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十章:居心叵测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1842 2015-09-04 16:05:37

  二人走进殿内,大殿中央的女子缓缓转过身来,望着二人。

  “是你?”女子有些惊讶,同样感到惊讶的还有慕轻尘。

  竟然又是那个在江南水乡看到的女子,当时觉得她身份不凡,可也没想到她居然是宫中之人,竟还是皇后。

  不得不说这皇上也忒心宽,由着皇后到处乱跑。

  这女子本事也够大,身为冥界之人,居然在人界当上了皇后,也不知道皇上知不知道与他同床共枕的人,其实不是人。

  一旁站着的白苏慕也有些诧异,“你们认识?”没等慕轻尘回答,皇后便抢先答道,“并不认识,只不过与这位姑娘有过一面之缘。”

  慕轻尘心说,你见过我一面,我见过你可不止一面。

  “今日我请几位前来是有要事相商,请几位坐下,我再与几位详谈。”说罢,便请几人落座。

  看来皇后请来白苏慕是有事相求。慕轻尘听皇后讲着,大概意思就是皇上病重,想让白苏慕帮忙医治。

  没听说过白苏慕医术很高明啊?况且皇上已经病很久了,怎么现在才想起求医问药呢?慕轻尘想着,便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早在皇上刚刚发病之际,就已经找太医医治过了,可一直没有效果。直到最近才得知大殿下莅临人界,所以便请几位过来商量对策。”皇后解释道。

  “我没办法。”白苏慕直截了当的回答叫众人一惊,只见他随后又说道,“但她可以。”

  说罢,他伸手指了指慕轻尘。

  这下慕轻尘彻底懵了。他开玩笑吧?这玩笑开大发了吧?这可是给皇上看病,搞不好落个欺君之罪那就不好玩了。

  白苏慕走上前去又对皇后说了些什么,不过慕轻尘没听清,她只看见白苏慕说完后,皇后会心一笑,冲她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谢什么谢!看样子白苏慕自作主张替她答应下来了。

  “既然慕姑娘有办法,不如就在这宫中小憩几日,也方便为皇上调理。”皇后笑的和颜悦色,十分诚恳。

  好吧,她对于这种事情一向招架之力。结果她还没说话,白苏慕倒是先开了口,“有劳娘娘为我们准备住处了。”

  慕轻尘听闻娘娘二字,脑海里首先浮现了柸染那张脸。

  “哪里,有劳你们才是。这几日就烦劳慕姑娘了。”皇后微微欠身行了礼。

  慕轻尘作揖回了礼,再看白苏慕只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带着黎澈风轻云淡的转身出门了。

  好吧,果然人和人的差距真的是大到想不到。

  慕轻尘对着皇后歉意的笑笑,连忙去追白苏慕。

  “你怎么就答应她了?你都没办法我有什么办法?你故意折腾我吗?”慕轻尘追上前去没好气的问道。

  “我这是在帮你。”白苏慕头也不回淡淡念了一句。

  呵,你帮我?你不变着法的害我就不错了。

  “回去和你解释。这里人多眼杂。还有,在这么大呼小叫的,回去之后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了喂狐狸。”白苏慕晃着手中的折扇,十分悠闲自在。

  “...”

  跟着侍从回了皇后安排的别院,白苏慕示意轻尘进来,然后砰的把门关上,连同黎澈一起关在了门外。

  “你这是干嘛?”慕轻尘警惕的看着他。

  “你思想能不能正常点?”白苏慕坐到椅子上,“我知道你是九天玄女之后,你的血,可以救这个病秧子皇帝。”

  “什么玄女?”

  白苏慕眯起眼睛看着她,“要不你回去找你师父再修炼几年?算了,照你这样修炼几年都一样。依我看你还是重新投个胎吧。”

  慕轻尘瞪他一眼,他怎么知道九天玄女的事?难不成他知道她的身份了?

  慕轻尘将心中所想问了出来,白苏慕扶额答到,“你颈上的梨花图案已经说明了一切,这还用我猜吗?”

  慕轻尘又问,他什么时候看见她颈上的梨花了?她一向穿高领的对襟里衫来遮掩颈部的图案,他怎么就看见了?

  白苏慕抬起头,像极了柸染的笑看的慕轻尘毛骨悚然,别有深意的答道,“当然是那晚了。”

  慕轻尘抄起旁边塌上的枕头砸了过去,“你偷看我睡觉!”

  枕头从白苏慕脸上滑下,露出了那张黑的难看的脸,“我对偷看你睡觉这种恶俗的事情没兴趣。”

  扔了枕头后,慕轻尘霎时想起应该就是她把白苏慕灌醉的那天,应该是她倒在他怀里时被看到的,于是又一次吼了起来,“好啊你,当初占我便宜原来是在看我领口的印记!”慕轻尘说着将剩下的一个枕头也扔了过去。

  这回白苏慕稳稳接住了枕头,“所以你现在是在气我没有真心占你便宜?”

  “...”

  “好了,说正事。”白苏慕将枕头放到一边,示意慕轻尘坐过来,“你不是要找清欢么,这皇后有个通鉴水镜,找人十分容易。你可以拿救皇上这事和她交换条件,让她帮你找清欢。”

  慕轻尘一瞬间很想感动一番,但又觉得不对,于是问道,“为什么帮我?”

  “呵,我就是个顺水人情,帮了你也帮了皇后,我不用出力,你和她却都要欠我人情,这成人之美的事情自是不干白不干。”

  老奸巨猾。真的是人心叵测,世事险恶。

  “你为什么总是防着黎澈的感觉?防着他为何还要把他安排到身边?”慕轻尘终于把困惑许多天的问题问了出来。

  “我是在提防着他。因为我不相信任何一个不求回报帮助我的人。”白苏慕摇着折扇,微微笑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