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离忧

第十三章

离忧 小白通行 2758 2016-07-24 18:51:15

    月色入户,陆离看了看窗外的月关,心道:天气真好。于是她欣然起身,走向了院子里,已经秋天了,院子里的大树都已经枯黄了,树叶掉了一地,踩在上面都会发出‘嘎吱’的声响,不算好听,却也颇有一番风味。陆离走向石桌,坐在了石凳上,手肘搭在石桌上,用手撑着下巴,迷路的看着前方。此情,此景。  

  明月洒下了一地光辉,月光照在陆离的身上,她仿佛跨越千年看到了那个独自喝着酒,伴着月光,吟诵着‘举杯邀明月,对饮成三人’的李白,若是能有机会和他共饮一杯,那该有多好啊,她想。  

  不远处忽然传来脚步声,陆离转头看了看,是张烨。他身着一袭青衣,长发束起,照样面具遮住半边脸,徒留他凉薄的唇和削尖的下巴,他的里提着一壶酒和两个杯子,正缓缓向这边走来。这样一看,这人倒有些道貌岸然。陆离这样想着,那人已经来到跟前,坐在了她对面。  

  “你怎么来了?”陆离看着他。  

  无忧扬了扬手中的酒,又看了看月色,说道,“这样的夜晚,美酒佳人,岂不更美哉!”  

  等一下,陆离突然皱起了眉头,那酒……她一把站起来,抓住了无忧的手,眉头一横,问道,“酒哪儿来的。”  

  无忧摸了摸下巴,一副高人语气,“从哪儿来,这,重要吗?”  

  陆离怒了,一拍桌,不耐道,“废话,是不是在我房间拿的?”  

  无忧看了看她,点了点头。嘴角含笑。  

  陆离不说话了,心想这人是不是忒诚实了点啊,这人在江湖上是怎么活的。心里有些气恼,不过看着那人的笑,又气不起来,人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话她算是体会到了。  

  无忧吧杯子放好,又打开酒,把酒杯斟满,拿起一杯酒放到陆离面前,说道,“喝。”  

  “喝。”举起酒杯,心情不顺畅,陆离端起酒杯和无忧干杯。俩人自饮自酌着,偶尔说两句话,吟两句诗。  

  陆离说:“每次我一烦你就会来,你是不是能预测未来啊?”  

  无忧笑着,不说一句话。  

  陆离喝了三杯,就有些醉了。她酒量不怎么好,却也闲来无事自己酿酒。  

  陆离看着眼前的人,好像一个变了两个,她笑着说道,“我好像醉了,我看到了两个你。”  

  无忧笑了笑,“那还喝吗?”  

  “喝,怎么不喝。”她拍了拍桌子,又对着无忧说道“斟酒。”  

  无忧把酒杯斟满酒,递了过去。  

  “喝,喝。“陆离说话有些结巴,一杯酒下肚,她高兴地站了起来。  

  无忧看着她,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陆离盯着无忧看了好久,突然开口,豪气万丈的唱道,“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嘿嘿嘿哟黑,嘿嘿……“  

  无忧本以为陆离要对他说什么,正洗耳恭听着呢,哪知她突然来了着么一段,无忧膛目结舌,说不出话来。陆离还在继续唱,无忧反应过来,顿时一阵大笑,  

  “哈哈哈……”他捧着肚子,笑得不能自己,身体直颤抖,猛打石桌。  

  顾蓉顾华俩人因为并不和他们住在一个院子,所以都不知道这一切的发生。  

  陆离听着那人的大笑,也跟着笑了起来,像个傻子似的,她醉了,彻底的醉了,醉后的她,没有一丝顾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她在庭院里旋转着,蹦着,跳着,笑着,闹着,好不自在。  

  无忧停下了笑声,看着陆离,她欢快的身影倒立在了无忧的眼里,无忧感觉自己有些不明白,但是又搞不懂他在疑惑什么,于是抬起酒往嘴里灌着,这种感觉,有些烦躁。  

  陆离突然停下了玩闹,站在大树下侧着脑袋看着无忧,也不知道再想些什么。忽然,她走向无忧,无忧不明所以,看着她走过来的身影。  

  陆离在他面前停下,伸出手扯开了无忧的面具。无忧呆了,陆离也呆了,只听她喃喃道,“面如冠玉,举世无双。”  

