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绝世太子妃

第二十八章 生辰之日,拿命之时?

倾城绝世太子妃 夕月雪樱 2573 2016-03-04 23:02:10

    自从蓝琴琴驱逐三大帝国的人离开已经有五天了,蓝琴琴也依自己当日所言,布下阵法,三大帝国和魔族之人皆不可进入。  

  大抵是魔族以为三大帝国失去了蓝琴琴的保护,再次开始肆意妄为,但也没敢去蓝琴琴的地盘,蓝琴琴那日的屠杀,对魔族来说…可是一个噩梦啊!  

  冰封之国的内部安详和平,然而外面的三大帝国和魔族可就不太太平了。  

  蓝琴琴看着窗外樱花飞舞的美景,望着那颗开得最茂盛的白樱…四周便是蓝琴琴之前在琉璃之国的府邸里所种下白樱,蓝琴琴将它们带回凤鸣阁,陪着这棵关于她母亲和那个守护了她母亲一生的男子。  

  一生只有一次,希望你不会对自己所做过的事情也后悔,好吗?  

  幽淡淡的开口:“你真的不打算去帮他们?”  

  “帮了…又如何?不帮,又如何?”  

  “对了,哥哥的生辰就是今日,你去将我屋里那顶绣品拿来,还有一点没有绣完。”  

  “好。”  

  幽不在说些什么,静静的往屋里走去。  

  他的目光瞄到了床上的一个荷包,苦笑一声变了神色,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将那绣品拿给蓝琴琴。  

  此时的蓝琴琴,很乱…所以,没有注意到幽的异样。  

  幽就静静陪着蓝琴琴,他们站在一起,郎才女貌,宛若一对夫妻。  

  —魔族大殿—  

  钟离音殇挥了挥手,隐去了水中浮现出来的画面,俊脸上拂过一丝冷意。  

  “你确定,这一世…当真是她?”  

  “属下确定,属下特地找了这一世替了她十几年的女子。”  

  “你退下吧。”  

  钟离音殇神情多了几分激动!“沫儿,若真是你,也不枉孤等了九世!”  

  —皇宫—  

  蓝琴琴叉着腰,仔细的让人布置着宫殿,今日是哥哥生辰,怎么可以不认真一点?  

  幽和其他五只龙,上蹿下跳,为了这个生辰宴会,他们可是忙里忙外的。  

  白姬和魅姬正在和一群宫女仔细的打扫着整个皇宫,还把蓝琴琴许久没有碰过的琴,拿了出来。  

  听说自幼蓝子衿就给蓝琴琴买了琴,可当初的她什么都不会,还像个野孩子似得,整天那里跑跑,这里跑跑,在蓝子衿的强硬逼迫之下才写了些许。  

  蓝琴琴抚着琴,谈了几个音。  

  “这琴…不错。”  

  琴声清脆明亮,犹如黄鹂鸣啼。琴身白玉温和,适合女子弹奏。  

  蓝老夫人看着蓝琴琴如此的优秀,心中是十分的满意,却也带着疑惑,之前不守规矩,整天闹闹腾腾的小丫头是什么时候长大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能打得过魔族?  

  “唉……”蓝琴琴随着叹息声的方向寻去,看见了蓝老夫人,笑着走过去说道:“奶奶这是怎么了?在为什么事情闹心?”  

  “还不是因为你?”  

  蓝琴琴无辜的眨了眨自己的眸子,可怜兮兮的说道:“奶奶,琴琴是乖孩子,为什么奶奶要因为琴琴闹心呢?”  

  蓝老夫人摸了摸蓝琴琴头,呼了口气说道:“我是怕你会和你的母亲一样,嫁给了你父亲这么一个人。”  

  蓝琴琴靠在蓝老夫人的身上,沉住气说道:“奶奶放心,琴琴自有分寸,再说了,父亲只是心善而已,母亲的死…释怀好了。”  

  蓝老夫人静静的笑了笑,没想到一个小丫头片子,居然比自己还成熟。  

  一老一少静静的靠在一起,很快太阳落了下去,整个皇宫也被布置好了,整个皇宫喜喜乐乐、欢天喜地,宫外也是如此,蓝琴琴让白渝泠下旨,让全国今天愉快的玩一天。  

  蓝瑾瑜原本出门办事了,半天的时间,回来之后看到这么一幅景象,哭笑不得。  

  蓝琴琴见到自家哥哥回来了,直接扑了过去,兄妹俩都十分高兴。  

  蓝琴琴没有看到蓝子衿疑惑的问:“哥哥,爹爹呢?”  

