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来世请允许我爱你

第六章 最后一秒在你怀里

来世请允许我爱你 梓漓刖 5830 2015-05-10 13:26:24

     南宫泠月心底那份异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萧子夜慢慢地靠近南宫泠月。南宫泠邑月紧蹙着眉头,像是有千条万条化不开的浓愁。像是感觉到了身边女子的异样,南宫泠邑一抬头便撞进萧子夜一双幽深的眸子,南宫泠邑有些错愕,“萧子夜你怎么会来 ?”萧子夜闻言,未语。只是眸色不明地望着一旁脸色有些痛苦的南宫泠月,南宫泠月直觉有人在看她,她以为是那个他回来了,带着少有的惊喜与急切,抬头,却只见一片虚无。南宫泠月只觉自己是一个笑话,这里是魔界,不是那种想进便进,想出便出的地方,自己居然还幻想这里会谁会来,真是异想天开。南宫泠月紧咬着下唇,眼里是一片痛苦失望,最后,南宫泠月颓然坐到地上,低垂着头,如墨的发丝遮住她的大半张脸,低垂的眼睑,遮住银灰眼眸里的淡淡死寂。 突然地,萧子夜就不想爱了,如果说来魔界之前他还有什么幻想,在听到南宫泠月的那些话和看到南宫泠月的所作所为后,他只觉爱的好累。他一生孤傲冷情,却偏偏将心给了个没有心的女人,到头来,那女人却视若无物般,将他的一颗真心践踏视若不见,向另一个男人投怀送抱。萧子夜缓缓南宫泠邑见萧子夜不应他,也不再作声。南宫泠邑用的是传音入密,所以南宫泠月听不见南宫泠邑有说过话。 南宫泠邑不想让南宫泠月知道,有一个人,为了给她一个可有可无的心脏,差点葬送了他自己一条命。他不想让她知道,有一个人,她想见,如今就在她眼前,她却看不到。 萧子夜在南宫泠月身边蹲下,透明的手指已经捻不起身旁女子的发丝。最后只得徒劳,无力,自嘲地将手臂缓缓垂下。 他觉得,在她面前,他的爱永远都显得那么卑微与廉价。 他觉得够了,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像南宫泠月一样让他感到这么无力,让他感到这么卑微与狼狈。 萧子夜豁然起身,离去的背影带着一股决然。 南宫泠邑见萧子夜突然离开,便起步欲图追上他,他知道萧子夜可能误会了些什么。但想到此刻正坐在地上的南宫泠月,便又折回。南宫泠月似感觉到有人离开,抬起黯淡无色的双眸,询问地望着南宫泠邑。南宫泠邑未见,只是默默地将地上的南宫泠月扶起,却望着萧子夜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萧子夜离开前虽什么也没说,可他身上的一股决然却让南宫泠邑有种不祥的预感。南宫泠月顺着南宫泠邑的目光望去,依然什么也没有。可看着南宫泠邑眼里的目光并不涣散,不像是在出神。南宫泠月沉思,自己两次明明都感觉到了什么,可却什么都没看见。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是不可能出现错觉的。看哥哥的样子也像是发现了什么,可他一直盯着的方向恰好也是她感觉有人来有人离开的方向。看哥哥的样子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或者……看见了自己看不见的东西。可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他到底还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南宫泠月垂下头,颓然想着,为什么每个人都要自己去猜,自己虽拥有着所有魔族都梦寐以求的地位,却是过着最寂寞的日子。 这样的寂寞,究竟何时能了? 南宫泠月挣开南宫泠邑的搀扶,独自向魔兽出现地最为频繁的那片魔域走去。 南宫泠邑感到臂弯里一阵空荡,便回过神来。看着南宫泠月离去的背影想要追上,却听南宫泠月淡淡道“别跟着我。”闻言,南宫泠邑停下脚步,静静地望着南宫泠月离去,他知道,现在的南宫泠月需要安静,需要发泄。 皎皎空中一轮孤月,月下的两人,静默无语,分道而行。 