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绝世太子妃

第十八章 俯首称臣,羡煞旁人?

倾城绝世太子妃 夕月雪樱 4528 2016-01-09 19:14:26

    那犹如地震一般的感觉,逐渐消去,一旁高声尖叫的风铃也是停止了她那歌喉,蓝琴琴都怀疑是不是这家伙的尖叫声吓到了那些制造出这般地动山摇感觉的东西?  

  须臾片刻,那地震又来了,蓝琴琴双眼凝视前方,好像…有什么东西,向这儿跑来?  

  原本一片绿意葱葱的眼前,出现了一团黑影,向蓝琴琴一干人奔来,众人皆是进入备战状态,原本打算高声尖叫的风铃此时躲在凌天佑和凌白羽二人身后,一副害怕的模样,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并不害怕,她不过是想让自己能更接近凌白羽和凌天佑二人罢了。  

  “唰——”的一声,那团黑影听出来,风沙渐渐散去,这下子众人算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团黑影的真面目——是这万兽谷山上匿行踪迹多年的各种魔兽,不管是低阶、中阶、高阶,都是一应俱全,就连那唯有的几只神阶神兽都跑了出来。  

  风铃站了出来,一脸骄傲:“定是因为他们知道本公主要来了,才做出如此举动,惊吓各位真是对不住了。”众人颜汗,蓝琴琴更是无语,刚刚放声尖叫,躲在凌白羽和凌天佑身后的人是谁?  

  众兽嗤之以鼻,风铃的脸上有点儿挂不住,蓝琴琴讥笑道:“风铃妹妹倒是厉害,让这万兽如此轻蔑你,为何?”听到蓝琴琴这么说,风铃有点怒意,的确,她的国家是排行第四的最低阶帝国,而眼前这位凤琴公主,却是第二帝国里最受宠的公主,怎会不及自己?恐怕是自己不如她吧……  

  风铃十分不自然的笑道:“妹妹只是开个玩笑,姐姐何须当真?”蓝琴琴不去理会,看着这眼前的万兽们,威严气场无故散发,吓坏了那低中高阶的魔兽,就连那神阶的神兽都有了些压力。蓝琴琴不语,就这么静静凝望,众人都感觉到身上有一股压力,也就是在这时——赫连明轩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  

  蓝琴琴笑道:“赫连明轩?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赫连明轩一脸的痞子相:“本公子是你的兽宠,自热是从你的精神空间里冒出来的喽,再说了,只要没有主人的限制,我们都可以随时出来玩的~”  

  “是吗?你出来的倒正好,给本宫解释一下,这万兽谷的魔兽怎么都跑到本宫这儿了?”  

  赫连明轩看着蓝琴琴身旁的万兽,讽刺的笑笑。  

  “这万兽谷是魔兽是感受到了你身上的灵力充沛,有助于他们的修行,才跑出来的,还有女人你是不是会炼丹?”  

  蓝琴琴低头沉思:“本宫是紫阶炼丹师,怎么了?”  

  (樱:炼丹师分五阶:青阶、白阶、黄阶、红阶、紫阶,紫阶属于最高阶级,紫阶炼丹师也被称之为可遇不可求的神人,紫阶炼丹师炼制出的丹药,凡人吃了,可以增长修为,提升五个阶级,低、中阶魔兽吃了,可以直接步入高阶阶段,高阶的魔兽吃了可以步入神阶阶段,神阶神兽可以化羽成仙。)  

  赫连明轩笑道:“你说呢?”  

  蓝琴琴看着那万兽都盯着自己的腰包看,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原来这万兽谷的众魔兽是许久没有见过像蓝琴琴这样既灵力充沛,又是直接炼丹师的人了,所以才纷纷吸引而出。  

  众人都用一种十分羡慕的眼光看着蓝琴琴,蓝琴琴不去理会就静静的看着幽把赫连明轩提起来,跟提小鸡一样容易,抓到一旁说话去了。看着,这两人真的认识呢…啧,看着得好好审问一二了。  

  过了一会,一只跟小狗长得极为相似的魔兽走了出来,蹭了蹭蓝琴琴的腿,蓝琴琴眯了眯眼,自己可不是善人,更何况诸多动物里,蓝琴琴最讨厌的就是狗类。  

  蓝琴琴冷笑一声,小手一挥,白绫一现,亦是灭了数只魔兽,低阶、中阶、高阶都有,神阶的神兽都在后边,才免一死,不过也都纷纷受了伤。蓝琴琴这一举动,无疑是让众魔兽开始慌张起来了,也让蓝琴琴身后的一干人吓了一跳。  

  蓝琴琴冷冷的开口:“被我身上的灵气所吸引了?那我岂不是还得谢谢你们,免了我进山去找寻你们?”众兽听蓝琴琴讲到这里,眼里放出贪婪的光芒,因为他们以为,蓝琴琴要挑他们当自己的魔兽。  

