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夫君,我会蛊术哟

第二章:战争

夫君,我会蛊术哟 致陌陌i 2066 2016-05-06 16:14:18

    纳墨言走进帐篷看着这眼前的一切,她梦寐以求的星象仪器,师傅以前不给她看得书,现在都是她的,她坐在前合萨的床边,摸着床板上的印记,古老的星象文,上面刻着“我咒你不得好死”至于他为什么不刻蛮荒文?  

  谁也不知道.“这老头,死了还要咒我,你以为你有多大能耐,不然会死在我手里?”墨言轻笑,师傅本来就不乐意他的徒弟比他更早的认知了解了控天之术,他的脸上挂不住,一心想要弄死墨言,可墨言也不是好惹的,  

  从西域弄来了蛇蝎草,混在每日吃食当中,常人吃并无大碍,还可以清热解毒,但对于他师傅这个从小被家里隔壁老太下了蛊的人,之前被他自己压制下来,可肚子里的虫子见到清热解毒的东西就躁动不安,上蹿下跳的,  

  不久之后就蛊虫发作身亡了,她仿造师傅的笔记写了大合萨传位书,又加上她是和师傅走的最近的徒弟,自然而然就让大汗相信了。  

  “大合萨?”小小的世子掀开帐篷,看着墨言,轻声唤到,墨言一看是世子,走过去蹲下来看着他说:“你怎么来找我了呀?以南?”墨言和世子一向交好,看着苏以南温和的说道,“大合萨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苏以南一本正经的小脸惹笑了平常不苟言笑墨言,“好好好,来来坐下说,什么大事情啊?”墨言一边说着一边朝旁边的木凳边走,苏以南一坐下就开口了:“我想找大合萨帮个忙,今天早晨大汗之所以这么着急让你传位,是因为今早有战报书,华族向我们宣战了!”  

  宣战吗?终于到了吗?墨言心里想着,“大合萨,可不可以故意算错星象输掉这场战争?我知道这很无理,但是求你了!”墨言一惊,看着眼前的只有七八岁的小世子,不由惊讶:“为什么?”墨言脱口而出,难道他和自己一样吗,可是他不是从小生活在蛮荒吗?“我想让那带兵的三哥气焰小一点,他老是针对我。”看着眼前小小年纪的世子眼含泪水的样子,心中不由软了,“我会尽力的。”世子不可思议地看着大合萨,就这么简单?“你先回去吧,我知道了。”  

  送走了世子,墨言坐了下来,看着自己手上与其他样式截然不同的手链,抚摸着上面镶嵌的玉,不由出神。娘你想我吗,我现在足够勇气回来了,来惩罚当时那些容不得我的恶人。  

  走出帐篷外的苏以南一改眼含泪水的样子,小脸紧绷,“她同意了吗”一旁的军师淡定地问道,“楼焱,她同意了。”“什么同意了?就这么简单?”一旁淡定的军师楼焱这时候却不自在,“她提什么要求没有?”“没有。”“奇怪......这女子这么好摆平?我还是不太相信,我要亲自我问问。”“好了,别去了,我和她也相识不短了,她向来言出必行。我们走吧。”苏以南拖着军师向自己帐篷走去  

  “哟哟哟,这不是我的世子弟弟吗,带着军师去哪里啊。”负责管理军队苏以南短三哥苏以武开口说道,这个名字可能就代表着他的武力吧,“三哥,我回帐篷去。”苏以南抬起头直视苏以武的眼睛,“哟我这弟弟越来越厉害了,以前见到我还哆嗦现在都看正视我了,这是我的好弟弟啊。”说着用力向苏以南肩膀上拍去,世子想还手,可是被军师牢牢的抓住,低唤一声“忍”。苏以南冷静下来,不和自己的哥哥计较,直接走进自己的帐篷。  

  “这小屁孩厉害不少啊,大汗最近身体也不好,尽快处理掉他,这样我就可以继位大汗了。”“好的将军。”  

  身边的黑衣女子应道。“白天派出去的兵回来了吗?跟她说的一样吗?”“兵都回来了,的确是一个大陨石撞在了羽族的粮草库上,粮草库全部起火,  

  现在他们都已撤回在边疆的小军队,回他们的部落去了。”“这新晋大合萨能力不错啊,要是能为我们所用,定将助我们一臂之力啊。我这弱不禁风的弟弟和这大合萨走的近啊,得想个办法啊。  

  ”说罢,进入了沉思,不一会三将军哈哈大笑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妙计。  

  苏以南回到自己的帐篷,气呼呼的在书案边坐下,“他懂什么?他心心念念的大汗之位我才不稀罕呢。”这句话出自一个仅仅七八岁道小屁孩之口,“世子,我们还是要一步步来,现在暴露身份,岂不是功亏一篑?”楼焱叹口了口气说到,“你体内的力量再强大就你自己一个人也没多大的用处,我们还是先一个个来解决吧。”苏以南看着自己手掌心的纹路,一小片紫色的羽毛栩栩如生,好像就是真实存在的,可是触摸上去就只是皮肤罢了,这只有在自己极度生气或者是有坏情绪时产生,他之前不知道这是什么,直到遇到了军师和大合萨。才知道这是天子骄子的印记,一万代大汗中只出一个,这位用这股力量和智慧必将干出惊天动地道事业,而这个事业在苏以南的眼中,就是称霸中原。但他不知道即使最后他完成了他的心愿,但心中反而是空空的。  

  转眼傍晚的彩霞慢慢铺满整个天边,墨言坐在案边,把玩着那些前合萨留下的宝贝,大多数东西玩起来还是得心应手,可这角落里的一件庞然大物,却将墨言难到了,一个球形体,当中又有许许多多的线把球体分隔开来,这样的线有数十条,球体下面是简易支架把它支撑起来,这样的庞然大物用来观测天象?上头积了不少灰,看样子自己的师傅也是没参悟出来,这都是老祖宗留下,或者是前几代大合萨去收集起来的,总是有用的,墨言站在那架仪器旁边出神  

  “大合萨,大汗有请奉晚宴。”跑腿的小兵在帐篷外说到,听到这句话,墨言便不再专心研究神器,想起了今早世子说的话,总是要面对的,“知道了。”墨言回一句,便转身出了帐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