镶嵌着墨玉 边框的琉璃镜里,南宫泠月急速移动的身影令人看不清她的面容,只见一道紫色身影穿梭在一群面目狰狑体型巨大的魔兽之间。这是一群绿魔兽,战斗力很强却没有那一代魔尊能够将其驯服收为己用。所以迄今为止,绿魔兽虽作为魔界外最为坚固的一道屏障,却也是一个埋伏在魔界的定时炸弹,绿魔兽一旦被欲图对魔界不利的一方掌控,那么魔界就危在旦夕。这批绿魔兽,在绿魔兽中战斗力算得上是上乘的,好在数量不是太多,大概二十接近三十来只左右。 但地上却有将进百来只与这批绿魔兽等级差不多的尸体。 只听南宫泠月一声充满愤恨悲痛的娇喝,一只只绿魔兽应声倒下。南宫泠月愤,愤哥哥为什么有事瞒着她她,她恨,恨她最亲最爱的人都要欺骗她,抛弃她,南宫泠月悲,悲自己为什么总是被自以为最亲最爱的人欺骗,抛弃,她痛,很痛,却不知为何而痛。 杀了三日绿魔兽的 南宫泠月早就杀红了银灰的眸子,眼中的猩红让一身戾气的她显得更加邪魅妖异。月下一袭紫袍加身的她,让魔界所有的紫鸢都为之失色。 身着黑色 华服的中年男子看着镜中的泠月,嘴角挂着轻蔑的冷笑,手指敲击着放置着琉璃镜的檀香木桌,另一只手的指缝里的香烟散开浓浓的烟圈。中年似被烟圈熏到,微眯起双眼。嘲讽地说道,”不愧是纳兰馨红和那个男人的种啊,集天赋与美貌于一身啊……”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瞟了一眼门外跪着的男字,男子一身白色衬衣已经破烂不堪,那个帅到令人心痛的男子在经历了鞭刑之后虽落魄,却仍不失帅气。 萧子夜回来了,这个让他遇到南宫泠月后便百般想要逃离的地方。 回来前,他没想到父亲还保留着他的躯体,他以为,父亲会不原谅他为了一个心里没有自己的女人而忤逆他。魂魄和身体已经合二为一的萧子夜想再去见南宫泠月一次,却遭到父亲的强烈反对,他不明白,父亲既然愿意以牺牲毕身修为为代价只为换自己一个不老不死的身体,为何不愿让自己去见自己最深爱的女子一眼。还因此罚了自己一百刑鞭。 萧父见跪着的萧子夜不说话,放倒了琉璃镜将烟头放在烟灰缸里弄熄了。向门外走去 ,萧子夜见父亲出来,抬头望着他。 “父亲” ,萧子夜问候完萧父,又垂下了头。“你可知为父为何罚你?”“子夜不该因儿女私情犯了界规,忤逆父亲。”萧父闻言,看了萧子夜一眼,见他低垂着头,冷哼一声“哼,你倒是看地透澈。”萧子夜抬头,萧父缓步走到他身后,背着双手,背对着萧子夜。“知道为父为何不让你与那魔界女子在一起吗?”,萧子夜疑惑,老实答道“不知。”“你可知那女子的父母亲是谁?” “……”萧子夜沉默,南宫泠月从未给他说过这些,他亦不知。 “叫纳兰馨红。”萧父缓缓吐出这一句话,月下的背影被拉长,让正值中年的他显得有些孤寂。纳兰馨红,那个美丽却让他伤透心的女子。如今她死了,她的女儿又要来祸害他的儿子了吗? 萧子夜到纳兰馨红这个名字,如遭一记响雷,大脑一片空白,只听嘴里喃喃道“纳兰馨红……纳兰馨红……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萧父转头,见了自家儿子的反应,只得无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便走了。只剩下萧子夜一个人跪在冷冷的夜风中,伤口处的血液已经风干了,萧子夜用手抚住已经没有心跳的胸口,他的肩微微颤抖着,倾耳听,居然有男人啜泣的声音,萧子夜紧咬着下唇,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纳兰馨红啊,那个美丽妖娆的女人,那个丢下五岁的自己和别的男人跑了的女人, 那个让父亲变得阴暗怪异的女人,自 己怎么可以爱上她的女儿呢?她可是十月怀胎生下自己的母亲啊!真想不到 ,他萧子夜自认为慧眼识人,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与自己相守一生的人,不曾想,这个人会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妹妹。 这一刻的绝望心痛,比当初纳兰馨红抛下他不声不响地离开时来得还要强烈。纳兰馨红,那个让他既爱又恨的女人,到底要给他制造多少惊喜才肯满意? 