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琅华传

琅华传

庄如意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5-08-29上架
  • 9435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二章

琅华传 庄如意 1841 2015-08-29 11:41:30

    谢府门外,中门大开。  

  谢束和嫡妻陈氏扶着老夫人宋氏等在门外,身后站着一个低眉顺眼的妇人,正是谢琅华的生母青姨娘。原本作为妾室  

  谢束和谢家男人在堂外顿住脚步,只留下宋氏、陈氏和青姨娘、谢瑾华进来。男女有别,即使是亲人。  

  又说了一会儿话,才散去。谢琅华跟着宫中来的张嬷嬷回到自己房间。  

  张嬷嬷将大堂的两位小主的应对都看在眼里,心中对于伺候着不出色也不聪明,胆子还小的小主十分不喜。  

  “小主且歇息,奴婢去张罗晚点。”  

  谢琅华的声音细小纤弱,“有劳嬷嬷了。”  

  用完晚点,正要入睡。忽有丫环通报,青姨娘求见。  

  谢琅华当下兴奋的站起来,张嬷嬷皱眉:“小主!”  

  谢琅华连忙坐了下来,微咳了一声掩饰,“请青姨娘进来吧。”张嬷嬷是宫中人,哪里不明白这番情况。虽然不喜欢谢琅华,但是她还是要给个方便的。于是行了一礼,便退了下去。  

  “奴婢给小主请安!”  

  谢琅华到窗下确认没有人在偷听后,才搀扶起青姨娘,“娘,这里又没有人,你何必给女儿行大礼呢!”  

  青姨娘眸中有雪白的泪花沁出,“你此番进宫,是为天子妇。一行一动,不可有失皇家体统。更要切记凡事思虑周全,打点妥当。她们只道你胆小如鼠,我这做娘的心里明白,你素来是个有主意的孩子。”  

  青姨娘泪眼婆娑,“没有足够的实力,千万不能肖想不能要的东西。不要担心我,你在宫里过得好,我和你五弟才能放心。以后,元明终究是要靠着你这个姐姐的。”  

  谢琅华伸手轻轻擦去青姨娘脸上的泪水,“娘,你放心。但凡以后我有的,必不会少了五弟和娘的。”  

  青姨娘摸出一个布包,递给谢琅华,“家里的资源已是给了你二姐,这些虽然不多,也是为娘的一番心意。你从小藏拙,是为娘的没本事。我一介身份低微之人,你不要想着我。进了宫,皇上就是你的天。”见谢琅华含泪应了声,青姨娘才走了出去。  

  今朝十五,皇帝楼伽若歇在昭凤殿。  

  递给杨皇后一个册子,打开一看,竟然是白天选出八位秀女的分位。一一瞧下去,杨皇后有些惊讶。  

  “陛下,这燕妹妹……”  

  灯光的余晖如流觞轻轻倾落在楼伽若身上,勾勒出明黄色的光晕,朦朦的:“平亲王府既然送进来,也不好落了面子。”  

  杨皇后笑的自矜,又摸过谢琅华后面的“良媛”二字,“这谢妹妹原是庶女,位份是不是有一点高了?”  

  “今日母后对她很是欣赏,且当是宽母后的心。等到进了宫,就让她搬到离母后最近的荔香榭,也方便照顾母后。”  

  杨皇后微微放心,“皇上考虑的很是周到,臣妾听皇上的。”左不过一个庶女,难以威胁到自己的位置。嫡女没有庶女位份高,这姐妹相争,看来是一定的了。要防的反倒是高位的燕箬和李姝音,这才是她的对手。[作者君1]  

  第七日,一个小太监来宣读圣旨。谢璎华忙忙拉着谢琅华跪下,院子里的人都跪在下首。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礼部侍郎谢束之四女,持躬淑慎,赋性安和,端庄矜美,兹仰承皇太后慈谕,以册印封尔为正六品良媛,于四月二十二日入宫,钦哉。”  

  谢琅华双手接过圣旨,“嫔妾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太监向着谢琅华一拱手,“恭喜谢良媛!”张嬷嬷扶起谢琅华,身后的小丫鬟连忙塞了个荷包给小太监。  

  谢璎华被封为正八品舞涓。  

  院中众人尚跪在地上,叩头道:“微臣(臣妇)拜见谢良媛、谢舞涓。”  

  这一次谢璎华没有说话,并且她站在谢琅华身后。谢琅华连忙叫起,众人方才起身。  

  一时竟无人说话,谢束看向静默的老夫人。老夫人点点头,他便带着男丁退下,两位嬷嬷见状,也连忙告退。现在身份已定,可说不准以后是凤凰还是乌鸦,她们可开罪不起。  

  “宫苑深深,行差一步,便是万劫不复。你们两姐妹在宫中要多加照应。琅华,你平日里最是胆小,这次侥幸得了高位,不可娇蛮,凡事要和你二姐姐有商有量。”  

  谢琅华微微垂着头,脸上的表情雾蒙蒙的,叫人难以辨清。  

  “琅华,你若是乖乖听话,我让你母亲成为二夫人。”陈氏眼光微闪。  

  谢琅华抬起头来,眼中是漫天铺地的欣喜,“母亲放心,琅华一定听二姐姐的。”老夫人拿出两个盒子,两姐妹一人一个。  

  这次一共入选十八位秀女,燕箬被封为正四品容华,赐号“安”。李姝音封为芬仪,没有封号。有三位贵人,两位美人,三名舞涓,四名常在。以及三名娘子和一名良娣,只有两人有封号。其中陈萝是瑛良娣,姜舒眉是瑜娘子。  

  众人跪在大堂,这次两人并没有进去,而是径直走出府外。谢琅华扶着自小便服侍她的茯苓,上了宫轿。  

  最后,回望大门处笔力遒劲的两个金字“谢府”,忽然很深很深的扬起一个笑容,到了最后,几乎要落下泪来。  

  身后,鼓乐声响彻云霄。  

  她的人生已经走向与以往不同的路,更加曲折,更加需要她承受着满路的花香和荒芜。大楚皇宫,这是她另一段人生的开始,也是归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