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绝世太子妃

第九章 原来的世界

倾城绝世太子妃 夕月雪樱 5301 2015-11-29 13:36:46

    蓝琴琴到了阵法之中,忽的消失了,来到了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她却恢复了在二十一世纪的面貌和身体,她着步往前,看到了一抹光彩,仔细一看,原来是本该消失的蓝琴琴。  

  蓝琴琴缓缓的走进,看着那尊小小的身影,伸手想去抚摸,却在空中停了下来,眼前的蓝琴琴睁开了眼,看着她,开口说道:“寒川之力的事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你没有什么心结,有得只是对那个人的牵挂,寒川之力无法实现这个幻境,我会将你送回原来的那个世界,毕竟你的驱壳还存在,被人保存得很好,只是这一趟过去,你可能会知道一些你不愿知道是事情,你确定还要回去吗?”  

  蓝琴琴苦笑:“回去罢,有些事情也是该解决了。”那抹小小的身影忽如尘沙一般缥缈无终,只留下了一句话:“嗯,在你回去的时候,我会变成灵猫在你的身边。”  

  蓝琴琴轻轻地笑了笑,静静的走在这四面宽阔,看似毫无出路的空间之内。走着走着,眼前出现一道光亮,蓝琴琴护住了眼,缓缓走了进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张开了眼,眼前空白一边的墙,左右张望,才发现这里好像是医院,闭上眼民死,却也只是断断续续的记忆,好待是她将匕首插进自己的心脏之后,血宸疯了一般寻找医师医救,想到这里,蓝琴琴本来想要笑一笑的,却发觉自己的脸丝毫不能做任何的表情,像是变成了面瘫一般。她惊慌失措的捂着自己的脸,这一幕刚好被来医院看望她的血宸看见,血宸冲到她的身边,原本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欣喜,握着她的手说:“你醒了!”蓝琴琴却是一脸面无表情,只有眼睛里有着些金豆豆在打转。这可急坏了血宸:“你等着,我去找一下医生。”  

  被血宸拉过来的季风,心里很是不爽,但是听他说蓝琴琴醒了,就赶了过来,看见面无表情的蓝琴琴,也是吓了一大跳,换做是以前,蓝琴琴肯定是笑着的,可是今日……  

  季风赶紧给蓝琴琴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待检查完毕骂了一句脏话:“卧槽!”血宸阴沉着脸问道:“怎么了!”季风:“有人给琴琴下药了!”血宸黑着一张脸,思索着有谁会给蓝琴琴下药。而在他们苦思冥想之时,蓝琴琴却想起了什么,缓言道:“那把匕首,被人下了药。”  

  血宸和季风看着一脸面无表情的蓝琴琴,心中怒火无端生气,两人各在心中暗骂:“沃靠!那个混蛋下的药!”季风梳理了下自己的心情,面上露出忧色:“这下麻烦了,这匕首之前被琴琴插在心脏里,有了余毒,细胞分裂再生,恐怕占据了整个心脏,也不知道这药还有什么效果。”蓝琴琴却缓缓开口:“不要紧,把下毒的人找出来就行了。”  

  季风:“哪里会这么容易找到。”蓝琴琴眼里有了一丝杀气:“那把匕首,不是我自己的。”季风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是谁给你的?”蓝琴琴摇了摇头,不愿说出口。这个举动让季风和血宸都是一阵诧异,蓝琴琴却说:“算了,本来杀手就该这样,我无所谓了。”  

  说罢,独自离去,留下血宸和季风呆在原地。走出医院的蓝琴琴,回到了自己之前的别墅,换了身衣服。忽然想起来蓝琴琴说会变成一只灵猫在自己的身边,便准备出门走走。  

  (樱:卧槽!你怎么回去的!穿着医院的衣服乱逛,不会被认为是精神病人吗!)  

  就当蓝琴琴准备出门之时,从窗外跑进来一只颜色纯白的猫。蓝琴琴很蠢的问了一句:“是你?”那只猫很淡定的点了点头,蓝琴琴一把抱起,说道:“既然你来了,我就不用多花力气去找你了,反正我今天没任务,陪我一起睡觉了,好久没有睡过安稳觉了。”  

  那只猫很乖巧的待着蓝琴琴的怀里,等蓝琴琴上楼到她的房间之后,从她的怀里蹦下来,变成了一缕魂魄:你还好吧?”  