萧子夜痛苦地紧闭着双眼,额头还起了一层薄薄的细汗。这一次是真的要放弃了吧……南宫泠月啊,自己的妹妹,呵……真是可笑至极。为什么不早些告诉自己呢?不然自己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了。 萧子夜颓然无力地翻身躺在地上,风吹乱了他的发丝,伤口处犯着的疼痛抵不上胸口的痛的百万分之一。他胡乱地捶打着自己的胸口,想以此来缓解胸口的疼。却是徒劳,此刻的他,似颠似狂。那个外人面前冷静深沉的男子,正如疯了般折磨着自己。他一想到,他永远都不可能与那个叫南宫泠月的女子在一起,便痛苦地恨不得马上死去。如愿以偿的,魂魄不稳的他因受了一百刑鞭和两天两夜的不眠不休还有刚才强烈的情绪波动,终于体力不支,昏睡了过去。 天空渐起的鱼肚白,告诉魔界的子民们,新的一天已经来到。今天是他们的魔界的小主子正式接管魔界的日子,以前魔界的大小事情都是南宫泠邑在打理,但南宫泠月却突然提出要重掌魔界。 二长老知道后差点没乐地把他的下巴笑脱臼,魔界的子民当然也欢喜,毕竟南宫泠月才是他们的正主,魔界的魔兽今日也是乖乖的,就连脾性最为高傲实力最为强悍的绿魔兽今日也是循规蹈矩的不敢造次。魔界子民都听说了南宫泠月与绿魔兽大战三日的传奇,纷纷叹道英雄出少年,泠月小主更是女中豪杰。二长老也是笑得花白的老胡子腰肢乱颤地合不拢嘴。魔界今日可以说是欢喜地都不像魔界了。 南宫泠月坐在梳妆镜前,一旁的女子一袭红衣,在南宫泠月这以紫色为主的房间里显得有些亮眼。红衣女子拿起木梳试图替南宫泠月梳妆打扮一番,南宫泠月向她摆摆手,示意她下去。红衣女子意会,放下梳子,向南宫泠月恭敬地行了个礼,便退下了。南宫泠月听见门关上的声音,望着镜中的自己,真不愧是雪肤花貌。南宫泠月拿起木梳,缓缓地梳着自己的长发。传说每一任魔界的尊主都将得到魔界的至尊宝物,琉璃镜,相传,琉璃镜黑玉镶边,琉璃为镜,看起来古老不失华丽,可以看古今,看未来。她突然想要重掌魔界,就是为了得到那面镜子。她想,她忘记的,总会有东西帮她记得,她不知道的,只求琉璃镜可以告诉她。 南宫泠邑站在大殿里,看着大殿陈列着的摆设,像古代的帝王登基时一样奢华高贵,不同的是,大殿里的摆设不是明黄色,而是充溢着神秘气息的紫色,大殿的气息像极了让人感到危险的南宫泠月,神秘而又阴暗。南宫泠邑如是想着,忽然感到有其他人的气息这气息,他不陌生。 “不知萧大尊主今日来所为何事?”南宫泠邑觉得有些不对劲,今日的萧燊仍就一身黑色华服,已是中年的他仍旧风姿不减,虽耗损了自己一辈子的修为,但终于换回了自己的儿子。经过了半个月的修养也恢复了精气神,一想到儿子这次终于可以放弃那个女人的女儿,萧燊只差没偷乐地高呼万岁了。他讨厌憎恨纳兰馨红已经到了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程度,所谓爱屋及乌,恨屋也及乌,所以他连带着南宫泠月也一并讨厌。 萧燊丝毫没有隐藏自己的气息,光明正大地走进了大殿,南宫泠邑冷冷道“你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之间有过交易吗?”萧燊听南宫泠邑的语气不善,也没有在意,只是递给南宫泠邑一给个做工精致的黑玉盒子,盒子不大不小,刚好装得下一面镜子的样子。 南宫泠邑不解地望着来人,来人也不恼,淡笑看着南宫泠邑,眉目间都是喜色,哪里还有萧子夜眼里的阴暗怪异。只听来人耐心说道“这琉璃镜,是时候物归原主了。”“你什么意思?”南宫泠邑不解。“琉璃镜是每一代魔界尊主的信物……你不知道?”萧燊试探性地问道。看着南宫泠邑沉默不语摸样,也便了然了几分。两人都沉默着不说话,须臾,南宫泠邑淡然道“真的决定这样做?”萧燊淡笑“自然.” ………… 阳光闲闲洒在萧子夜身上,今天她就要成为魔界真正的主人了,难得的,父亲居然允许自己去看她了。就连魔界的太阳也要从西边出来了吗?这个世界的运行法则难道紊乱了? 可自己要以什幺身份出席她的加冕仪式呢,昔日的恋人,还是同母异父的哥哥?无论哪个,都让萧子夜觉得讽刺。 转眼间已到了午日,正式接任魔尊尊主的南宫泠月被众小魔簇拥搀扶着,却不见那名红衣与南宫泠邑。