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来世请允许我爱你

第五章 如果有如果

来世请允许我爱你 梓漓刖 2226 2015-05-10 13:24:58

  “你都想起来了?还是……”后面的“还是根本就没忘记过”南宫泠邑没有问出口,也不敢问出口。“是,我都想起来了。我知道了这几日我反常的原因,是因为我动了情爱上了别人。很可笑吧,一个魔也可以将爱说出口。哥哥也一定觉得泠月说得对吧,是不是?”南宫泠月的语气不像在询问,倒有些咄咄逼人的味道。 “呵……怎么会呢?谁说魔就不能爱了,魔…其实可以爱的……” 就像他爱她一样,魔其实可以爱的,只是南宫泠月被伤和痛蒙住了眼睛。 南宫泠月没有理会南宫泠邑说的话,她只想快些知道以前的事,她其实什么都没想起来,但为了套出哥哥的话她不得不说她已经想起了那个所谓的她爱的人。 “是吗?是像哥哥爱泠月一样的吗?”南宫泠月直视着泠邑的她双眼,南宫泠邑知道如果有一天泠月想起一切一定不会原谅他,却不想她反应是如此过激,都有些不像她了,或许自己从未见过真正的南宫泠月是什么样子,她的脸上总是有一层面具,时善时恶,时冷时热。恐怕只有那个人才见过真正的泠月是什么样子的吧,自己在她的心里毕竟什么都不是。 “泠月你误会了,哥哥对你……对你只是兄妹之情。” “是吗?” 南宫泠月孤疑地望着南宫南宫泠邑,“嗯”南宫泠邑的眼神有些闪躲,他不知道现在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真实感情,他觉得现在的泠月有些说不出来的怪异,令人害怕。 “既然哥哥只把泠月当妹妹。那么,有些事情哥哥是不是应该向妹妹坦白呢?”“泠月,哥哥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哥哥只是……只是……”“只是什么?只是为了我好吗?哥哥你……真的……真的在意过我的感受吗?”南宫泠月渐渐变得有些激动,眼泪渐渐滑过她的脸颊,她却强扯出一抹微笑,南宫泠月缓缓闭上双眼,再睁开眼,眼里只有平静与淡然,南宫泠月轻笑一声,“呵……南宫泠邑啊南宫泠邑,你明知道我最讨厌欺骗,到了现在你都还不肯向我坦白吗?你不知道吧,在这之前,你一直是我最信任的人呢?可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要骗我!”南宫泠邑见了南宫泠月眼里的痛与深深的失望,心里只觉有千万只蚂蚁在噬咬,眼里是深深的悔恨与自责,她们就这样静静地望着对方,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可这一幕落在远处的萧子夜眼里却显得十分刺眼,“对不起泠月,哥哥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哥哥只是……哥哥只是想要永远陪着你留在你身边而已……不是故意要欺骗你的。哥哥……是哥哥错了,泠月你原谅哥哥好不好?” 南宫泠月从未见过如此语无伦次的南宫泠邑,在外人面前,南宫泠邑永远都是给人淡淡的温柔的感觉,永远都是待人有理的谦谦公子。 只有在她面前才会有情绪,有喜怒哀乐。他待自己如此好,恨不得将全世界都给自己。而自己却从未给过他好脸色,如今只因他欺骗了自己,而自己却连他为什么骗自己都还不清楚。若他真的为了自己好,那自己岂不是错怪了他。 “可无论怎样你都骗了我,明知道我最讨厌欺骗,为什么不向我坦白,有什么事情是连我也不能告诉的?你和他一样都打着爱我的幌子,骗我,伤我。我在你们心里,到底算什么?你告诉我啊,在你们心里我算什么?算什么……算什么?” 南宫泠月说的他,指的是她父亲,那个所谓爱她和她 母亲却将她们抛弃的男人。 南宫泠月小声啜泣起来,情绪如此失控的南宫泠月,南宫泠邑从未见过,记忆中就从未见过南宫泠月哭过或是流过一滴眼泪,自从遇到那个人之后,她就越来越喜怒无常,越来越多愁善感,越来越像个人了。那个人总是能影响到她的情绪。 无论她记不记得他,她的心脏都只为了他而跳动。 南宫泠邑看着梨花带雨的南宫泠月,心里一阵绞痛,情不自禁地搂住南宫泠月,奇迹般地,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躲开,反而反搂住了南宫泠邑。南宫泠邑忽然有些贪恋现在有哭有笑的南宫泠月,就这样闻着她发间的清香,感受着她的体温,他多想就这样搂着她就是一辈子。 可那又怎样,说好了只做哥哥的,自己已经伤害了她一次,不能再错第二次。若没有自己一时的鬼迷心窍,他们现在应该很幸福吧。感受到怀中南宫泠月的伤心,一想到她如今变成这个样子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自己,南宫泠邑心里便自责心痛到无以复加。 “泠月对不起。他其实真的很爱你,哥哥……哥哥真心祝福你们!”南宫泠邑痛苦地闭上眼睛,说完这句话,南宫泠邑痛和不忍同时心里却也感到一阵踏实,他最爱的南宫泠月,终于要幸福了吗?她再也不是孤身一人,再也不用用冷漠来掩饰自己的寂寞,再也不会是个不幸福的魔了。 只是可惜的是给她幸福的人不是自己。 好可惜,自己和她终于还是要分离。 一朵云遮住淡淡的月光,瞬时冰冷的雨冷冷地打在萧子夜俊冷的脸庞,这就是南宫泠邑所谓的成全?风到了萧子夜这里就停,雨到了这里也变得无声,连魔界常开的紫鸢也在笑他的多情。看着不远处在雨中紧紧相拥的两人,萧子夜自觉嘲讽,曾一度以为得到了她就得到了天下,不曾想,却是为她覆了天下。 看着他的心脏在她的胸腔里跳动,可她却搂着的却是别的男人。让一向孤高冷傲的他情何以 堪? “南宫泠月啊南宫泠邑月,你总是知道怎么伤我……”萧子夜自嘲一笑,那散发出来的痛与落寞,让雨滴见了都不忍心打湿他的衣衫。 夜风 吹起萧子夜额前的刘海,就算是落魄落寞的他依然是帅到令人心痛。 没来由的,南宫泠月感到心里一阵绞痛,那么短暂,那么急促,痛的却是那么剧烈,差点让她喘不过气。南宫泠月松开南宫泠邑,用手按住自己的心脏,她感觉到了,一颗心脏正在她的胸腔里跳动。她感觉到了,来自心脏的主人对她的爱意与怜惜。只是为什么这么痛呢,痛得好像深爱的恋人正在进行生离死别一样。或许……或许他会不会就在自己身边的某个角落看着自己呢?可自己为什么看不见他?那个他,在哪儿呢?再等等我,我马上就能知道真相。再等等我,一定要等我……等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