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青梅竹马是绝配

青梅竹马是绝配

贰世情缘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7-03-10上架
  • 11234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 自古相亲难成双

青梅竹马是绝配 贰世情缘 4064 2017-03-10 09:52:48

    当我推开门踩着高跟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外跑时,正碰到林溪从外间回来。这个厨艺一流的妖孽显然是刚刚逛完菜市场,手里拎着各色的新鲜果蔬。明明是寻常的居家打扮,却偏偏显得非同一般。是的,非同一般,不是*凡胎的凡夫俗子,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上仙客,而是邪魅惑人的林间妖孽。我侧过脸来,眯了眯眼,适应了这略显强烈的光线后就又迈开步跑了起来。  

  “咦,今天这副打扮……你是要去表演杂技吗?”林溪一把抓住我的左臂,一双桃花眼里,满满的,都是促狭的笑意。  

  “你还杂技表演呢!”我翻了个白眼,伸手去拍他落在我手臂上的手,“快放开,我马上就要迟到了。”  

  “什么事这么急?”胳膊上的重量忽而离去,我看到他身子微微向后倾斜,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看着我问,“今天是端午节,法定节假日,怎么,你还得去带孩子?”  

  “去带孩子用得着这样吗?”我指指我这身打扮,用看白痴的眼光白了他一眼。  

  “说的也是,”他笑出声来,“你这个样子,出去不得把孩子们吓死。”  

  “你!”我正想咬牙切齿,转念一想不能坏了这一身美好形象,只好把心头的怒火忍下去,换上一副明媚的表情看着他。  

  “你……干嘛?”他怔了一下,脸上的表情颇有些奇怪,一副被吓到了的样子。  

  我从来不知道我这样做会有这么强大的威力,但如果只要这样便能让这个巧舌如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妖孽变得吞吞吐吐、噤若寒蝉,我不介意多做几次。  

  于是我又冲他一笑。我想,如果我能看到自己的话,一定会被自己的笑给魅惑到,那该是怎样一个倾城倾国、颠倒众生的笑啊!  

  “你要是想哭就哭,别这样虐待自己,”一个声音把我从自己的美好臆想中唤醒,“这种要笑不笑、要哭不哭的样子真的很丑。”  

  于是我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差点真要哭了。  

  “我这个样子,真的很丑吗?”我一边问着,一边从包包里翻着镜子。虽然我很少如此庄重地装扮自己,但好歹今天也是经过挑挑拣拣、修修改改大半天这才出门的,尽管我对自己的手艺也的确没什么信心,不过,至少,没有很丑吧?  

  我还没来得及看一看自己究竟是怎样的姿容,就听到妈妈带着无奈的声音从我头顶上方传来,十足的催促,“一一,你怎么还没走?”  

  于是我突然反应过来我原来便是一个即将迟到的人,再说几句话,也许就成了已经迟到的人了。  

  再顾不得照什么镜子,我匆忙把镜子放回包中便要往外跑。  

  林溪依旧追问我要去干什么,“相——”我深呼一口气,幸好没说出来。“听你的话,去表演杂技啊!”  

  我终于成功地摆脱了这个妖孽,一个人扬长而去。  

  坐在计程车里,我忍不住又从包包里拿出镜子来审视着自己。如果我的审美观没有问题的话,我长得应该不丑,鹅蛋脸,玲珑鼻,眼睛虽然不大,好在清亮有神。况且人常说,“一白遮百丑,一胖毁所有”,而我刚好不胖而且挺白,至少肯定不能算丑。想到这些,我微微放下心来。  

  世人皆看皮相,我也不免落入窠臼。听唐糖说这个相亲对象长得很美,为了不让自己被比下去,我早上六点便开始起床化妆,也许是我太紧张,化了卸,卸了化,却不料几次三番下来,我累得半死、心力交瘁,倒一次比一次化得难看。现实总在一次又一次地告诉我,付出与收获并不不总是成对等,而“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却往往是真的。  

