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安之素年与昔年

第五章 爱她的原因(1)

安之素年与昔年 安素年 1805 2015-01-08 19:33:54

    熬到最后一节课啦!唔唔……还有四十五分钟就放学啦。开心死惹!

  这节课是自习课,虽然现在还没有定班长,但是这位子一定是言伊澈坐了。想想心里就伤心呐。

  言伊澈面对大众的时候毒舌而且总带着招牌式的微笑,但是面对周沐雨却是冷冰冰的表情,好像周沐雨欠他了一千亿元一样,一米之外都能感觉到他寒冷的气氛。

  他坐在讲台上,手里把玩着一只精致的笔,致使全班的视线都到了他的身上——班里几乎都是女生,还时不时的犯着花痴。看来她们是没见过这货的真面目,话说我好像也没见过……

  周沐雨做完了作业,便开始埋头大睡,鼾声惊扰了很多人,女生叽叽喳喳的抱怨着,可熟睡的周沐雨还沉浸在梦乡里。

  言伊澈实在听不下去了,眸子里还带着些许笑意,走过去拍了拍她的桌子。

  见周沐雨没反应,他附在她耳边低语:“乌龟,起床了。”

  这一暧昧的动作让窗外的老师看的都气鼓鼓的涨红了脸,刚想进教室,一个贱贱的拖着长长的尾音的声音从萌比老师背后传了出来。

  “言伊澈!!你踏马在干吗?”

  尹澜晟一脚踹开了门,这声巨响惊醒了周沐雨。只见她睡眼朦胧的趴在桌子上,怨恨的看着大步走过来的尹澜晟。

  “尹澜晟你还敢过来是不是不想活了?”

  尹澜晟委屈的看向周沐雨,怒气值一下子将为最低,蹙着剑眉,眼里满是撒娇的味道。

  言伊澈好笑的看着他,正准备走开,却被尹澜晟拉住了受伤的手臂。

  周沐雨心里大喊道,不好!!

  “尹澜晟有话好好说……”

  她只能在旁边劝劝尹澜晟,要知道他打架从不留情面,对方踏马的还是个病号。

  言伊澈的脸立即苍白了起来,呵!他这是在吃醋?

  “放开。”

  班内气温明显下降到低谷,学生们也不敢喘一口气。生怕惹了哪个少爷就小命不保了。

  “哟,这是在干嘛呢?”

  *********************************************************************************

  新人物即将出现,捕捉!!

  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被扎成蝎子辫垂在腰际,灵动的眸子带着一丝威严,嘴角看起来优雅的弧度似乎是在嘲笑这场闹剧,土的掉渣的校服在它身上显得特别清爽——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美丽神秘的学生会会长?

  即使这样,尹澜晟的气焰并没有收敛,反而更加的狂傲了。

  “言伊澈我警告你!别动我的女人!”

  我承认是他的女人了吗?有承认吗!

  一排乌鸦缓缓在头顶飞过……

  绷带中渗出一滴滴血,染上了尹澜晟的大手。

  周沐雨急得一下子拍掉了尹澜晟抓着言伊澈的手,“尹澜晟你再这样我可就不理你了!”

  “姐,我先回去了。你照看一下班级。”

  言伊澈叫学生会会长姐,那么他们就是同一家族的,怪不得长得如此标志。

  他没有去看和他挥手道别的周沐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尹少,可以回班级了吗?”

  学生会会长甜美的声音如清泉涌出,但尹澜晟直接无视了她,不依不饶的拉着周沐雨的衣角。

  “小雨,我错了。不要不理我嘛,我会很乖的……”

  糯糯的声音让周沐雨的心软了下来,毕竟这才是她的竹马,而那个,只是刚认识的,同桌而已。初中三年有个学霸同桌是特别重要的,就算学习不好,至少性格温和点呗!整天摆着那臭脸给谁看啊!

  “尹少,这次记过你就会被开除。我们小学校承蒙不了您的光临。”

  开除?我怕什么,我又不是靠我爸才在这片地方上混得如此如鱼得水。当年我救了黑帮一老大之后他就认我为主人了,黑帮内的所有成员是集中全球的武林高手。呵呵你一小会长?要不是当着小雨的面我早就把你打入地狱了擦!

  尹澜晟挑眉,勾起学生会会长的下巴,她细腻如玉的肌肤和美丽的红唇让尹澜晟有一丝恍惚——是那种,感觉。

  “长得挺不错,可惜啊……”他搂过周沐雨的肩,勾唇笑道:“还是我女人好看。”

  “尹澜晟……回去吧……乖哈!”

  周沐雨看着学生会会长渐渐发黑的脸色,急忙劝咱家这个恶魔回教室了啊!要不然……小事就变大事了。

  “好,放学我来接你。”

  他给了她一个飞吻,便潇洒的走出了七零一。

  ******************************************************************

  “对不起,他就那样别介意。”

  周沐雨算是一个懂礼貌的学生,至少没有尹澜晟这么目中无人。,但这种目中无人并不代表全部,他那么深爱周沐雨的原因她是知道的。他的痴情,他所有的迷恋,倾注在周沐雨身上的一切,都是因为心中的那个抹不去的女生。如果不是那个女生,他也许还是个文绉绉的绅士吧!

  六年前,她七岁,尹澜晟十岁。

  尹澜晟小时候身子骨弱,遇风就头疼,长期住在疗养院内。

  疗养院里除了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四面墙,白色的被单,白色的床单……除了周沐雨几乎没有人陪他,爸爸妈妈只有在年末的时候过来陪他一个星期,紧接着就去忙自己的事业了。

  那一年年初,爸爸妈妈都去公司了。新来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她的眼睛如葡萄般水灵,小巧笔挺的鼻梁嵌在这张宛如娃娃般的脸上,因病而褐色的头发如瀑布般散落在肩上,病态苍白的脸色反而为她的美丽更添了一份动人的情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