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眷恋你的温柔

眷恋你的温柔

云鬼安州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6-02-09上架
  • 6366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我还要练琴,你自己打电话吧

眷恋你的温柔 云鬼安州 1811 2016-02-09 21:45:57

    我叫不笑猫,是一个喜欢佯装快乐的不笑猫  

  我叫千不晓,千金一诺的千,不可一世的不,晓风残月的晓。很奇怪的名字,不是么?  

  因为这个奇怪的名字,我多了一个别称和一个关于我的预示——千不晓,千不晓,不晓,不笑,不孝……  

  这两个名字来至于谁的嘴里我并不记得了,但是我记得那个讨人厌的家伙很好看,在他的眼角下有一颗泪痣,好看的泪痣。不过就算再怎么好看,我也讨厌他——因为他就是那个给我取别称的人,那个毁我一生的人……  

  不孝,不笑……我的生命被这两个词给改了——或是说~毁了~  

  三年级的时候,有了不笑这个别称。我记得当时不管谁见到我都会说:千不笑你不是叫不笑么?为什么还要笑哈哈的?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傻,你应该要和你名字一样啊!而后为了方便自己,不受这样的嘲笑,我没有在别人面前笑过。这样免去了不少的麻烦,也导致自己不会微笑,只会冷笑的结局。现在想想那时的大家都幼稚至极,不免的总在心里暗暗嘲笑那时候的自己和他们。  

  “嘿!千不笑!我最近又想起了一个比较适合你的名字‘不笑猫’你看好不好,有创意,又形象,还很可爱,适合你吧!”有一天午饭时间,那个讨厌的男生拦下我夸张的对我笑着,他眼角的那颗泪痣随着他的笑容也嘲讽我似的动了动。我讨厌他,不想看见他所以别过脸去不理会他。见我不理会他,他似乎有些气氛,一把夺过我头上的蝴蝶结发卡。“你……”“不笑猫,你笑给我看看呀!笑了我就还给你。”还没等我开口说出整句,他就拿着那发卡在我面前晃悠着,一脸流里流气的笑。  

  面对这种爸爸妈妈完全没有灌输解决方案的事情,我是没办法。最后想拿回发卡的我,照他的话做了——面对着学校里最大的树笑一节课。  

  后来那个讨人厌的家伙没有把发卡还给我,因为一节课后他不见了,而且再也没出现过。从那天以后在学校我更是出名了,不管是谁都知道有个傻瓜对着一颗树笑了一整节课……  

  也许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吧,我再也没有交过一个朋友,我的东西从来没让别人碰过,面对任何人都没有笑过……  

  最终我没能要回我的发卡,也没能知道那家伙是谁,我只知道我讨厌那个家伙。  

  对于‘不孝’这个预示,我也是实实在在的做到了……  

  初中一年级,爸爸妈妈闹离婚。而要离婚的原因却是千道业的前女友,找上门了,还带着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是我的哥哥和姐姐~~~~  

  我的父母长达十几年的婚姻结束了,他们在这段生活中可以说是神仙眷侣,没有人不羡慕他们的爱情,没有人不羡慕我们一家欢乐,没有人会想到他们会分开……这一切来得有点突然,突然到我的母亲秋诺心知道这事的时候一点都不惊讶……  

  我的哥哥姐姐,千诺言,千诺欣,比我大两岁。我妈是因为怀了我才决定和我爸千道业结婚的,所以由此可见——  

  千诺言和千诺欣是我爸千道业结婚前造的。如今他结婚十几年了才发现,当初他和他前女友雨晴分手后,雨晴独自一人生下并且养了他的儿女十几年了。现在为了补偿雨晴一家,他放弃了我的母亲……可以说,千诺言和千诺欣很讨厌我。他们总是觉得所有的过错全在我的母亲,他们认为就是因为我的母亲,在千道业和雨晴之间插足,所以他们的母亲雨晴才受了十几年的苦。  

  但我不觉得是我母亲的错,不过我也不讨厌他们的母亲,相对之下我更恨的是千道业······  

  他们离婚后我了选择了千道业,没有和我的母亲在一起。我觉得他们虽然但是我毕竟是他千道业的女儿,对我再差也不会差不到哪去。倘若跟了秋诺心就不同了,如若她再嫁他人,即使他们对我母亲再好,对于他们一家来说,我也不过是就一个没有血缘关系外人,不可能待我很好。拖油瓶的生活我不想过!  

  毕竟是他的女儿,我的好多地方都像他!比如;从小体弱多病……他有先天的心脏病,医生说他能活到这个年纪都是奇迹了。他的病时不时的发作,只是最近频繁了点。  

  记得那天,雨晴出差去外地了,千诺言和千诺欣中考不在家。而刚刚参加完小提琴比赛的我回到家中就看见,千道业倒在地上痛不欲生的捂着胸口。看见这一幕的我下意识的冲到他的房间里,药、药在哪?到处翻遍了都没看见他的药,抽屉里、橱子里、他的衣服口袋里都没有。抓起行动电话,刚准备按下120的键。可是转头又想到,自己不是很恨他么?那~为什么要救他?慢慢的,我深吸了口气,拿着行动电话走到千道业的身边。蹲下身子将行动电话放在他的手边,对他轻轻的一笑:“爸!我想起来了,我还要出去练琴。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你就自己打电话吧。”伸出手轻轻地抚摸了他苍老的面庞。  

  那是我最后一次和他说话,也是他最后一次发病,在我眼里他最后的遗颜是痛不欲生的。  

  他的离开没有让我感到愧疚,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会在他死前看到他眼神中不明的情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