  我努力的结果就是我马上就要迟到了,这是我第一次相亲,更是第一次替人相亲。据说对方是一个外科医生,温文尔雅,却掌握生杀大权,日日与阎王爷抢命。我对这种人总是怀着崇高的敬意,要知道,他能把手术刀使得出神入化,而我连菜刀都掌握不好。他能把手术台上的人剖切缝合、让他们起死回生,我却连只鸡都不敢杀。当然,救死与杀生,这两者之间有着质的区别。  

  我正忐忑不安,手机铃声便突然催魂似的响了起来。我接起来,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听到唐糖得意的笑声,“一一,把握住机会哦。我爸说这个孟焕的家世很不错,教养应该也不差,喜欢就赶紧收了。”  

  孟焕……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梦幻,我点点头,“好。”  

  “一一你是不是紧张?”唐糖的声音略微一顿,似是迟疑了一下,这才神秘兮兮地说道,“我实话告诉你吧!其实这个孟焕不是我原来要相亲的对象,我原来要相亲的那个人他……他出了点意外。不过你放心,照我说,这才叫缘分呢!你替我,孟焕替他,也许是……”  

  我只觉得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车窗外的世界顿时玄幻了起来。吞了口口水,我才渐渐听到自己的声音,“出了什么意外?那这个孟焕……他是……”  

  “他……听说一表人才,相貌堂堂,就是……就是年近三十都没有谈过恋爱,现在十分‘恨娶’。”  

  计程车停下的时候,我看了眼手表,距离我们约定的时间已超出三分钟。我捏着拳头,做了三个深呼吸。也许没谈过恋爱也不是什么坏事,反正我也没谈过,两个人正好可以谈谈。  

  “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我走过去,尽量让自己表现得不那么紧张。“我是程一一。”  

  “程小姐您好,请坐。”他非常绅士地站起身来,为我拉开凳子,“要喝点什么吗?”  

  看到他俊美的侧脸,我微微一怔,片刻便反应过来,笑道,“谢谢,一杯白开水就可以。”  

  他转头向侍者吩咐,而后便一直低着头,仿佛在沉思什么。我想也许他也害羞,也便不放在心上,只是趁机打量着他。方才进来时惊鸿一瞥,只觉得这人格外的白,现下离得近了,看得仔细了,才觉得这人长得十分的好看,脸上一笔一画俱像是刀凿斧刻一般,格外的有型。  

  我正打量得起劲,猛然间见他抬头,笑着问我,“程小姐是幼儿园老师?”  

  他的笑容十分璀璨,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愈发显得唇红齿白。我只觉得被他的笑容晃花了眼,一边迷迷糊糊地点头,一边在心里暗自纳闷,这么好看的人,怎么会年近三十了都没有谈过恋爱?  

  “对另一半的要求怎么样?比如说,工资?家世?长相?”他问,声音清润,让人听了很舒坦。  

  这个问题有些难以回答,我想来想去,总结了一下,“嗯……差不多就行吧。”  

  这个好看的男人点了点头,眉目间虽然含着笑,却分明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不过将将抿了口水,便听到他郑重其事的声音,“我想下个月就结婚,你看可以吗?”  

  “啊?”我发现这个世界愈发玄幻了起来,这个好看的男人要跟我结婚,可他除了我叫程一一,是个幼师之外,对我一无所知。但他竟然就这样要和我结婚!  

  我喝了一大口水,略微压了压惊,然后放下水杯抬眼看他,以给幼儿园小朋友讲道理的方式诱导他,“孟先生啊,你看,我们是不是得先了解了解彼此再……”  

  “先结婚再了解也是一样的,”他打断我的话,似乎正要跟我理论一番,侍者却就在这时上了饭菜,隐约中我仿佛听到他说,“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都是这么过来的,相信我们也可以。”  

  我可以好不夸张毫不羞赧地说,我是一个天字号大吃货,但是那一顿饭我却吃的味同嚼蜡,看着那满桌子的山珍海味只觉得头晕目眩。我在底下使劲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得差点尖叫起来。既然不是做梦,那么我想,我今天可能走错了地方,而且很可能是穿越了。  

  对方再说什么,我一概没有听懂。我只知道,眼前这个恋爱史跟我一样空白的人想要跟我结婚,以结婚为目的的结婚,不涉及一丝情爱的结婚。我是想来跟他谈恋爱的,但他竟然想等结了婚之后再谈。他想跟我结婚!  

