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绝世太子妃

第二十一章 划分界限,三国危机?

倾城绝世太子妃 夕月雪樱 3937 2016-01-23 22:10:00

    蓝琴琴拿下风莫离的半壁江山之后,带着那一千人,浩浩荡荡回到了血莲宫,刚走进吟风阁就看见,祁少臣几人围着青青死不放开,就是为了问她为什么要去屠国的时候,蓝琴琴的嘴边扯起一抹讥讽的笑容。  

  淡然开口:“要问,为何不来问本宫?缠着本宫的侍女作甚?”说完,一个闪身来到青青身边,一阵掌风就把祁少臣等人弄开了。  

  蓝琴琴仔细看着青青,确定她没有事儿之后,才松了一口气,火熠然看着蓝琴琴这般防备有些伤心。  

  祁少臣走了出来,指了指蓝琴琴带来的一千人,说道:“琴琴?你当真是去屠国了?”  

  “自然是要的,还有本宫和你不熟,琴琴…岂是你能称呼的?”  

  “我……”  

  祁少臣哑口无言,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世家嫡子,因有异能才被重用,而她却是一国公主,身怀异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自己和她比起来,一个天,一个地罢了……  

  尹璃熙倒是没有了往常的小孩子脾气,一副严肃的样子,庄严说道:“凤琴公主,你可知……”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  

  “你是不是想说,现在正是魔族猖獗之时,我们四国必须同心协力,不能让他们钻了空,本宫此次屠城,已经严重危及到了四国之间的情谊?”  

  “你倒也是个明事理的主,那为何……?”  

  “本宫的人不能受半点伤害!四国之间的情谊又如何?本宫取走了他一半的江山,难不成他就东山不起了不成?本宫自己做的事情,自然有自己的分寸,何须你们这些小辈指指点点?尹少爷倒是第一次这么庄严,莫非之前在本宫面前的小孩子脾气都是装出来的不成!那还真的演绎精湛!”  

  蓝琴琴看着额上细汗的尹璃熙,眼里满是质疑。  

  蓝琴琴实在是不想和这些人多做什么纠缠了,转身让人把四位帝王都请来…自己坐在一旁的石椅上,就这么看着祁少臣一干人。  

  魅姬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主子,人已经请到了。”  

  蓝琴琴冷笑一声,这么快。  

  “叫他们进来吧。”  

  四位帝王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身上的威严自然是凡人不可比拟的,可是…这蓝琴琴,也不是寻常女子。  

  探寻的眼光看着他们,看着那张崭新的面孔,心中暗想:这应该就是云峰之国的帝王叶玄麟了。  

  风莫离看着蓝琴琴一脸的淡然,好像事情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似得,心里气得都快要昏厥过去了!脸上也是深色阴沉。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么就来谈谈界限的事情吧。”  

  “不知凤琴公主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风莫离脸色灰暗,看着蓝琴琴眼里满是恨意。  

  “自然是字面上的意思。”  

  白渝泠来到蓝琴琴的身边,低声说道:“琴儿,你这是要?”  

  “我想让四国划分界限,外公不介意的吧?”  

  “若是琴琴想做,朕自热是什么条件都答应的,可是眼下……”  

  “这样就好…外公把四国的合作协约拿出来。”  

  “好……”白渝泠没有丝毫犹豫,当即就将合作协约拿给蓝琴琴。  

  蓝琴琴一把火烧了…满不在意,好似刚才那个少东西的人,并不是自己一样。  

  白渝泠虽然是有些惊讶,但神色上还是没有半点变化,凌苍宇和叶玄麟都是一脸的惊恐,这凤琴公主是什么意思?  

  风莫离神色阴鸷,不爽二字都写在了脸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从此以后,冰封之国和另外三国再无关系,若是想要对付魔族,你们自个儿去便是了,关于冰封之国的魔族,本宫自己会去灭了的,不知各位有何异议?”  

  再淡定的人听到蓝琴琴这么说也淡定不了了!  

  风莫离厉声说道:“你一个姑娘家家懂些什么?如今魔族大势谁都可以见得!四国不联手如何打败魔族!况且国家大事怎么能让你一个女子来决定?”  

  “本宫说能救能!从此以后,冰封之国与其他三国再无关系,若是带人来犯,本宫定要灭了整个大陆!!!”  

  虽然只是个刚及笄一年多的女子,但是语气中的嚣张却是十分的有威慑力!  

