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离忧

第十八章

离忧 小白通行 2393 2016-07-28 23:41:27

    “是什么呢?”陆离喃喃,突然,她眼睛一亮,说道,“我知道了,是蛊。”她走回去,坐在了白玉旁边才活的有意义。”,又说,“我曾经有幸在一本医书上看到过此蛊,此蛊是一种隐藏性的蛊,它蛰伏在人的身体里面,醒后在中蛊者身体里繁衍生息,食中蛊之人血肉,中蛊者不出五年必死。你身体里的蛊已经苏醒,但是暂时没有繁衍后代,难道你没有感觉身体疼痛难耐?”  

  “有时候有,但是只是阵痛,一会儿就好了”白玉想了想,点头说道。  

  “下蛊之人肯定也发现了,她应该在等一个好的时机出现。”陆离想了想,又说,“你得罪过什么人吗?”  

  白玉仔细想了想,他自小在家里长大,父母很少让他出门,所以根本不会和谁结仇;后来又搬到了这儿,除了偶尔出门买些东西,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家里栽花养草,再后来生病了,就不曾出去过了。于是他摇了摇头。  

  “那你有弄死过什么动物之类的吗?”陆离又问。  

  “有。”他一口应下,“曾经我到山上打死过一条蛇,当时那蛇在我前面,我怕它有毒,本想离远点,谁知它竟跟了过来,我迫不得已,用手中的棍子打死了它。”白玉说,他的眼神笃定。  

  “那就是了,你打死的那蛇应该是养蛊之人所养,她细心养出的蛇,却被你乱棍打死,她肯定很寒心。”陆离说道,语气里带了一点戏谑。  

  “那该如何治疗?”白玉问道,从他的表情中看不出一点惊慌与害怕,有的只是淡淡的笑。  

  陆离有些吃惊他的冷静,好一会儿说道,“此蛊需要放血再用药物引出。”  

  “放血?放完血我家公子岂不没命了?”子云震惊地说道。  

  “不会。”陆离摇了摇头,“我只放一点血,再用药物把蛊引出装在盒子里;完后我再开服药,保管药到病除。”  

  子云听她这么说,心里松了一口气。  

  “不过。”陆离又继续说道,“他体内不止有蛊,还有毒,五种毒素在体内相互压制,又独立生长蔓延,他能活到现在,也算命大。”  

  “那怎么办?”子云紧张兮兮地问道。  

  “需要钱,大笔的钱。还需要人,去寻找药物的人。”陆离说道。  

  “大夫不妨仔细道来。”白玉微笑着说道。  

  陆离想了想,说,“要彻底根除你的毒,需要黑色曼陀罗,百月草,钟灵花,道四根,轻语风铃,白草,墨子奎,见蒂,和清茗。”  

  在座几人听了陆离说的话,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大夫,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你说的这几样在这世上也只是传说,根本没人见过。”子云急了。  

  “我还没说完呢,他还需要一次大换血。”陆离说道。  

  “大夫,您这不是要害死我们少爷吗?您走,我们请不起您。”子云说着,上前一步就要撵陆离走。  

  “子云,不得无礼。”白玉生气地说道。  

  “可是公子……”子云有些气愤。  

  白玉瞪了他一眼,转头对陆离道歉道,“下人无礼,请陆大夫不要同他一般见识。”  

  陆离毫不在意的说道,“没事,反正他也是护主心切。我知我的说法太过奇怪,但是请你信心,若你按照我的方法,再找到那几味药,我一定能够治好你。”  

  白玉看了看她,笑道,“我自然相信你,况且你也曾说过,最差不过一死。”  

  陆离听他这么说,也笑了。  

  无忧在旁边看着着两人,听着他们的对话,脸越来越黑,直至最后,直接转开了脸,不再看他们。  

  “那药材……“陆离说道。  

  “药材我这儿有两味,一味是百草月,一味是钟灵花;我有一位朋友,他那儿有见蒂,我想他应该会卖与我。其他六味药,我就需要去找了。”他淡淡地说道。  

  “我知道一个地下钱庄,叫雪肆,听说那里最近在拍买几种珍稀的东西,你可以去看看。还有,曼陀罗一般长在阴暗潮湿的地方,道四根畏寒,一般生长在温度较高的地方,其他的你应该知道吧,若是有什么不明白,你可以叫人过来问我,把药找齐之后,带到我这儿就行。”说着,陆离起身,“我就先回家了,后天我会过来为你引出蛊,再把药材带过来给你,记得准备好银子哦。”陆离笑道,然后转身对无忧说道,“我们走吧。”  

  无忧点了点头,提上药箱,跟了过去。  

  “陆离。”白玉忽然喊道。  

  陆离转身。  

  “谢谢你。”白玉说道。  

  “不客气。”陆离俏皮地眨眨眼睛。忽然想到什么,又说道,“不用送了,我走的时候可以在你府上转转吗?”  

  “欢迎至极。”白玉笑道。  

  “那我就不客气咯。”陆离说完,转身跑开了。  

  无忧看着她跑开的身影,追了上去。  

  “张烨啊,这家公子人真是很好啊。”陆离看着周围的风景,说道。  

  “是啊,干脆你嫁给他如何。”无忧翻了翻白眼。  

  “我也想啊,你看人家,人品又好,长得又好,温润如玉,人如其名,家世一看就是很好的样子,人又温柔有礼,虽然瘦了点,也生病了,但是人好歹也是高富帅一枚啊,等我给他治好了,还不知道多少人上门招女婿呢,可惜啊,我若想嫁,人家也是看不上我的。”陆离撇撇嘴,说道。  

  无忧听着她说的话,越听心里越火,他脸色铁青,有些生气地说道,“我看人家对你大献殷勤,八成是对你有意思,你如果再去表白一下,你们的事情铁定是板上钉钉。”  

  “是哦。”陆离有些不好意思,她压根没注意到无忧话里带刺,只高兴地说道,“就算如此,我一个女孩子家也不能轻易表白,我要等待时机。”  

  无忧简直要气炸了,这种人,听不懂人话吗?他是不是要考虑先下手为强,让她为他所有,再也不要去想别人了。  

  陆离转头,看了看无忧,发现他脸色铁青,有些奇怪。  

  “有谁惹你了吗?你怎么气成这样,脸都青了。”陆离说着,伸手去捏了捏他的脸。  

  无忧撇开脸,看了看她,不置可否,可不就是她给气的,他转过头,不想和她说话。  

  陆离见他不理她,也不想自讨没趣,转过头继续看着风景。  

  在府上稍微转了几下,他们就下山了。忘了说,宋府在半山上。  

  在山上走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沉默了良久之后,陆离最终还是憋不住了,看着无忧,她说道,“张烨你不觉得很无聊吗?”  

  “嗯哼。”无忧哼了一声,基本上算答应。  

  陆离见他和她说话了,便高兴地说了起来。  

  “无忧,你看到前面那花没。”无忧顺着她的手望去,只见一簇红色的花在哪儿绽放。  

  “那是午时花,它的生命很短暂,一天内它就完成它生命的绽放和终结,整个过程悠扬而短暂,但是它却有很多价值,比如用药。”陆离边走边说,然后蹲下身来把它连根拔起,然后冠冕堂皇地说道,“我把它带回去,这样它的一生才活的有意义。”  

  无忧无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