慕拿着剑,抿着唇,冷眼打量着锦瑟坊的众人。

  方才在三楼底气很足的红衣女人现下却没了声,连忙赶下楼,冲白苏慕陪着笑,“不知这二位姑娘竟是大公子的朋友,有失远迎,还望公子见谅。”

  慕轻尘这才看清女子的相貌,明眸皓齿,微微笑起来露出的酒窝叫人爱怜不已。最吸引人的,却是头上那只凤钗,远远看去,竟像是活物。

  白苏慕显然不准备给这女子面子,“还好我来的及时。”说完这句,白苏慕这才将目光移到红衣女子身上,“你这酒楼是开够了?”

  女子愣了下神,才又继续笑到,“公子说笑了。栀婳只是不知二位姑娘是公子的朋友,若是知道,定不会发生今天的事。”

  白苏慕冷哼一声,拉起慕轻尘的手,径直走向二楼。

  “你们的房间在哪。”

  慕轻尘指了指前面不远处,又问道,“你怎么在人界?”

  白苏慕并不答话,冷冷撇她一眼。

  显然,他心情并不好。

  进了房间,慕轻尘这才看见,原来白苏慕身后还跟了一位蓝衣男子。慕轻尘本打算多看几眼,谁料一个身影忽的遮了视线。

  “谁让你来的。”

  慕轻尘吞吞口水,她并不想让白苏慕知道她此行的目的,所以有些心虚,“我不过随意来人界走走,你别多想。”

  白苏慕皱着眉,有些头疼,“你来不来人界与我有什么干系!我是问你,谁让你来锦瑟坊的!”

  慕轻尘哑然。要说这来锦瑟坊,其实开始不过是为了补偿清欢。清欢说,马车上不能休息的舒服,这来到长安,若是还不享受一番,就是对不起自己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所以轻尘才选了这长安最大的酒楼。

  谁想闹了这么一出。

  可她总不能这么对白苏慕解释吧?

  “不想说就算了。”白苏慕转身离开,他身后那蓝衣男子紧跟其后,带上门出去了。

  半晌,清欢回过神来,冷声道,“原来你竟认识大殿下。”顿了顿,神情变得更加冷漠,“既然如此,慕轻尘,我便跟你把话说清楚了。你有霁蓝帝君他护着你,还有大殿下护着你,而我只是个普通人,我只有我自己能保护我。我和你来人界是被逼无奈,若不是帝君他亲自找我,我也犯不着跟你走这一趟。

  你要知道你若是想把白苏晴找回来,得罪的都是些什么人。不管怎样,我还是希望我能活着回去。所以,我可以帮你,但是别指望我不顾一切的帮你。”

  慕轻尘无奈的笑笑,然后告诉她让她放心,所有事,都有她慕轻尘担着。

  她并不怪清欢,她也没有理由怪清欢。她本就不该牵连无辜的人,毕竟只是她一厢情愿要做的事,没有理由让别人付出什么。

  此时此刻气氛有些尴尬,正当慕轻尘不知做什么缓和气氛的时候,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沉寂。慕轻尘舒了口气,起身去开门。

  来的竟是刚刚自称栀婳的红衣女子,身后还跟着韩语嫣。

  “姑娘,方才一切都是误会,还望见谅。”说着,栀婳竟委身行礼,与刚刚盛气凌人的态度截然不同。

  慕轻尘心里暗暗感叹,这女子也是个人才,变脸比变天都快。嘴上不好说些什么,只说不介意,刚刚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姑娘,既然你是大公子的朋友,就请与我移步至三层吧。”

  大公子?慕轻尘想想,栀婳口中的大公子,应该是白苏慕。为了在人界方便,所以才改口称了公子。想必她也知道白苏慕的身份。

  栀婳这一笑一颦看得叫人心中很是舒畅,慕轻尘身为女子居然也不好意思拒绝。

  慕轻尘回头看着屋内的清欢,她没要跟上来的意思。也罢,还是先去看看栀婳到底想干什么再做打算。

  三楼的格局与二楼并无太大差别,可材质看起来却大不相同。一层所用的材料是红檀,而二楼所用的材料是紫檀,可三楼这黑色的木头,让慕轻尘有些茫然。

  按理说这三楼所接待的客人身份地位都不容小觑,所以材质应该是极其特别的。看着这一条黑色木头搭建的长廊,嗅着淡淡的木香,慕轻尘心说,这不会是扶桑木吧?