  蓝琴琴:“嗯。”思绪片刻,蓝琴琴问道:“要不然我给你取个名字吧,你和我同名,叫起来很麻烦。”“嗯”“叫你什么名字好呢。”蓝琴琴拼命的想啊想,突然灵光一现:“要不然叫你白芩(qin)吧”  

  白芩(以后就专门叫白芩了):“好。”白芩又变成了猫,蓝琴琴抱了起来,放着床上,自己也爬了上去,静静的躺着,过了一会儿,均匀的呼吸声传来,白芩知道她睡着了,用肉呼呼的爪子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因为紫芩知道她也很累了,从小到大作为一名杀手被严酷的训练一切,死了之后,还被自己拉到自己的身体里为自己打理一切,她呀,真的很累,很不容易,可是即使这样,她还是得做,得做这老天安排的一切。白芩在蓝琴琴的怀里趴下,静静的躺着。  

  很多时候,老天爷不会做让你如愿的事情,他很残酷,他可以让你失去一切,也可以让你得到一切,不要说老天爷不公平,这个世界本身就不公平,何来的公平……  

  过了一会儿,血宸回来了这个别墅,别墅外表富丽堂皇,里面却是那么静,那么荒冷,血宸无法想象蓝琴琴是怎样一个人在这个没有一丝感情的别墅里待了那么多年。  

  血宸来到了蓝琴琴所在的房间,看着她安详的睡相,心中竟是满满的暖意。忽然,他看见了蓝琴琴怀里的那只猫,竟然吃味了!  

  (樱:就是吃醋的意思喽~)  

  (血宸:作者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樱[跑……]:哼!信不信我让你孤注一生!)  

  蓝琴琴睡了很久很久,从下午两点一直睡到了晚上六点半,中途血宸还以为她怎么了,确定她还有呼吸之后才稍稍放下了心……  

  蓝琴琴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准确的来说她不是自己醒的!是被楼下噼里啪啦的声音吓醒的!她走到楼下看着厨房一片狼藉,表示很糟心!这可是她花了好久的时间才买到的各种限量厨具,脸上阴沉了几分,把血宸推了出来!一声不吭的把厨房收拾干净,血宸看着在厨房里劳动的小身影,有了一丝惭愧。  

  等蓝琴琴好不容易收拾完之后,她阴沉着一张脸看着血宸,血宸居然感觉头皮发麻。终了,蓝琴琴还是轻轻的叹了口气,把组织里面比较熟悉的人都加了过来(包括季风),等他们过来之后,蓝琴琴让血宸去招待他们,自己一溜烟带着白芩来到了厨房。拿出了一本小本子,点了好多菜,开做!  

  蓝琴琴煮了白米饭,准备做日式炸鸡盖饭。  

  (樱[日式炸鸡盖饭的主料]:炸鸡一块,米饭一碗,生菜四叶,黄瓜一根,沙拉酱,寿司酱油。)  

  蓝琴琴先把蔬菜洗净,黄瓜切片,生菜切丝,炸鸡切小块,再盛半碗米饭,均匀撒上一小勺寿司酱油,然后放一层黄瓜,挤上沙拉酱,再放一层生菜,挤上沙拉酱,最后放一层炸鸡块,挤上沙拉酱。日式炸鸡盖饭就完成啦!以此类推再做了九份。  

  第二道:松鼠鱼(樱:我相信这道菜大家不陌生的,所以过程就不讲了!),因为有十个人要吃,所以蓝琴琴做了两盘大的。  

  第三道:糖醋脆皮炸鸡。(樱[所需材料]:鸡大腿一根,盐一小勺,淀粉一大勺,鸡蛋两个,面包糠,番茄酱两汤勺,蒜数瓣。)  

  第四道:土豆丝鸡蛋饼。(樱:过程简单,下一章蓝琴琴的小厨房中会告诉大家肿么做哒!)第五道:玉米烙。第六道:糯米狮子头。第七道:鲜果咕咾肉。第八道:炸虾天妇罗。第九道:蒜香辣排骨。第十道:浆果松饼美式小甜点。第十一道:泡芙。第十二道:炸牛奶。  

  等众人等到不耐烦,自己推开了厨房的门的时候,食物的香味的扑鼻而来。蓝琴琴转过头,虽然脸上面无表情,但眼底却是一片柔和:“阿,你们来了呀,那帮我把饭菜端上桌吧。”  