  “他有些事情,所以还没有回来。”  

  “什么事情,比哥哥的生辰还要重要。”蓝琴琴不满的撅着小嘴,心里却是担惊受怕,她十分的担心,担心自己的预感会成真。  

  白姬从一旁冒出来,跪下说道:“主子,不好了!老爷出事了!”  

  “什么?!”全场的人都懵了,就连刚刚走过来的皇上白渝泠也愣了,蓝子衿…出事了?!  

  蓝琴琴愤怒的抓着白姬的衣领,愤恨的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姬抖了抖身子,主子这么愤怒的神情,她还是第一次见。  

  “主子…老爷他不知为何去了琉璃之国,中途回来的时候被魔族之人所伤,听说是咱们宫中的人串通了魔族…魅姬已经带着老爷在回来的路上了。”  

  蓝琴琴阴沉着脸色看着二王爷白洛和他的妻子公孙子晴和三王爷白穆。  

  “那么,是你们当中的谁呢?”  

  一旁的白姬退了下去,蓝琴琴的心思她怎么不明白。  

  白穆淡然的笑笑,他没做过的事情,干嘛要承认?  

  蓝琴琴的目光转向公孙子晴,淡淡的笑着,她越是这么笑,公孙子晴的心里越是没底。  

  她终究是忍受不了蓝琴琴的目光,开口大骂:“是我叫的,又如何?只不过是死了个驸马而已!本王妃的相公将来可是要继承帝国的。”  

  “第一,你有这样的勇气让本尊很佩服。第二,这帝国是你相公保下来吗?第三,这帝国本尊随时可以让它置于死地。第四,本尊的人你居然敢动,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蓝琴琴说完这些话,立刻笑脸盈盈的看向白渝泠。  

  “断手足,这样不过分吧?”  

  白渝泠愣了愣,淡淡的“嗯”了一声……  

  公孙子晴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白渝泠。他刚刚…答应了?!自己还需要照顾他的孙子呢?!按理说,她说的并没有错呀!!!  

  蓝琴琴淡然笑笑,回过身来对公孙子晴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无需理睬;人再犯我,斩草除根!”  

  随后,公孙子晴就被人脱了下去,还有她那毫不知情的相公白洛。  

  蓝琴琴将一旁的琴拿了起来,将一幅双面绣送到蓝瑾瑜的手里,淡淡说道:“哥哥,妹妹今日就不过你的生辰了。”  

  “等等!琴儿你要去干什么?!”  

  “妹妹无能,没能护着爹爹,既然如此!斩草除根!”  

  蓝瑾瑜静静的看着蓝琴琴离去…一旁的白渝泠终于开口说道:“这样仍由她去…真的好吗?”  

  蓝瑾瑜望着白渝泠嘲讽的说道:“她决定的事情,从没有人可以改变。再说了,她都自称本尊了,若是你的人再犯,这冰封之国恐怕也要撒手不管了,若不是因为母亲,我们是不会回来的,这里有对于她来说,最能怀念母亲的东西。”蓝瑾瑜走了。  

  白渝泠却愣了,他站在原地细细思量。  

  —三帝国连接处—  

  蓝琴琴嘴角划过一抹嗜血的微笑,身上气势磅礴,抱着一把琴,杀意凛凛。  

  魔族的那些人们不禁觉得头皮发麻,疯狂的逃散,想要离开蓝琴琴所在的区域。怎么可能这么容易?  

  他们就好像被定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害怕的神情,害怕眼前这个好似文文弱弱的女子,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  

  蓝琴琴淡然一笑,缓缓说道:“别怕,一曲就好了。”  

  动起来,像涓涓的小溪,流淌在山涧,溅出美丽而坦率的小花,不知疲倦地一路歌着。纯净时,会使你怀疑它是否果真经凡人之手,筝声紧,则若急雨敲阶,筝声缓则如细雨抚桐;张扬似朔风吹雪,舒展如微风拂柳。飘逸时,会使你仿佛看见霓裳仙子翩然起舞,舞着飞旋的衣袂与玄妙的身姿。  

  可惜如此曼妙的音乐,却是用来杀人的。  

  —本章完—

夕月雪樱

这周刚刚开学第二周,但是我真的心情非常不好。 新的学期,我觉得我更适合一个人。 学习态度也没有更正上来,麻烦各位现在先凑合看着。 勉勉强强只有两千多字,我实在是对不起大家。 我预计今年应该可以完结。 我想在今年学好美术,那样就可以画漫画版的给各位观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