  “不过——可不是我要找你们。”蓝琴琴这一句话,就犹如给了你一点儿希望,再活生生的打破你的幻想。  

  蓝琴琴满脸笑意的看着那群失望的魔兽们,转过身来,大喊一声:“喂!我都给你们摆平了,还不快去挑!”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蓝琴琴这是替他们做打算啊,各个心情愉悦的挑着,也正是在他们挑的同时,神阶的神兽和高阶的魔兽们摇摇头回了自己的地盘,火熠然他们也很自觉就只是挑了几只中阶的魔兽,唯有那风铃,挑了两只低阶的魔兽,她本来也想跳中阶的,可是人家理都不理她。  

  (樱:挑选完魔兽之后,必须双方都同意才能缔结契约,若是单方面强行,那人就会被暴走的魔兽五马分尸。)  

  蓝琴琴看那一群人都挑好了与自己合拍的魔兽,就带着他们回了血莲宫,一路上那风铃唠唠叨叨,蓝琴琴青筋暴起,才把她吓得不敢言语半分。  

  —血莲宫—  

  安子澈和安子辰满意的看着众人身边的魔兽,到蓝琴琴身边的时候,微微停顿了下。  

  安子澈说道:“琴儿,你的魔兽呢?”  

  蓝琴琴轻笑,对一旁的幽说罢:“让他们出来吧。”  

  幽点了点头,拿出一把玉箫,淡淡的吹了几声,赫连明轩五人就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玄清冥喘了喘气:“大哥,你找我们有什么事?”  

  “都给我现原形。”  

  “哦…哦。”玄清冥有点儿迷糊,不知道幽为何让他们现出原形,不过还是乖乖现了原形……  

  顷刻间,之间天空之中无端有了五条颜色不一的龙,幽也现出五彩金凤鸟原形,径直飞入空中,那场景,亦是十分壮观。  

  风铃痴痴的望着,她突然觉得他们,都是笑话…她也总算是知道,刚刚众人欢欣跃雀的去挑选魔兽时,她却是不慌不忙,就那样看着,半句话都不说,简直讽刺至极!  

  蓝琴琴挥了挥手,示意天上的那群家伙们够了,已经可以下来了。  

  幽带头而下,其他人也是边做人身缓缓而落,蓝琴琴看着玄清冥几人,道:“你们怎么不回去了?”  

  “幽哥哥刚才说,让我们以后化作人身在姐姐身边待着。”玖兰少泽还是往常一般的傻白甜。  

  蓝琴琴看向幽,“罢了,你们自己决定吧。”。她也不想去多管这些事,更何况让这几个人跟着自己,也会安全许多了吧。  

  最近总觉得不太安宁,明明许白婧的事情已经搞定了啊…算了,不去多想了,越想越烦。  

  安子澈淡淡开口:“明儿个是大年三十,不用集训,不过回来之后就立刻与墨江军决斗,有什么异议吗?”  

  众人都不说话,生怕说一句话,就向之前那样被蓝琴琴瞪着,唯有风铃在凌白羽和凌天佑两人身边叽叽喳喳,蓝琴琴尽量抑制住身上的怒意,甩身离去,突然回头吓了众人一跳,蓝琴琴指着凌白羽和凌天佑二人,说罢:“你们二人记得去和她父皇说一声,给她找个嚒嚒!好好再把礼仪给本宫学一遍,叽叽喳喳算个什么意思?!”蓝琴琴不知为何怒不可言,倒是把众人吓了一大跳。蓝琴琴最讨厌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人了,风铃倒是正正好惹着她了!  

  风铃在她的背后做了个鬼脸,心里暗骂道:本公主说话关你什么事?!你不与我抢白羽哥哥和天佑哥哥,我就不会为难你,若你胆敢跟本公主抢,就算你是第二帝国的公主,本公主也不会放过你!  

  风铃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一副笑嘻嘻的样子看着凌天佑和凌白羽,凌天佑和凌白羽大概也是开始厌烦这个小公主了,兄弟二人心照不宣,双双离去,丢下了风铃。  

  风铃心有不甘,愤声说道:“凭什么?!凭什么蓝琴琴受到大家的喜爱,自己站在白羽哥哥和天佑哥哥身边的时候就发现了,他们对那个蓝琴琴比起对自己,很不一样!为什么?!好不容易许白婧死了!原本以为天佑哥哥开始能看到自己了!目光却被这蓝琴琴抢了去!自己明明在他们的身边已经整整待了三年!蓝琴琴…?对!都是蓝琴琴害得!我绝对不会放过她的!”风铃的爱一开始就注定是错的,就像凌白羽和凌天佑开始对蓝琴琴有所爱慕一样,这点萌芽,迟早会死透。  

  风铃拿出一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药,既然这样,就别怪她无情无义了!  