  季风和血宸最为积极,立刻端起吃的走向餐桌,其他人见此,纷纷过来帮忙,蓝琴琴看着这些家伙想一只只小馋猫似得,想笑却笑不得,苦不堪言。收拾完手里的一切之后,洗了洗手,把白芩抱在怀里,走向餐桌,餐桌上一道道佳肴,餐桌旁一个个人威严紧坐,原本想要轻笑的蓝琴琴,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其他人却不在意,因为他们都知道,蓝琴琴被人下了药。  

  蓝琴琴走到自己的位子坐下:“不用这么拘束,吃吧。”惗云先动了筷,吃了起来,众人见此也不再拘束,蓝琴琴拿起筷子,夹起鱼肉一块又一块的喂着白芩,众人见此都愣了下,因为之前蓝琴琴最讨厌的就是动物,现在怎么这般喜欢。  

  惗云最先开口:“蓝琴琴,你现在怎么这么喜欢这只猫,你以前不是最讨厌动物了吗?”血宸他们听着惗云用全称来称呼蓝琴琴,心里有些不爽。  

  蓝琴琴淡淡的回道:“喜欢罢了,你要是觉得看着碍眼,可以回去。”惗云愣了愣,无言以对只好默默的吃着碗里的饭。  

  本来其乐融融的气氛被惗云的这一句话,变得尴尬无比。蓝琴琴把白芩喂饱之后,自己就吃了几口炸虾天妇罗,几口饭和炸牛奶之后,那纸擦了擦嘴,缓缓起身:“我吃饱了,先去睡了,天色不早了,如果你们不想回去的话,可以找房间住下,不用担心脏不脏的问题,这栋别墅每天都有人来打扫。”丢下这一句话,蓝琴琴就带着白芩走了,让原本尴尬的气氛更尴尬了……(樱:惗云是女的哦……)  

  回到房间的蓝琴琴,闭上眼脑海里浮现出惗云那张妖艳的脸,思来复去,睡不着觉。白芩变回了原本魂魄的模样:“你是在烦恼什么吗?”蓝琴琴:“是有一点儿……”  

  白芩用小手摸了摸蓝琴琴的脑袋:“不要后悔你做过的事情,虽然能回来,但也是有时间限制的。”蓝琴琴‘腾’的起了身:“多久?!”  

  白芩:“还有十四天。”蓝琴琴的眼眸渐渐的暗淡了下去:“我知道了,该回去的时候,我会找一个合适的理由的。”白芩:“嗯,睡吧。”蓝琴琴淡淡的点了点头,沉入睡梦之中,企图忘掉时间不多了这个事实……  

  很多时候,明明知道逃避没有什么用,却依旧要逃避,这,就是人心。

——本章完——

————————————————————福利时间——————————————————

霜降那天,天,一扫眼中的阴翳。云,一身的秀美白衣。风,一脸的温和静逸。自然一改往日的荼蘼,世界又呈现一番安稳静谧。那些坠下的雨滴,好像已经被谁悄悄囤积?难道是想在下一次雨季,遇见一个不一样的你?那些摇落的叶子,不知又被谁精心串起?难道是想在下一次轮回,重新塑造另一个自己?这一切的一切,俨然又组成了一支看似优美的红尘交响曲……

  

  姹紫嫣红,一经散落总成泥。冰霜露雪,红辉朗照迟早化成雨。自然界的事物,一直都在无声演绎,葱郁、凋谢,分别、相聚。除了偶尔叹一叹流光易逝、生命无常的碎语,人们似乎早已习惯它们的来与去。花开一季,草木一秋,人生一世,站在彼此生命的渡口,写意独立与唯一。想必都会在有限的生命里,留下属于自己的独特靓丽……

  

  春暮、秋阑,每每给人留下的印象大都是遗憾与痛楚。春暮,遍地残红数不胜数,无论多巧的花匠也无从织补。秋阑,木叶纷飞如蝶飘舞,无言中寻找着最后的归途,不管谁来挽留也未能留住。人间的万物,皆是各有各的该享的福,各有各的不为人知的苦。不是所有的哀惧,都可以找个人倾诉。也不是所有的风物,一诠释就能少了一些苦楚……

  

