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绝世太子妃

第十七章 圣兽谷林,寻找兽宠

倾城绝世太子妃 夕月雪樱 2966 2016-01-02 20:56:42

    正当蓝琴琴暴怒之时,宫希寒总算是说出了实话:“这里是你的精神空间啦!!!”  

  “嗯?我的精神空间?”蓝琴琴疑惑的问道。  

  “就是依靠你的精神力创造出来的空间时间,而我们其实是上古神兽啦。”玖兰少泽不慌不忙的回答道。  

  蓝琴琴眯着眼睛看着他们好像在思虑些什么。  

  玄清冥一脸戏谑的说道:“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其实我们的老大就是你身旁化作人形的那只鸟啦~”  

  “你是说幽?”  

  玄清冥睁大了眼睛:“老大什么时候取的名字?”  

  蓝琴琴尽量印制住脸上的青筋:“我取的,怎么了?”  

  赫连明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女人你取得名字还挺有趣的,不过我们在场的五人都有名字了。我叫赫连明轩,记住哦!”  

  宫希寒:“啧,真是的干嘛要告诉她啊,算了既然你说了,我也就不隐瞒了,本大爷叫宫希寒。”  

  蓝琴琴看着宫希寒,脑海里冒出一堆字:哈?宫希寒,什么鬼名字?还本大爷?绝对是个傲娇吧?还跟祁少臣差不多的类型……  

  玖兰少泽一脸蠢萌的说道:“我叫玖兰少泽,对了,姐姐你会做好吃的么?”  

  蓝琴琴淡淡的瞥了一眼这个看起来是傻白甜类型的小正太,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头:“想吃的话告诉我,我做给你吃。”  

  “嗯!”  

  玄清冥莫名的羞涩:“我…我叫玄清冥。”  

  蓝琴琴觉得莫名其妙:为什么你会这么羞涩,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吃错药了么?!一个大男人扭捏什么呢?!!  

  苏澪高冷的说道:“苏澪。”  

  蓝琴琴颜汗,这是什么鬼,为什么这次什么东西都让我给遇上啊,啊!我想去撞豆腐……  

  (蓝琴琴【摔稿子】:靠,我演不下去了!)  

  (樱【摔稿子】:我是这么写的吗!!!)  

  (某死党【罪魁祸首】:我跑~~~)  

  蓝琴琴:“我现在想回去了!!!”  

  众人(龙)【蠢萌脸】:“欸!!!”  

  蓝琴琴扶了扶额头:“所以说,到底要怎么回去?”  

  玄清冥一脸呆萌,指了指一旁的悬崖:“从那边跳下去~”  

  “鬼信你啊!”蓝琴琴怒吼道。末了,突然笑笑:“若不告诉我实话,我就把你们炖了吃了,龙肉还真没吃过呢,味道应该不错吧?”  

  玄清冥颤抖了下身子:“其…其实,你只要用精神力想象一下关闭这个空间就可以回去了……”  

  蓝琴琴眯了眯眼睛:“这么简单不早说。”突然,人就不见了…  

  玖兰少泽看着玄清冥:“啧,冥你还是第一次这么害怕一个小小的人类呢,不过……算了,那女人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吧,因为还有——第二条安全回去的路线啊~”  

  玄清冥换上一副严肃的面孔:“切,没感受过那女人的恐怖就不要乱说,你年级跟我差不多大小,还不是变成个小孩子装嫩!”  

  玖兰少泽很淡定的一巴掌拍了过去:“不懂就不要说,这是战略~”  

  剩下三个人,哦不!是三只龙就静静的看着这两只龙互掐……  

  —回到异世大陆的蓝琴琴—  

  “噗……”又是一口血喷出,蓝琴琴倚在床帐边,看着自己吐出的那口血,之前就很怀疑了,自己是不是中毒了,因为那河中当时好像生活这一只毒蛇来着…算了,不去想了,越想越麻烦……  

  蓝琴琴的动静吓到了隔壁正在煮草药的众人,“啪!”的一声,那扇门已经光荣牺牲,突然跑进了九个大男人,蓝琴琴阴沉着脸,他们看不见她的表情,祁少臣一脸激动的看着蓝琴琴,说道“琴琴,你总算是醒过来了!”  

  剩余八人用很吃味的眼神看着祁少臣,看得祁少臣感觉头皮发麻。。。  

  “干…干嘛?”  

  蓝琴琴用很低沉的声音说道:“出去!”  