  ”外公!青青!我们走!“  

  叶玄麟眉心紧皱,开口问道:“苍宇,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凌苍宇叹了口气:“琴琴的脾气我也算了解,她的东西都不许任何人去动,何况她的人?只怕她是真的怒了,眼下我们只能靠仅剩的力量去对付那些魔族了。”  

  “唉……今日之事谁都不许说出去。”  

  祁少臣等人只得乖乖回答道:“是……”  

  蓝琴琴又不是愚钝之人,其实他们能随随便便糊弄过去的?她若是不想做什么,便不会做什么。她的逆鳞,一旦触及,杀无赦!  

  风莫离留下了自个儿的小命,江山也没有尽数被夺去,这已经是蓝琴琴手下留情了……  

  —翌日—  

  也不知道是谁把消息传了出去,整个异世大陆瞬间谣言四起,都在议论四国不再合作的事情,唯有冰封之国与往日如常,因为他们知道凤琴公主会好好护着冰封之国,这个时候去嚼舌根子,岂不是对凤琴公主的不敬?  

  对蓝琴琴来说都无所谓,只不过是可以摆脱那些繁杂的琐事罢了……  

  安子澈和安子辰听到这些事情,都纷纷摇了摇头,他们是多么的希望自己是冰封之国的人,可是他们,一个是国师,一个是导师,又怎能到蓝琴琴的身边?与她的相遇,不过是因为孤云百墨罢了。  

  血莲宫里的每个人都心不在焉,也许是因为蓝琴琴的离开,这宫内倒也是冷清了许多。  

  蓝琴琴在冰封之国可所谓是活得逍遥自在,一会儿去找找蓝子衿,一会儿去找找蓝瑾瑜,一会儿插手国家大事,一会儿去太后那溜达溜达,一会儿跑出皇宫去京城内玩会儿。  

  日子久了,冰封之国全国上下都对这个小公主十分喜爱,没有人对她不敬。  

  那偷盗之事也日行减少,魔族若是来犯,蓝琴琴便是第一个杀出去的人,她不在使用当初灭国的那招音杀,因为——既然是仇人,为何不绝一些?音杀所耗时间又不只是那一点点,蓝琴琴自然是用的血莲鞭。  

  不过也不是到处都是这般惬意。  

  那破残不堪的白雪之国,每每民不聊生,战火四起,不少人想要移居到冰封之国,奈何——冰封之国不允许其他三国的人进城。  

  也就只有那些小国家的人可以进去避避灾罢了,每当有人想要混入人群到冰封之国的时候,都会被发现。  

  因为每个国家的国民,身上都有国家专属的印记,怎么会认不出来?  

  如今的白雪之国,可谓是苟延残喘罢了,当初余剩的五十多万精骑兵,如今也只剩下几千人罢了,就连祁少臣、尹璃熙、寒尉迟和火熠然四人前来助战也没有什么用,而蓝琴琴却是一人就灭了边地的那难缠的魔族,当风莫离知道三国是有多么的需要蓝琴琴之时,已经太晚了……  

  因为他的女儿,害了整个白雪之国,他此时想要生气倒也是生气不了,只因为人都已经死了,那不成挖坟么……  

  当风铃回国第二天就被人用毒害死,一命偿一命,至于那半壁江山,蓝琴琴不屑去拿,只不过是拿来给無下葬的罢了。  

  尹璃熙和祁少臣自从那场战争之后,身体就变得体弱多病,寻遍整个大陆的名医也没法医好。  

  只因为那病,并不单单只是会让他们变得体弱多病而已,搞不好哪天还会暴毙而死。他们知道蓝琴琴能让洛黎川医好他们,可惜蓝琴琴是个记仇的女子,杀了無这一点,无论过了多少年,都不会忘记的!  

  他们虽然不知道蓝琴琴为什么那么看重那只猫,但他们也知道,自己对蓝琴琴来说,什么都不是……  

  蓝琴琴走后,幽和玄清冥也回到了冰封之国,血莲宫里少了个神色冷清的俊美少年,少了群活泼的少年……  

  叶音哲也是因为这件事,整天郁郁寡欢,一次又一次的惹怒叶玄麟,这太子倒也是被废了。  

  到处都在传蓝琴琴是红颜祸水,祸害整个大陆,可偏偏当蓝琴琴出现的时候,他们又全部闭了嘴,蓝琴琴的确是长了一副倾城倾国的模样,又是第一才女,谁人不喜?又怎能说是红颜祸水?  

