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来世请允许我爱你

第三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来世请允许我爱你 梓漓刖 3138 2015-05-10 13:20:47

  子夜收回飘远的思绪,嘴边噙着的淡淡微笑,好看的眼眸里却带着深深的落寞,陷入这场爱情角逐戏的他已经不懂得如何自救,也不想懂得……看着身旁已熟睡的泠月,子夜只觉一阵恍惚。 “你怎么会来这里?”陷入冥思的子夜还未察觉到有人的靠近,泠邑略显紧张的嗓音已传进耳膜。而泠邑也没料到子夜的魂会这么快就找到泠月 ,还是,他一直都在泠月的身边。“我来看看她。”淡淡的回应里掺杂的是无尽的相思与缠绵。“她……已经不记得你了。”泠邑似是不知如何向子夜坦白,语气里带着淡淡的迟疑。“我知道。”平静的嗓音似没有情绪,可谁懂他平静背后被隐藏的心痛与心酸。“她为什么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为什么……为什么看不见我?”子夜轻轻搂住身旁的泠月,向她的发间靠了靠,转瞬便消散的话语让人分不清这话是在问身旁的泠月还是企图向身后的泠邑索要答案。泠邑有些犹豫,该不该告诉子夜真相?倘若被泠月知道,她会怎么看他?会不会再也不理他,他们会不会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做相亲相爱的好兄妹。但无论如何,他希望泠月幸福,就算自己只能以哥哥的身份守护她,他也不后悔,他已经做错过一次,不能再错第二次。“她中了洗魂咒。”子夜虚揽着泠月纤腰的大手微顿了一下,“你做的?”虽是疑问句,子夜却说得十分笃定。“是我做的,我想让她永远忘了你,永远看不见你……”泠邑的话还未说完却被子夜打断“我想知道为什么。”淡淡陈诉的语气,却自有一股威压。“呵……”泠邑轻笑一声,笑里却是一片自嘲与失落。“都说当局着迷,旁观者清,你和泠月都是入戏太深无法自拔,在渴望爱情的降临与幸福的来临时,都忘了看清彼此内心的最深处。”“你什么意思?”子夜的语气带着少有的慌乱与急切。可泠邑并未直接回答子夜的话,反而自顾自地转移了话题。“你还记得吗,你与泠月第一次见面,那时你还不知道泠月的身份,将正在吸食月光精华的她误以为是在淋雨发泄情绪,还傻傻地用自己的衣服为她挡了一夜的雨,等到第二天雨过天晴时还装病死缠烂打地要泠月带你回家养病。吸食一夜月色精华的泠月功力大增,已经可以压制住体内蠢蠢欲动的魔性。但她还是将你一个人丢在了那片最为危险的魔域,你不顾形象地大声嚷嚷如愿以偿换来泠月一记凌厉的掌风,但你却轻而一举地化解了泠月才大取得大成的‘噬魂’,你手持紫玉箫风度翩翩地吹奏着“清魂曲”,饶是一身暴戾之气的泠月听了你的箫声也渐渐地平息下来,你一曲毕,箫声所弥漫到的各处竟都长出了紫鸢花,那是泠月最爱的花,还未等泠月从见到紫鸢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你问她‘想做真实的自己,却又不得不用面具伪装自己,你说,这是不是很矛盾?’那一刻,泠月自觉她似乎见到了一个与她相似的人,有相似的身份地位,相似的冷寞伪装,甚至相似的孤独寂寞……泠月怎么也想不到才与她第一次见面的你便读懂了与她相处了十六年的哥哥所看不见的,她暴戾与黑暗背后掩埋着的寂寞。也许就是在那一刻,她对你产生了别样的情愫……”讲到这里,泠邑顿了顿,他想,若是他能早些像子夜一样看透泠月,看到最真实的她,如今在刻在她心里能够让她哭让她笑的那个人,会不会是自己?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不是吗?泠邑片刻的失态子夜并未察觉,只因泠邑刚才的那句“别样的情愫”在他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泠月对自己产生了别样的情愫?是不是代表她也对自己动了心呢?