  无忧回神,也不管陆离说的话,一把夺过陆离手中的面具戴在脸上。  

  陆离不解,看了看无忧,又想把他的面具摘下来。  

  无忧着会有了戒心,警惕地看着她,不让她摘下自己的面具。  

  她看了看无忧,似是有些不解,却也没再去扒无忧面具,只是蹲了下来,将手交叠放在了无忧的腿上,脑袋靠了上去。  

  这是,睡着了?无忧看着眼前这一幕,有些哭笑不得,这女人,还真是没有危机感。他俯下身把她抱了起来,走向陆离的房间。  

  无忧把她放在了床上,扯过被子帮她盖住,又掖了掖被角,坐在了她旁边。  

  看着他,他苦笑道,“这辈子,算你最幸运了,连我师傅我都没给他盖过被子,掖过被角,还给伺候的好好的。”他这一生,几乎没想过会做的事,都在这短短的两个月做了,劈材,提水,有时候还自己洗碗洗衣。他看着眼前这女人,有些莫名的无可奈何。  

  起身,他向门外走去。  

  “少主。”刚刚的庭院内,一名黑衣女子站在无忧身前不远处。  

  无忧点了点头。  

  “宫主叫你回去。”  

  老头,他自顾的低着头,说道,“什么事?”  

  “宫主说他不行了。”女子的语气依旧低沉冰冷。  

  “不去。”想也不想,无忧拒绝了,那老头,死?可笑。  

  “他说您不回去就让我们帮你回去。”  

  无忧抬头看了女子一眼,有些不屑,“就你?”  

  女子听着无忧不屑的话,脸白了白。“我们会尽全力带你走。”说着,几名黑衣人突然出现。  

  “到底,你们还是他的人啊。”无忧轻叹,语气冰冷。  

  “得罪了,少主,上。”女子下令,几人一齐冲上去。  

  无忧抬眼,却是看都没看几人,只是将一壶酒倒入嘴内。  

  几人在与无忧相差厘米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纷纷软倒在地,女子不顾身体的无力,抬起头来对着无忧说道,“你做了什么?”  

  无忧看了看他们,气定神闲道,“不过普通软经散罢了。”  

  “少主,你真卑鄙。”一男子说道,声音发狠。  

  “是吗?”无忧摇了摇头,看着几人,有些失望。  

  女子忽然说道,“少主,里面那个女人,你当真一点儿也不关心?”  

  无忧脸色变了变,不过被面具很好的遮了去,无人看到。他气定神闲地站起身,睥睨着地上的人,仿若主宰天地的帝王般。他的目光如鹰,犀利果断,就这么盯着地上的人。  

  几人都不敢抬头看他,那人仅仅是站在那儿,都能人他们感觉到无形的压抑,这种感觉,让他们喘不过起来。  

  “少主。”房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无忧转头。他的一只手握住匕首,架在陆离的脖子上,另一只手拦住了陆离的腰,不让她掉下。  

  无忧看着,心里暗道了句:该死。面上,却没有露出表情。陆离醉的不轻,即使现在是站着也还在睡,根本没管外面发生的一切。  

  睡得像头死猪一样。无忧咬牙切齿地想着。  

  “你放了他们。”架着陆离说道,他的声音颤抖着,听得出他很怕死。  

  无忧看了看房檐,又看了看男人,说道,“好啊。”  

  男人很激动,心里又有些害怕,他有些不确定地说道,“真的?”  

  无忧点了点头,复又说,“我想想。”  

  “你……”男人生气的看着他,将架在陆离脖子上的剑又凑近了几分。  

  只听“当”的一声,男人手中的剑落下,然后又被后面那人一脚踢飞,接过陆离。  

  无忧一下子到了陆离旁边,伸手揽过。  

  “属下来迟,请主子责罚。”齐天跪在无忧前,抱手说道。  

  无忧摆了摆手,示意齐天下去。复而又看向地上的人,说道,“百花宫居然会有你们这样无用之人,当真是耻辱啊。”  

  又面无表情地说道,“解决掉,留一个回去向老人家禀报。”然后将陆离打横抱起,往房间走去。  

  “真是猪啊!”无忧看着床上睡得正香的她感叹。像是回应无忧似得,陆离伸手掐住了无忧。  

  “疼。”无忧皱眉,甩开了陆离掐着他的手,“死女人,睡觉都要和我作对。”随即起身,往自己房间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