  曾经的四大帝国,如今变成了五大帝国。  

  之前一直只是个小国的沧澜国,不知从何而来的势力,将这个国家一举推进帝国的排名中,蓝琴琴不在意多了一个帝国,还是少了一个帝国,她只是觉得那股势力可能对自己不利而已,派人去查,回来的结果都是查不到。  

  “唉……”就算如今自己逍遥快活又如何?外面水深火热,她不是不知,当初气过了头,又怎么负了自己所说过的话,去帮他们?  

  她一向倔强,不管是谁都管不住她,这也是当初她提出要划清界线时,白渝泠不多去说话的原因。  

  倔强总会害死她的,一往如既的倔强,又能如何?  

  ————————————————————————————————————————————  

  “哦?她阻止了冰封之国和其他帝国之间的来往?”  

  “是……”  

  “没事,大概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开放的。”男子的眼里闪过一丝精明的光,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她!  

  那男子便是之前悄悄待在蓝琴琴身边的那位,若说是蓝琴琴是红颜祸水,那他便是那蓝颜,他们两个站在一起应该就是所谓天造地设的一对吧。  

  —几天后—  

  白雪之国被魔族灭国,五大帝国变为四大帝国,除了冰封之国和沧澜国,其他二帝国仍旧处于水深火热的状态……  

  ————————————福利——————————————  

  春花细雨丝丝绵,琼枝叶飘浓阴密。小园香径、独徘徊,几多余情,三月枕上、泪纷飞。  

  谁人华章,盛开纸上伤。一季花开,陌上香;一季悲怨,枕上伤。轻狂说与谁年华,沉醉哪阵清风下!我欲乘风江东去,奈何断桥不归舟,西风醉,几度痴人泪,难守望。  

  朝花夕拾酒中悲,世人皆感朝花美,我笑众生皆为尘;黄昏夕拾凄,几人懂。酒中花开悲中酒,生于此,何叹,逝去此,何憾。  

  小楼一夜听风雨,幽风裹细雨,淋湿了哪朝的古道凉亭;一曲长恨君王泪,又唱绝了哪朝的帝王悲。遥遥相望,隔江映上红,又寄来几缕春。凌落春花飞无数,百花随风香未尽,纵有残花香随絮,一枝斜横牵征衣,泪满夕阳殷勤留,那一襟幽怨,又将要向何处寄。  

  隔江独相望,疏影桃花香。看云,听水,谁将又在诗笺的文字中流浪,谁将又在诗行里放牧着荒芜的思想。水墨写意的宣纸上,又是谁人的妙笔描下了伊人的红妆。  

  三月的清风吹醒了眉梢上沉睡的惆怅,转眼又是一年春之伤,看柳絮漫天的飞翔,轻盈若蝶,转瞬便随着时光匆匆的消亡,剩下绿叶拂风,一丝青柳,一寸柔肠,任它花开花谢,片片,便皆成了伤。  

  小园香径,落满桃花香,这一季花香,又留在了谁人的旅途上,清月又照在谁人的瘦影上,几番风雨,送走春光,任细雨淋湿归鸿,鸿翅扇成帘上风,自古及今,多少离情与别恨,皆被写入唐诗与宋词中,悲情往事,要怎样才能写入我那不成韵的诗行。  

  看朱成前,碧心迷乱,放眼难觅旧衣冠,谁念江中帆。凝真凝幻,如梦如烟,独钓寒江。何人悲我不少年,塞外月光照冷湖面竹上霜,映寒了素笺上的春天!  

  暗香,浮动,恍如梦。一曲庐州月唱绝谁人指上忧伤的张扬,卷帘西风,吹醒谁人午夜漫延的思绪。  

  任少年轻狂,也再不复当年的风气,有情收起无情心,江山风月身相寄,浩荡烟雨漓江去,何世拜过残中月,忆时不负柳下约。

夕月雪樱

这一章来自下周一期末考还很不要命的给你们更新的樱樱。 (๑•̀ㅂ•́)و✧你看我这么勤奋就给我收藏呗~ ✧(≖ ◡ ≖✿)求推广~求入坑~求书评~求奖赏~各种求~ ค(TㅅT)因为下周一期末考没法更新别的了,再者说了,我的脑细胞也不够了,希望大家保佑我考试一定过,下周六见QAQ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