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离忧

第十章

离忧 小白通行 2362 2016-07-22 20:56:42

    入夜,吃完饭后,陆离从房间里拿出笔纸,然后走向无忧的房间。  

  无忧此时正坐在桌子边不知道在写什么,听到陆离进来的声音也没理。陆离有些好奇,凑过去一看,纸上摆着两行诗:青山绿水知何处,落得肠断君未知。  

  何其哀怨啊,啧啧啧……陆离摇了摇头,用手肘碰了下无忧的肩,一脸的戏谑,“不错啊,小子,看不出来你还有个小美人儿啊。”  

  “别胡说。”  

  “我是说真的,花开堪折直须折。”陆离不怀好意道。  

  “这是我一个朋友写的。”  

  “朋友?朋友会为你断肠啊,还写一个君未知?”  

  无忧不说话。陆离无奈,只好说道,“躺下,我帮你扎针。”  

  无忧转头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她手中的针,默默地问道,“我这还要扎多久?”  

  “总共要扎一个月,你这才扎了一天,嗯,还有二十九天。”陆离轻松地说道。  

  “二月才有二十八天。”某人低声道。  

  “噗嗤……”陆离笑出了声,“你怕针啊?”  

  无忧,“……”他想说他不是怕针,他是怕她。  

  “好了好了,在怕你也得给我老实趴下。”说着,她把无忧推上了床。无忧看着她一脸纠结。  

  “是不是男人啊,要不要那么怂,不脱是吧,那好,我来帮你脱。”陆离看着无忧缓慢脱衣的手,有些气急,她有那么可怕么。她扑过去,朝着无忧的衣襟就是一拉,霎时,无忧雪白的胸膛立刻显露了出来。  

  “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无忧气急败坏地吼道。  

  “我是不是女人,这不显示着吗。”陆离指了指她的胸,“还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在我们大夫这儿,就是屁话,没听过医者父母心啊。”陆离翻了翻白眼。  

  “算了,我自己脱。”无忧有些无语,脱下了衣服,乖乖躺在了床上。  

  “这才乖嘛。”陆离拍了拍无忧的背,一脸欣慰。  

  拿出银针,陆离开始给他施针,完成以后,她坐在床边,将纸笔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拿纸笔来这儿,可能是因为他和她年纪相仿吧,能给她出出主意。  

  “你了解赵国吗?”她问他。  

  “去过。”无忧没有正面回答。  

  “赵国国君是个怎样的人啊?”  

  “贪婪残暴,不择手段。”  

  “是吗?”陆离喃喃,“大哥明天就要出征了,我很担心。我想给他配药,可是需要用的药太多,我不知道要拿什么。”  

  “一瓶跌打损伤药,一袋硫磺。”无忧看着陆离,淡淡地说。  

  “硫磺?你是说他们会放蛇?”陆离诧异。  

  “很有可能,而且应该不止会放蛇。”  

  “一袋硫磺能管用吗?”她有些担心。  

  “你可以再放一些驱虫的药。”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陆离疑惑地看着无忧。  

  “我是江湖中人,以前在赵国的时候也听说过赵国打仗的一些手段,而且我曾有机会和赵国国君打过交道,多少也知道一点他的为人。”  

  “哦,那你可以给点建议吗?”陆离期待地看着无忧。  

  “报酬。”无忧看都没看她,直接吐出两个字。  

  额,陆离看着他,这人也太势力了吧,她心想。  

  “帮帮忙嘛。”她朝着无忧撒娇。  

  “少来,报酬。”无忧不买账。  

  陆离抬头看着无忧,像是要把他看穿一样。奈何无忧根本不扯她,悠然自得地在那儿把玩着手指。陆离很无奈,为了大哥,只好投降的说道,“你想要什么?”  

  无忧转过头看她,忽然笑了,他扬起下巴看着她,那意思很明显—你也有今天啊!  

  陆离看着他戏谑的笑,心里有些恼,生气地说道,“快说。”  

  “你先把我针拔了。”无忧说道,他有点担心一会陆离会把他的针插得更深。  

  “时间还没到。”陆离有些不耐烦。  

  “那就等时间到了我再说。”无忧笑,那欠扁的笑看得陆离真想拿鞋抽他。  

  “你家是商人吧?”陆离突然开口问。  

  “什么?”无忧不解。  

  “要不然怎么那么老奸巨猾,不是都说无奸不商吗。”陆离不满。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无忧无辜地摸了摸鼻子。  

  “少给我装无辜,大尾巴狼。”陆离对他扮鬼脸。而后她拾起无忧的一缕长发,把玩着。  

  无忧看了看她,也没理。陆离玩得挺开心的。她一下把头发绕在指上,一下把头发放在手心里搓揉捏扁,嘴角笑得好不得意,然而得意地外表下陆离的内心是咆哮的:该死的张烨,叫你和我谈条件,我弄死你,该死的,该死的。  

  无忧看了看自己的头发,嘴角抽了抽。他忍不住道,“陆神医,能否请你善待我的头发?”  

  “不能,我不能动你,还不能动你的头发吗?”陆离恶狠狠地瞪着他。  

  得,无忧投降,别过脸去不再看她。  

  过了一会,陆离看了看天色,站了起来,说道,“别动,我帮你取针。”  

  取完针以后,陆离对着无忧说,“喂,可以说了吧。”  

  “我先说条件。”无忧一脸欠揍的表情,“在这里我可以随意走动,不用打杂。”  

  “你怎那么不要脸啊,啊?你怎么不说你要做医馆的老板呢。白吃白喝白住还带工钱”陆离看着面前这个满脸欠揍的人,心情灰常不爽。  

  “那可不,我才不想娶你呢,悍妇。”  

  “你不想娶我,我还不想嫁你呢。”陆离对某男翻着白眼,忽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对着无忧破口大骂道,“悍妇?说谁悍妇呢你,三天不打你上房揭瓦是吧。”陆离撸起袖子,一副要干架的样子。  

  “别乱来啊,我这可是有对你哥有好处的锦囊妙计的。”无忧伸手挡住了她欲向前的身体。  

  听到锦郎妙计,陆离立刻停住了脚步,说道,“我答应你,快说你有什么办法。”  

  “你先准备好三张纸和三个锦囊。”无忧看着陆离,陆离立刻就拿出了纸和笔,看着无忧。  

  “第一张纸上写下:绕过暮云山。这是在到达暮云山的时候看的。”说着,看了看陆离,又接着说,“第二张纸上,写下:火攻。这是打仗的时候看的。第三张写下:保持警惕。这是在打完仗以后看的。”  

  陆离一一写下,然后从无忧的柜子里翻出三个锦囊,这还是当初无忧没来的时候自己随意丢进去的,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  

  “谢了。”陆离对着无忧说道。  

  “别,我们俩这是银货两讫,谁也不欠谁,好了,你可以滚了。”无忧说着,翻了个身躺下。  

  陆离不高兴了,她把锦囊收好,然后起身,走向床边,一脚踢在了床板上,“臭男人。”她狠狠地对着无忧说。哪知床上来了一句,“死女人。”  

  “臭男人。”陆离扑过去一把掐住了无忧的脸。  

  “疼疼疼疼疼。”无忧抓过陆离的手,瞪着她,“你想掐死我啊。”  

  “放心,掐不死的。”陆离对着他俏皮一笑,抽开手转身跑了。  

  “死女人。”无忧低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