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离忧

第十七章

离忧 小白通行 2575 2016-07-28 19:29:08

    良久,对面的人忽然开口,带着疑问的语气,问道,“你是?”  

  陆离听他忽然开口,声音虽无张烨般富有磁性,却如泉水流淌般沁人心脾。她不禁回答道,“我是陆离,是被邀请到府上给他们公子看病的大夫。”  

  “公子,公子,原来你在这儿。”声音有些急切,是刚才的小厮。陆离转头,发现他正往这边跑来,眼神直直的盯着对面的人。  

  原来他就是他们公子啊,果然举世无双啊,陆离想。  

  “子云,不得无礼。”虽是训斥,声音却无一点生气。  

  “哦。”子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陆离,说道,  

  “公子,这是陆离陆大夫;陆大夫,这是我们公子,白玉。”  

  陆离看了看他,果然人如其名。  

  “陌上公子颜如玉。”她道。  

  “嗯?”白玉听了她的话,愣了一下,随即又笑道,“不是的哦,我娘之所以给我取这个名字,是因为我是衔玉出生的哦。”  

  “哈,贾宝玉。”陆离听了这话,乐了。  

  “什么贾宝玉?”白玉有些不明白。  

  “没什么,没什么。”陆离连忙摆手。  

  “公子,你同意治疗了?”子云突然小心翼翼地说道。  

  白玉听到他的话,苦笑道,“我的病已然这样,这么多年你们为我东奔西走,寻遍天下名医与名药,我却依然不见好转,枉费你们为我做到这样,我如今还能站在这儿,也是勉强为之,你们就不要再为我如此了。”  

  “公子……”子云不忍得喊着他。  

  陆离听了白玉一番话,有些明了。原来他竟活的如此不自信,痛苦地活了那么多年,若不是有惜他爱他的人在身边,他可能早已撒手离去。  

  陆离笑了笑,上前一步说道,“你既如此不自信,何不让我为你治疗,反正最差不过一死,何不赌上一把,赢了,你获新生,输了,一了百了。”  

  陆离一番话打动了白玉,是啊,最差不过一死,何不让她为自己治疗,一了百了,岂不随愿。他看着陆离,点头应了句,“既如此,我便赌上一把又何妨。”  

  子云听到自家公子答应了,高兴地说道,“那我们走吧。”他在前面带路,陆离和白玉并列,无忧瞥了瞥下面,又撇了撇嘴,闭上了眼睛。  

  陆离看着周围的风景,喃喃道,“好美啊!”  

  “是吗?”白玉问道。  

  “嗯。”陆离重重地点了点头,又说,“肯定花了不少人力物力吧。”  

  “这些都是我们公子一个人种的哦。”前面的子云忽然激动地说道。  

  “一个人?”陆离吃惊的望着白玉。  

  白玉淡笑着点了点头。  

  “真厉害啊!你怎么会想到要种这些,而且我看也种了不少年了吧。”陆离感叹。  

  “嗯,八年了,我从十二岁种到了现在。”  

  “可以说说吗?”陆离问,而后她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道,“有些唐突哈。”  

  白玉摇了摇头,娓娓说道,“我自十二岁搬到这儿来读书,当时我是和几个家丁一起来的,我那时嫌这儿荒僻的很,然后我就在这儿绕了一圈,发现稍作打理也是可以的,我就去山上挖一些树回来栽,家丁想要帮我,那时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是年轻气盛吧,我愣是不让他们帮,再后来在街上看到什么好看的花草,种子,我都会买回来,花时间把它们种下。”  