  既然扭转不了明丽的岁月“乾坤”,那就顺其自然,听风吟,看雨沉;若是始终飞不过曾经的那片“沧海”,那就倚望彼岸,拂迷雾,掸烟尘;如果真的把握不住上帝赐与的每段缘份,那就撇开留恋,慢挥泪,快转身;倘若不愿留白昔日的零散光阴,那就执笔描花,写成文,书怡心……枯近荣远,华尽锦深,那就在冷暖参半的文字里修整身心……

  

  午后,闲坐阳光普照的桌前。看窗外的天空风驰云卷,翩然的叶子簌簌落下又迅速飞旋。曾几何时,领略过这种温暖的射线?地上的枯叶一会儿聚拢,一会儿又在刹那间被风吹散。今凉又起,雷同的光景恍如从前。或许还是不能释怀重生后分离的场面,担心叶子落尽,枝桠是否陷入无穷的孤单。多想有一双灵异的手指,轻轻点点就可以让它们再一次团圆……

  

  跟随流动的时间,一起迈过光阴的栅栏。此刻,人们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地站在季节的风口,沿着晚秋深邃的目光,一眼便望见盈车嘉穗,仓箱可期的片片金色,装点着千门万户的家园。或许、时光的沙漏,一边抖落着枯黄的树叶,一边掩埋着缤纷的落英,可它也一边传递着时和年丰的喜悦,邂逅秋的成熟佳酿。暂且让那些林寒涧肃,全部搁浅在岁月的一角,相约一片金黄的盛宴……

  

  时光荏苒,如今又行走到秋的尽头。红尘深处,记忆的灵目似在频频回眸。曾痴望青山苍翠郁郁葱葱,眷恋溪水逶迤涓涓顺流,还有那闻香而来的群蜂飞、彩蝶舞,花蕊锦绣。一丛丛妩媚嫣然,一树树枝繁叶秀。那些花间叶隙的绯色情事,追随着缤纷落英的脚步,已然悄无声息地远走。惟独剩下杆杆秋阑画岫,羞涩的垂眉弄墨,斜倚欹栏等待东君的下一次回首……

  

  几分寥落,或许还在眼里聚集。但曾经的云锦琉璃,早已尽收心底。无声无息,不是代表没有欢喜。不言不语,并不意味没有感激。岁月丰盈,人们历练过不计其数的悲喜。生活负累,时间送来一双飞翔的羽翼。没有解不开的谜题,没有什么过不去,难的是如何在人间烟火里溢满生息,难的是怎么把握与珍惜,珍惜每一天的行之不易。

  

  当秋天拉开最末一个节气的序幕,这就意味着离秋光老尽不远了。好像这个转换季节的过度期,平常人早已是司空见惯了。只是一些文人墨客,不甘于秋的落寞、萧索,大肆渲染着凄楚与别离。如若不制造点凌乱殇绻,就不能称之为是最后的秋色。如若不写点风起叶落,就不能算是一个季节完美的收官之作。也许这是他们应尽的职责,执笔就该为世间的一切唯物而歌……

  

  风吹走了栖息在残叶上的清凉,温吞吞的小阳骤然穿越云层流泻过窗。凭栏望,菊、桂还在矜持凝香。侧耳听,秋叶已沙沙响。难道穷秋末路,只能悲悯一场,怆然泪下的殇?阡陌上,变得越来越空荡,莫非只能看,片片落叶的流放?真的不想这样,痴痴地祈祷阳光,时刻照耀我的心房,愿心中的院落新绿常驻,满庭萦绕芬芳……

  

  闭上眼睛,细细品味秋的心情。有太多绯色心声,此刻好想说给你听。原想顺着秋的藤蔓,攀岩寂夜的时空;原想跃入浩瀚苍穹,问一问秋天的群星;原想借一束逸渺清辉,寻觅前尘的孤单背影。时光流泻,寒霜微重。一盏孤灯,旧梦难成。天空不时旋起阵阵狂风,花儿依旧一瓣一瓣地落下,叶子仍然一叶一叶地飘零。这些跌碎的静美秋阑场景,我将全部纳入心城,而后轻轻地、细细地、娓娓地道与你听……

夕月雪樱

这章好不容易写完了,唬哒哒……尊的好累好累,累死宝宝了。 你们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哦。 “到底484死尸粉?” 下一章:蓝琴琴小厨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