  众人被吓了一大跳,炎熠然带头走了出去。  

  此时的蓝琴琴,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衣服,身材若隐若现,一群大男人站在这儿,自然会生气。蓝琴琴看着门口缺了半扇门,皱了皱眉,用冰和藤蔓付了一成上去,让人看不见里面在干什么。  

  蓝琴琴瞥了瞥自己一身的血,很嫌弃的看着,一步一步的走向浴堂,清晰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全身通红才擦拭了自己的身子,换了一套衣服。  

  巴掌大的娇小无暇脸蛋,吹弹可破的肌肤,精致的五官有着地中海最澄净的深蓝双眸,拥有让人嫉妒的最美丽的银灰色飘逸长发。因自小服食过其母调制的凝心丸,以至于身上散发这淡淡的花香...身着一件象牙白拽地长裙,外罩一件镶金银丝绣五彩樱花的席地宫纱,秀发挽如半朵菊花,额间仔细贴了桃花花钿,更加显得面色如春,樱唇凤眼,鬓发如云。两边各簪了两只支掐金丝镂空孔雀簪,每只孔雀嘴下又衔了一串黑珍珠,既贵气又不张扬。  

  蓝琴琴是拿着一卷竹简出来的,撇了撇眉头:“今天,不是应该要去万兽谷找寻各自的契约兽嘛?怎么都在本宫的屋里?”  

  洛黎川一脸的憔悴:“你这丫头啊,你父亲刚治好,你就不知道为什么倒了下来,查了下,发现是因为你屋里的沉香引发了你的体内的毒。”  

  蓝琴琴看着洛黎川眼角淡淡黑晕,说罢:“黎川你若是身体不怎么好的话,就回去好生修养这吧。”  

  “是……”洛黎川本也想陪着蓝琴琴一行人去兽谷的,奈何自身身体抱恙,摇了摇头,缓缓回了自己的房间,背影愣是那么落寂,落叶飘飘,倒是更加有了几分凄凉之感……  

  蓝琴琴挥了挥手:“走吧,万兽谷也只有今天暂时开放。”她感觉自己有点怪怪的,跟往常不同的感觉……  

  刚带着众人走到门口,一个少女突然蹦了出来!  

  就是之前那个光听着声音让风蓝琴琴还以为是条汉子的妹子,长得却是一等一可人的软妹子,如剥了壳的鸡蛋般白皙的脸蛋,精致的五官似漂亮的人偶娃娃,披着一头波浪垂腰的长发,美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  

  风铃直勾勾的看着凌天佑和凌白羽,完全无视了蓝琴琴:“天佑,白羽,我听父皇说你们今天要去万兽谷,我也压迫跟着去!。”(樱:不知道是谁的话,去翻人物设定)  

  “……”凌天佑和凌白羽一众人仿佛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似的,将头掉转了一个朝向,彻底无视了风铃。  

  风玲看着凌天佑,嘟喃道:“侧面也好美!不是!是很……”一个‘帅’字还未说出口,就被蓝琴琴打断了。  

  “你是谁?”  

  风铃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身旁还有个女人,‘啪’的一下跳出去好远,一脸敌意的看着她:“你是谁?”  

  蓝琴琴轻笑。“是本宫失礼了,忘记报上自己的名字了,本宫是蓝琴琴,冰封之国的公主,同时也是第五位全能异能者,那么,本宫再问一次,你,是谁?”上次因为被幽支开了,才不知道这女人是谁,这回一定要知道!  

  “我是白雪之国的公主,我叫风铃,封号是白雪。”风铃一脸傻呆萌的回答道。  

  蓝琴琴轻笑,封号白雪,合起来不就是白雪公主了……  

  笑到肚子痛,众人不觉明历,幽走了过来,拍了拍她的背:“怎么笑得这么开心。”  

  “没什么,风铃啊,如果你要和我们一起的话,就一起吧,不过不要拖我们的后腿哦~”  

  风铃把眼睛睁得老大老大,一脸激动的问道:“真的吗?”  

  “嗯。”蓝琴琴点了点头,有这丫头在,路上会有趣许多吧。  

  凌白羽和凌天佑却叹了口气,这下子完蛋了,等会儿肯定不太平!  

  —万兽谷—  

  蓝琴琴一行人刚刚走到山上的一块平坦的地方,突然犹如地震一般,在剧烈的抖动,蓝琴琴眯起双眼,这是…怎么了?  

  —本章完—  

  ——————————福利————————————  

  一眼观花,一耳闻语。花绽飘香,引君前来。花落凋零,君随香去。至此今生,一夜花开,情自来。  

  一夜花开,如夜月,如凡灯。照凡尘,亮世人。  

  一夜花开,虽无见其颜丽,然,其香在鼻尖,绕在心间。  

  世人常叹,凡人有气,气在胸间,心结不开,胸中常闷。  

  若心结如花,一夜花开,心亦自开,气岂闷胸?  

  若心结如锁,无钥之锁,心亦自锁,气怎随出?  

  人走一世,应含花开之香,一世出香,他人引,己身傲。  

  人生一场,应藏花绽之颜,一生姿丽,他人羡,己身艳。  

  曾念想,一世人生,如一世凡花,命随花起随花结。花苞之时,人生初始,花苞绽时,人生芳艳,花落凋时,人生终结。自始一生,与花共命。  

  命中有情,情不自来,命中有念,念随心定。夜月花开,念不随心,君自来。花前恋酒,意不深心,情常在。  

  此情真意,此念真心,至此一生,与地老,共天长!

夕月雪樱

明天约起来~ (本来打算走悲情主线的,感觉现在往逗比的路上发展了,害得我剧情都得重新想了~小伙伴喜欢悲情还是逗比呢?樱樱听你们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