  “那你不用读书吗?”陆离好奇地问。  

  “读,但是我会抽出时间,有时候还会偷懒躲在那棵枫树上,家丁在下面喊我,我就是不应,这样他们就找不到我了。”他轻笑。  

  “呵呵……看不出来你小时候这么调皮啊。”陆离笑着说道,“还爬那棵老树,树,树……”她忽然喃喃道。  

  “怎么了?”白玉有些不解地看着她。  

  “你们在这儿等我一下,我有东西落在那棵枫树下了,我去去就回。”陆离说着,转身跑走了。  

  无忧躺在枫树上,两**叉,翘起二郎腿,一只手搭在额头上,看着被老树遮挡的天空,心里莫名的感觉到不爽,却又说不上为什么不爽,活了二十年,他从来就没有过这种感觉,真是奇怪,他闭上眼晴。  

  “张烨,张烨。”  

  突兀的声音突然传入耳朵,让他有写莫名的欣喜,睁开眼睛,他继续望着天空。  

  陆离跑到老树下,一抬头就看到那个老神在在躺在树上翘着二郎腿的人,陆离试着喊了一声,“张烨。”  

  无忧不说话,也没看她,他暂时没有和她说话的打算。  

  陆离看着他的身影,有些愧疚,“张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把你落在这儿的。”  

  无忧继续保持沉默。  

  陆离继续说道,“你快下来吧,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继续沉默。  

  “张烨,好张烨,帅张烨,举世无双的张烨,张大哥,张帅哥,张美人儿,张大美女,张哥哥,你就答应答应我嘛。”陆离使出她软磨硬泡的本领,声音里满是撒娇。  

  无忧越听越无语,听到最后他已经满头黑线,不过他还是不准备理她。  

  陆离见自己的撒娇没奏效,又看了看那个优哉游哉的人,顿时有些窝火,但是她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无忧,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哭丧。  

  “张烨在张烨,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枉我对你一往情深,跑了个老远还想着来找你,你既然不理我,你怎么对得起我啊,呜呜呜……”陆离用袖子擦了擦莫须有的眼泪。不得不说,她哭丧的本领奏效了。原本睡在树上的无忧,听她一哭丧,差点没从树上摔下来。他是负心汉吗?顿时他从树上跳了下来,看了看那一个劲哭丧的女子,一把走过去拉起了她。  

  凉薄的嘴里吐出两个字,“丢人。”  

  陆离见他从树上下来,立马就开心的笑了,“你终于下来了,不枉我使出看家本领。”  

  无忧嘴角抽了抽,这看家本领,真真是史无前例。  

  他睨了睨她,说道,“走吧。”  

  “好,走走走。”陆离走过拉着他的手。  

  “干嘛?”无忧看了看两人相交的手。  

  “干嘛?跑啊,呵呵……”陆离笑着拉起他跑了起来,“白玉他们还在等我们呢。”  

  无忧眼神暗了暗,看着两人相牵的手,有种不想放开的感觉。  

  很快,他们就跑到了白玉他们所在的地方。  

  “这就是你说的东西?”白玉看着陆离身边的人,好笑地问道。  

  “额。”陆离尴尬地摸了摸头。无忧转头看她,眼里带着询问。  

  “那啥,口误口误。”她讪笑到。  

  “哦。”白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继而又疑惑地说道,“这位是?”  

  “哦,这是我的助手,张烨。”陆离说道。  

  “哦。”白玉低头,看着他们相牵的手。  

  注意到了他的目光,陆离有些不解,低头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看,是,她和张烨相牵的手,陆离立马条件反射的甩开。  

  无忧看了看两人分开的手,心里莫名不爽。却也没说什么。  

  “走吧。”陆离说道。  

  “嗯。”白玉点了点头。子云在前面带路,他们三人,莫名地并做了一排。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房间,陆离让白玉坐下,给他把了把脉,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又叫他把裤脚捞起,给他看了看腿,眉头皱的更紧了。  

  “怎么了吗?”子云看着陆离紧锁的眉头,不安道。  

  “脉象很奇怪。”陆离说道。  

  白玉不说话,看着她,不置可否。  

  “这种脉象,这种脉象……”陆离喃喃着,站起了身,来回踱步着。  

  “陆大夫。”子云着急地喊道。却被无忧伸手挡住了。子云也知道自己心急了,也就安静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