只见南宫泠月身着一袭白裙,愈显得高雅迷人,垂腰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紫眸里淡淡的光华流转。今日的她与往日没有什么不同,但她天生的王者气息却让在场的所有魔物都控制不住想要膜拜她的冲动。 今日所有的暗系一族里有头有脸的幽灵,妖物,鬼怪都来齐了。只为见这相传是魔界最年轻的尊主,而且还是一名女子。 此刻,南宫泠邑 正看着琉璃镜,不知他看见了什么,表情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一张俊脸变得没有血色 ,突然他轰然站起来,向大殿跑去…… 正赶往 重楼阁取信物 的二长老与红衣看见南宫泠邑匆忙离开的样子都感很诧异,但当 走进重楼阁,看见琉璃镜里的画面时却是惊恐…… 众妖魔鬼怪见了南宫泠月虽没有盛妆打扮,但她身上高贵神秘气息似是浑然天成, 让它们的心底生出臣服之意。片刻,古城内,大殿外的所有妖魔鬼怪都欲向南宫泠月下跪拜礼,正当它们屈身之际,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一团白光,瞬时,南宫泠月便不见了踪影。 楼墙上黑色华服的男子冷眼看着这一切,他的好儿子还是放不下,来看她了,还将那女子带走了。萧燊眼里一片阴暗歹毒,仿佛刚才对着南宫泠邑淡笑的人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人。 他冷眼看着南宫泠月在众人眼前消失不见,看着古城里由一派庄严祥和的气氛变地阴暗诡异,他嘴角扬起一抹嗜血的微笑,只听他一句没有任何感情的话语从嘴里缓缓飘出“今日,便要你魔界,亡!” 霎时,魔界古城的天空上方被诡异的蓝紫色烟云笼罩,整个魔界瞬时陷入一片阴暗,他今日要摧毁所有阴暗的东西,所有与纳兰馨红沾边的东西。 萧子夜的感觉没错,自从他母亲离开后,萧燊就变得阴暗怪异了,他的笑,他关心大度不过是他掩饰自己黑暗面的面具,他厌恶纳兰馨红的同时也厌恶着自己,所以他要摧毁一切与阴暗沾边的一切,包括他自己…… 萧燊是光系一族的界主,即便没有了自身的修为,可光明神皇的能量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但每一代光系尊主想要催动光明神皇的力量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比如萧燊,他的代价,便是生命,因为他来控制不了来自光明神皇的力量,会被其反噬,最后,丧命 …… 南宫泠邑在混乱的城中寻找着南宫泠月,却始终不见南宫泠月的身影,这与琉璃镜里的画面不谋而合,此刻的南宫泠邑恨怕,怕再也见不到那个叫南宫泠月的女子。 萧子夜拥着南宫泠月,南宫泠月看着他的侧脸,在阴暗的天空下看不太真切,她还是看清了,与梦境里的那个他一模一样。南宫泠月的手轻轻覆在萧子夜的脸颊,当她感受他的温度时,她哭了。萧子夜看着她脸上缓缓滑落的泪珠时,他知道那时为他而流的,怀中女子见到他后的惊喜与感动他怎么会感受不到。如今他知道她是在意她的心里有他的,便觉得此刻阴暗的天空也是美丽的。他轻轻吻掉南宫泠月脸上的泪,一吻便一发不可收拾,那想念了仿佛一个世纪的触感与温度,如今就咫尺,叫他与她如何再压抑内心深处的寂寞?他不管什么哥哥妹妹了,就算天地此刻毁灭,他也只要她。她也不管什么魔界禁制了,只要与他紧紧相拥,是生是死,又有何妨? 此刻天地间仿佛只剩下正在拥吻的两人,世界末日也与

  他们无关。 随着两人的拥吻,往事一幕幕如潮水般涌现在南宫泠月的眼前。他为她遮风挡雨,她却无动于衷的一幕,她被他轻易击败的一幕,他为她吹萧的一幕,他死皮赖脸要跟着自己回魔界古城的一幕,看见哥哥关心自己闹脾气的一幕,看着像小孩一样的他自己破天荒给他取小名的一幕,她们月下和奏的一幕,醉后他偷吻自己的一幕……许许多多的一幕,让南宫泠月的眼泪像河水决堤般流不尽,止不 住。 萧子夜想与她作不成恋人,此刻能与她共死在这一片魔域也是极好的。 只是他忘了,自己已是不死之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