  二楼的紫檀已经称得上是奢华了,而这三楼,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这简直就是作孽啊。

  慕轻尘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栀婳浅笑不语,轻轻点了点头。

  慕轻尘看着这大面积的扶桑木,傻了眼。

  虽说这扶桑木价格比不上紫檀,可这东西极其罕见,有价无市。这么大面积的使用,轻尘看着身边身着红衣的女子,突然觉得马车夫讲的传说应该都是真的。

  心中正惊叹着,一行人已走至走廊尽头。韩语嫣手中握着金色的烛台,打开了最后一间房门。

  “到了。”栀婳轻声道,示意轻尘进去。

  韩语嫣事先已经将屋内的烛台点燃,昏黄的烛火摇曳着忽明忽暗,屋内的情形摆设只能看个大概,但还是很明显的,比二楼的布置好了很多。

  看着栀婳和韩语嫣离开了,慕轻尘将门关上。谁料一关门,她才看见,这门后赫然立了个人影。

  人影从黑暗中缓缓走出,在烛光的映照下,她才看清来人是跟在白苏慕身后的蓝衣男子。

  慕轻尘心说你这性子倒是慢的很,你再晚出来一秒,她一巴掌就扇上去了。谁知道这他娘的到底是人是鬼啊月黑风高夜往门后一杵!

  “你怎么在这?”

  “你怎么在这?”

  两人的问题出乎意料的一致,慕轻尘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对方先开了口,“公子不允许外人进他的房间,你有事?”

  慕轻尘听出来了,这明显话里有话,意思你没事就赶紧走。

  嘿,那我还就不走了。你不是说白苏慕不允许外人进这房间么,我倒看看我进了他会如何。平日里嚣张跋扈的,借着这事刺激刺激他。

  慕轻尘很是自觉的给自己沏了壶茶,坐到椅子上,悠闲散漫,怡然自得。

  白苏慕进门的时候,看见自己的手下和坐在椅子上端着茶盏的慕轻尘大眼瞪小眼,脸色又黑了几分。

  烛光太过昏暗,慕轻尘看不清白苏慕的神色,却也感觉到他有些生气,心里暗暗开心。

  男子和慕轻尘都以为他会把轻尘赶出去,谁想白苏慕坐到轻尘对面的椅子上,语重心长道,“我有事问你。”

  “黎澈,你去门外守着,别让任何人过来。”白苏慕对着身后的男子吩咐道。

  黎澈答了声是,便出了房间。

  慕轻尘来的时候留意到,三楼并没有其他客人住宿。白苏慕此举,无非是想把黎澈支走。

  他要问什么?还非把自己手下支走不可?还是说,他根本不信任黎澈。要是不信任黎澈,却还把他带在身边,那白苏慕也是个人才。

  “明天一早,你收拾东西带着那个人赶紧离开锦瑟坊。”

  那个人?她想了想,白苏慕应该是指清欢。

  “你若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大可不必。清欢她自有分寸。”

  白苏慕皱了皱眉,抿着唇,没再说什么。

  轻尘看着他的神情,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开口想问什么,但想了想自己和他的交情也并不深,问那么多干吗,于是又闭了嘴。

  慕轻尘突然发现白苏慕有些地方和她还挺像的,比如,一样自觉。

  她看着白苏慕端着她喝过的茶盏饮着茶水,神情很坦然,她吞吞口水,好心提醒他这是她喝过的,白苏慕却不以为意,待到一盏茶全部喝光,才又开口道,“你可知栀婳是什么人?”

  慕轻尘摇摇头,天晓得她什么人?况且她也不是人,就算是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鬼族公主。”白苏慕放下茶盏,神情凝重的看着她,“你今晚就在这睡,我去隔壁。有事叫我。”

  慕轻尘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想起了两千年前他也是以一副这样的姿态消失在她的视线里,然后再没出现。直到现在。

  她想起这两千年里她等待他兑现诺言的一个个日日夜夜,突然想叫住他。

  可等她开口时,那人早已消失在门外。

  她还在思索栀婳是鬼族公主的事的时候,黎澈推门而入。

  慕轻尘清了清嗓子,准备发脾气。这是你主子的房间,他进来不敲门就算了,你进来也不敲门也忒不像话了,好歹她是个姑娘。

  正准备发话,谁想叫黎澈抢了先机。

  黎澈还没来得及坐下,便开了口,神情的凝重感不亚于刚刚的白苏慕。

  “和你同来的那位姑娘,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