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天生一对完美无瑕

第八章·反转

天生一对完美无瑕 伊诺初·陌殇缱 2940 2016-08-29 22:52:11

    瞟到张扬名表情的顾柒夏挑了挑眉,然后又陷入自我自顾自地戳着琉璃泪轻轻在桌上叩击的爪子,声音很轻几近无闻,但顾柒夏却淡淡地一笑,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有这个自信,无条件的相信着琉璃泪的胜利。  

  顾柒夏没有发现自己越来越像琉璃泪,大约,这也是感染力。  

  果然,一时自负让楼子新的精神放松,无意识地带入了一阵眩晕,琉璃泪的指尖敲打地越来越快,却依旧很轻,眼前的男人不由自主地眼神放空无神,直接进入了深度睡眠。男人依旧站得笔直,但顾柒夏知道,不过一推就会倒。张扬名惊讶地看着琉璃泪柔和地闪了闪眼睫,唇泛起了理所当然的涟漪,哎吖吖,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她赢了哦。  

  琉璃泪左手抚上右锁骨,左右歪了歪骨头,轻得听不见的骨节脆响在楼子新脑海里如警钟回转,原本无光的瞳孔骤然一缩,猛的就聚焦到了眼前自信一笑的女孩身上,作为一名历经沙场的军人立刻就清醒了过来,他被,反挑衅了,以军人的方式,被示威了。有点,失败啊。  

  让兵蛋子们知道,不知道得有多丢人了。  

  “你,思想比我深。”但也是能力的一种不是吗······他确实输了,军人,就敢作敢当,“我输了,日后还请多多指教。”  

  “嗯?我怎么听不懂呢?教授您说什么呢?”琉璃泪再次扬起了机灵的笑容,“我这么认真地‘配合’您,您可千万别让我被扣分啊!怎么说,也算‘将功补过’了啊。”即使是借着楼子新的失败给那几只苍蝇一个下马威也没必要真的让对方无法下台不是吗?  

  教室里这次,却是自主噤声了。  

  就算是再走马观花不甚了了的人,都看懂了,楼教授,被催眠了。至于催眠的人,再不济都知道了,琉璃泪,原来她的能力比楼教授还要高。  

  将给台阶的功补反催眠的过吗?有意思。  

  那几个女生面如死灰,被,反催眠了。  

  琉璃泪是谁?她最爱的就是玩游戏做坏事了。人说的话当然要自己负责不是吗?不烦吗,白痴们?顾柒夏没有分析出来的大概就是若是那几个女生所搞的小把戏发生在了她们所寄托的身上,是不是真该叫,自作聪明了呢。自打嘴巴。  

  琉璃泪发生的动作能让效果更上一层楼。若是说她们拍马屁,便是拍在了马腿上;若是说搬起了石头,也不过砸了自己的脚。  

  楼子新怔住了,张扬名怔住了,班里的人都怔住了。  

  ——那个站在教室前列淡淡笑着的女生沐浴在阳光中仿佛格外耀眼,周身的气度让她就像是九天之下的阳光女神,笼罩的阳光与她淡然若水的气质配合得相得益彰,此刻,即使她只是一个被她校排斥出来甚至专业都相差甚远的所谓的“交换生”,也让人景仰。  

  也许相反正是她的专业都对不上口所以才更让人佩服吧。  

  他们又哪里会知道,作为神秘学院的隐藏系神秘级学员,还有那不为人知的220的IQ都让她不同于常人更远胜常人。  

  突然校园里响起了轻松的下课歌声,所有人才恍然若梦地清醒过来,女孩依旧笑着,不带任何情绪,只是干净的笑,唇轻启逸出一串大方的笑声:“下课了哟~那么,我可以去解决我的急事了吗?”  

  琉璃泪也真不会去要一个答案,事情解决就没有必要留,溪墨的问题也很严重,故而耸耸肩便往教室外走去。  

  楼子新一向迷人的嗓子第一次没能完整地讲出一句话,好像他在军队所带来的威压对琉璃泪这个女孩没有半点作用,他自己也是有点反催眠事件的后遗症,跟着其他人一起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连干脆的“下课”都卡壳了。  

  待琉璃泪的气息消失在门口,率先回归状态的是感染了几分琉璃泪个性的顾柒夏,女孩摊了摊爪子,姬真是越来越不收敛自己的魅力嘞。随后回神的是楼子新和张扬名,楼子新轻咳一声,接上未出口的话:“下课!”气势随着声调高昂,众人又被他的威严唬住,张扬名精神要好,忙给同学解围,“咳,那个楼教授,今天的课真是谢谢您了,来这边请,我们去办公室坐一下吧!”  