  蓝琴琴不知道此时风铃在想什么,她静静坐在镜前,细细思考。  

  自己是不是已经不用在待着这儿了?可是,也回不去了吧?中了那毒,最后一日,便全身化作脓水…尸骨无存,惗云她还真狠呢……  

  蓝琴琴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己这副容貌,不论前世今生,还真是麻烦呢,人要脸,树要皮,总不会自己亲手毁了吧,罢了罢了……  

  蓝琴琴转头看向無,走过去抱了起来,有你陪着,真好……  

  她呀,生死都经历过了,不过一念之间,何须再去惧怕,如今亲情友情都有,只怕全都失去,才会令她失了心,丢了魂吧,上一世动了情,这一世不去轻易动它,是不是会好很多?  

  珍爱——相濡以沫,可惜她呀,怕是这一辈子,都遇不到了吧,上辈子喜欢上了自己的哥哥,真是讽刺呢…她只求一人对她许诺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惜世上负心男子太多,谁怎可信?若是动了那初心,到最后才会是痴痴念念,心如刀刺,琉璃和青菱,也算是前车之鉴了。  

  蓝琴琴坐在贵妃椅上,怀里是那只换做無的猫,无忧无虑,无须去管什么世间生死人情…蓝琴琴沉沉的睡了过去,梦中她梦到了青菱和琉璃,慌乱无比,整个人的脸上满满是泪,抓紧了自己的衣服。  

  不知从何处冒出一男子,无比疼惜的看着蓝琴琴,抹去了她脸上的泪。“傻瓜,那又不是你的错。总是责怪自己怎么行……”  

  幽走了出来,皱眉看着他:“你什么时候走?”  

  “也是该快了,在我离去这段时间,只得麻烦你好好照顾好她了……”  

  “你怎么离开?”  

  “我自然有方法离开,还有,你不会是……喜欢上这丫头了吧?”  

  “喜欢如何?不喜欢又如何?”  

  “最好不要让我知道,否则——你知道会怎样的。”那男子丢下这句话,便走了,幽看着他的背影喃喃自语道:“最好永远不要回来了。”  

  幽突然又叹了口气了,自己到底在肖想些什么?自己和她就是主与仆的关系,怎会在一起?还是好好做好自己的本分,远远的望着她,好好守着她就好了吧……  

  —本章完—  

  ——————————————福利——————————————————  

  时间的流逝必然会带走很多。青春年华,年少的稚气,往日好友,还有亲人的离世、、一些人一些事一些记忆都在时间的碾转间遗忘!因此我们要珍惜我们身边的每个人,珍惜生活中的每一天!  

  __________引言  

  青春,终于在流水一样的时光里走到了尽头,茫然失措的站在岁月的渡口,等待着,在下一个不知是怎样的日子里仓惶的漂流。  

  我已不敢伸出,那渴望牵住季节的手,就在林林总总的记忆里,品味年少时那份无羁的自由。红尘是怎样的一场梦啊,当我在青春的睡梦中蓦然惊醒,有那么多往事缠绵着、美丽着,却又被悄然的遣漏。瑟瑟的晚风拂动着檐下的风铃,诉说着人生的分别与相守,终于也明白了,这一场生命的过程,就是一杯酿着辛酸与甘甜的烈酒,是那么无法婉拒的一醉啊,于是痴痴的走过了红尘--黑夜又白昼、少年到白头!  

  直到有那么一天,记忆成了痛得不敢触摸的伤口,就有了一种伤心的奢望:要为曾经的日子做一次殇情的守候,再梦回一次,跋涉的路上,那久别的温柔!  

  我,像是一只人海的孤舟,忘记了是怎样的开始,也不敢想起,这沿途的风景,是不是真的在这段生命里曾经真实的拥有……  

  这是终将落幕的舞台,孤单的剧幕里,我捻着青春的发角,恋恋的回首,就把一次次的擦肩相遇,演绎成缤纷的春与落花的秋。  

  多情的是这岁月,让我们这一生的过程,体会着上苍赋予生命的万千感受;偏偏无情的仍是这同样的岁月,让所有不舍的日子,都不能停下脚步,就只有在一次次绚丽的梦里,回到青春的时候,看那淡淡的云彩轻轻的游。  

  这一场生命像是风中的花瓣啊,最美的刹那,却是凋落的尽头。我不遗余力的想握住飞扬的四季,只想缀住它那匆匆的脚步,再也不会轻易的放手!  

  我只能是这红尘一个微渺的过客,拢着欢喜或是哀愁,悄悄的来,又悄悄的走。只等着将这百年的心事,凝成一次永恒的聚首。所有的日子,终于会回归到最初的时候,似乎没有什么发生过,只是还有一份悸动,在心底蛰伏了很久很久。哪里会有了无遗憾的人生啊,生命的轮回,只是一份无奈的祈求。  

  我放慢了脚步,时光却仍是毫不停留,风风雨雨的四季里,始终有一双,默默的含着泪光的眼眸……  

夕月雪樱

大家是不是很好奇那名男子是谁呢?提示:下一章,蓝琴琴发怒,风铃性命危在旦夕? 明天见喽~ 对了,倾城绝世太子妃也有了自己的贴吧哦~网址在评论区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