  来的路上,唐糖跟我说这个孟焕恨娶,我以为不过跟我恨嫁一样,都是以思春为前提。没想到他竟是这样的恨娶。我……我最怕冲动消费,买起来容易,等想退货却总会格外的艰难。  

  心里略微有了主意,我便觉底气足了许多,清了清嗓子,我微笑着开口,“孟先生,我想我们可以试着相处一段时间再做决定,不然万一结了婚之后发现两人不合适,岂不是麻烦?”  

  我自认我这话说得清楚而又得体,可是孟焕却是意味深长地看着我,郑重承诺,“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提离婚的。”  

  眼前的男人很好看,我差点被他迷了眼。可是越是好看的男人越是危险,更何况这个男人二话不说斩钉截铁地就要与我结婚,常言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总觉得他图谋不轨。  

  更何况,他如何能保证自己绝对不会提离婚?除非他是……  

  这想法一冒出尖来便如雨后春笋一般疯狂地生长起来。便如智子疑邻一般,无论他再说什么,再做什么,我都觉得处处透着浓浓的gay的味道。  

  我并不能肯定自己的猜想正确,却是宁可错杀一百,不能放过一个。哪怕我的猜测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是真的,那我也要离他远远的,同妻的生活在我看来如同人间炼狱,我不敢冒这个险。  

  可是该怎么拒绝他呢?我低眉颔首,看着自己的汤匙在泛着油光的汤里划出一道道涟漪,心里愈发乱得很。  

  我的电话便在这时适时响起,我从来没有哪次像今天这样感激林溪的电话,稀疏平常的铃声竟宛若天籁之音,连屏幕上一闪一闪的“妖孽”二字也闪出了观世音的光芒。我如蒙大赦地站起身来,面上却不敢表现得过于明显,歉意地朝他欠了欠身,才道,“不好意思啊,我出去接个电话。”  

  刚将手机放到耳侧,林溪的声音便传了出来,他的声音浸透着一股魔力,简直要把我吸进去。“程二,来我家吃粽子吧!我妈刚包了你最爱吃的蜜饯粽子,说一定要你来吃。”  

  “林溪,”我悄悄往孟焕的方向瞧了瞧,不自觉地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你方便来接我吗?现在。”  

  “不方便。”若是我没有听错,电话那头的声音略有些阴阳怪气。但是我却没有心思去琢磨他这是怎么了,只看着远处的孟焕出神。远远看着,窗边的那个人似乎愈发的白净俊美了,我暗自叹了口气,这么好看的人,年近三十,从未谈过恋爱,如此急切地需要一场婚姻,真的很像是个gay啊。心里这样想着,不由便嘟囔出声,“真是流年不利,第一次相亲竟然就相了一个gay……”  

  “什么?”电话里突然穿出声音,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我说……嗯,我现在特别想吃阿姨包的粽子。”我回过神来,“你刚说方不方便来着?”  

  “你等着,我马上到!”  

  林溪的话虽然简短,却像是一个定心丸一般让我安下心来。我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去给手机定了一个闹钟,设置了与来电铃声同样的铃声。这才有模有样地走了进去。  

  “那个……对不起啊,我家里临时有急事,我哥马上来接我。”我摇了摇手中的手机,尽量表现得满是歉意。话音刚落,我便想起来,我好像忘记告诉林溪我在哪里了。  

  “那……”他唇畔噙着笑,依旧目光灼灼地将我望着。  

  我向来不懂得如何拒绝别人,此刻也不敢跟他对视,只好低下头来,抠着自己的手指轻声道,“不好意思啊,我觉得……也许我们不太合适。”  

  “怎么会呢?”他身子微微前倾,脸上的笑容不减,分明有很多话要说。而我的手机就在这时突然响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