  想着让他极有兴趣的那个女孩,楼子新侧过头朝张扬名友好地扯了一下唇,颇有种面瘫养成的感觉。  

  张扬名被他的笑惊了一下,有点受宠若惊地回笑道:“楼教授您请,关于刚才同学的示范我先替她道个歉,平常其实她是个蛮认真的同学,应该也是像她说的有点急事。”  

  整好东西的顾柒夏听见抽搐地扯了扯唇,张扬名被怀疑和姬有关系真的太正常了好吗。上课从来不带任何东西,如果说真要带东西也是与上课无关的笔记本什么的,用来补觉的课比清醒的课要多一半······这样的她是个“蛮认真”的同学······咳咳,此刻她倒是蛮同情那几个女同学的,不过敢惹姬,死有余辜。毕竟可怜是可怜,不过可恶与可怜她还是分得清的。  

  不过急事,顾柒夏蹙了蹙眉,虽然说姬最近是有点愈来愈嚣张,但是上课不接电话(?)还是她的底线的,而且一般即使她接电话也不会让其他人看见,这次接电话却是蓝牙都没有准备,看来是真的出了事了。果然她比她还是太弱了,这样猝不及防的急事姬居然还能镇定地反催眠楼教授,唔,路还长啊。  

  想着顾柒夏便起身往外走,一声低沉的声音只让她毛骨悚然,头也不回地走。她就知道要牵连她,算了,谁让人家是军人,再小心也躲不过。  

  “嗯,可以理解。”楼子新眼前一亮,快步超过他们的顾柒夏就这样中了一枪。“咳,那个,前面那位同学,等一下!”  

  顾柒夏还想装作没听见地小小挣扎一下,步伐不增不减有点小抖地往前迈。然后,她躺了······  

  “刚才课上的八号女同学,说的就是你,等一下。”明明是个语气强烈的感叹句,却被严厉地掰成了阴森森的陈述句,顾柒夏表示hold不住了,卧槽这么冷,等这次姬回来一定要和她学几招抗“寒”术,也视若无睹地拽一回,不过现在,顾柒夏搓了搓手臂步子一顿,语气有些惊讶:“楼教授,您是在叫我吗?”  

  楼子新难得又一次压不住军人脾气,和刚才那个女孩,虽然两人都精,不过这个还是有点假了,完全不想配合,“刚才课上有两个八号女同学吗?”  

  张扬名喜欢琉璃泪和顾柒夏也是算熟,连忙又上来挡枪:“楼教授,您找顾柒夏同学有什么事吗?”  

  顾柒夏端着手臂扬了扬眉,这么明显的包庇真的好吗,张扬名。说姬是代称,提我上名字。张扬名你给我等着,这辈子我都不会让你追上姬!  

  楼子新斜瞥了张扬名一眼,再咳了一下压住脾气,接着就开口说,“只是小问题。”把张扬名憋回去然后又是上课那种“深情”(?)眼神直视顾柒夏的眼睛,“咳,你和上课那位九号女同学很熟吧。”  

  顾柒夏叹口气,老奸巨猾,一声提醒就摸出她和姬很熟,连疑问句都不用她要怎么招架啊!抬头看着张扬名突然有了主意——吊着。顾柒夏半真半假地招出关系,却又什么都不加掩饰:“啊,我们是舍友。”  

  楼子新自顾自地点点头,“那就是很熟了,问你几个关于她的问题介意吗。”  

  顾柒夏撇撇嘴,又是陈述句,很介意,她能拒绝吗。低下头遮了遮表情,嘴上咬牙切齿地敷衍着:“嗯,您说。”  

  楼子新粗眉又是一挑,原来跟她一样,也是个人精啊。不过还是太嫩了。要知道人类越想要隐藏的秘密越是在一丝一毫的细节上体现出来。即使再怎么撇清关系,能用“我们”关系就是亲密了,更何况作为舍友,深度和一般的朋友级“我们”还是没有可比性的。  

  要是知道作为一名军人此刻楼子新心中所想,顾柒夏一定会压不住气质狠狠的吐槽他的,居然用军人的手段来对付普通同学,真的好吗好吗好吗!就算她和姬学得一手装逼好手段,那也只是用来装逼的,死盯着她干什么,姬才是真的好本事不是公开的事实嘛!  

  “嗯,咳,顾,柒夏同学是吗?”楼子新再一次清了清嗓子。  

  打算了大开杀戒(误)吗,雾草你还真的上名字···张扬名你去死吧!听见楼子新低沉诱人的嗓子喊出她的名字,顾柒夏鸡皮疙瘩起一身地抖了抖,如临大敌!简直是声波凶器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