可自己却傻傻地以为她爱上谁都不会爱上自己,谁会喜欢一个跟自己一样黑暗的人呢,可泠月却偏偏因为自己懂她的黑暗,懂她黑暗后的寂寞而对自己动了心。可现在,他却让自己与心爱的她阴阳相隔,他在她眼前,她却看不见他。他和泠邑一样,只看清了自己的心,却看不清自己所苦苦追求的梦是否早已成真,如此他们便不惜一切代价地去追寻自认为遥不可及却早已唾手可得的幸福,是他们的一次又次拼尽全力,降自己即将降临的幸福亲手埋葬。 子夜此时真的感觉好无力,幸福总是来的突然,突然地让人措手不及,可突然的被后是带血的残忍。他多想可以与她重来一次,重来一次,他可以将她明正言顺地拥在怀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搂着她,可她感觉到的却只有秋日已微微转凉的气息。 “ 你早就知道她对我有感觉了?”疑问的语句,却是陈述的语气。“你怪我?”“你毁掉的不只是我,还有她,难道你就不心疼?”不答反问,过于平静的子夜让泠邑摸不透他的想法,泠邑不知道的是,子夜不是平静,只是心累得不想再有任何情绪。“我以为你不在了,她忘了你,我便能与她在一起,我可以代替你的位置,成为她的全部。”泠邑的语气带着淡淡的自嘲,还有数不清的落寞。“可我发现我错了,她既便是忘了你,却对与你有关的一切事物都敏感出奇,冥冥中的一切让我觉得你和她本就是一对,所以我想通了,如果我非要以什么身份留在泠月身边的话,那便是哥哥,也只能是哥哥。不论你信不信,我现在真的希望你们可以幸福。”子夜紧蹙着眉头,幸福?现在的她和他要怎么幸福?“我会想办法帮你的,让你的魂魄和身体早日能够契合。相信我。”誓言般的话语,是男子与男子间的承诺。陷入沉默的他们,没有发觉子夜怀中的女子气息有了片刻的紊乱。泠月段段续续的梦境中,不知什么时侯开始插入了哥哥的声音,泠月想醒来,却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在真实的世界。泠月只看见一个男子,那个总是在梦里让自己哭得像泪人的男子,她好像看见那个男子搂着她,她看见那个男子缓缓靠进她,贴进她的发间,她的耳垂,然后泠月没来由的一阵恐慌,男子转眼便不见,最后消失的地方,泠月清楚的记得是在自己的心脏……男子消失后,泠月所能看到的便只是一片黑暗,泠月睫毛微颤着,缓缓睁开眼,眼中却是一片深思迷茫,她记得她没有心,可那男子消失的地方却偏偏是她心脏的位置,是她的心让她来到人界,来到这个她十几年来未曾涉足的地方。冥冥中,是不是她就应该来这个让她感到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来到这个她的心所期待到达的地方。可命运,总是将你推向你永远所不能想像的方向。       泠邑没有发觉泠月已经醒来,泠月却听见了泠邑所说的话,泠月……不知道该怎么去描述她心里的感觉,她只知道她最信任的哥哥有事瞒着她,或者……欺骗了她。          临近午夜,呜咽的风声像女子轻声的哭泣,泠邑告别了子夜,他一定会让泠月幸福的,这一次,他不会再欺骗她,这一次……他不会再做错!     又是一轮斜斜的晧月当空,夜风袭来,吹乱了泠月的发丝,泠月就那样双手环膝,静静地坐在窗前,任风吹乱了她的发丝,她想,她已经不知道到底什么是错什么是对了,就像她莫名失去的这段记忆一样,刚醒来时,哥哥说是为了她好,所以选择让她忘记,哥哥所说的为了她好,是不就是他刚才所说的让自己选择他,让他走进自己的心里,可这样的为她好对她真的好吗?泠月一直以为,哥哥是她唯一的倚靠,是她可以永远信任的后背,是那个可以为了她牺牲一切不求回报的人,可刚才她发现那个可以为她牺牲一切的人似乎另有其人呢,而那个她最信任的人却为了让自己留在他身边欺骗自己,他知道她最讨厌欺骗,可他还是骗了自己,自己留在他真的就那么重要?重要的不惜用欺骗自己作为代价?泠月只觉心好累好累,她自以为已经讲情绪隐藏得很好很好了,她自以为无论外界发生什么她都可以很淡然的去接受,很淡然的去处理。她又高估自己了,自己没有心,却明显感到自己的胸腔里有热血在翻涌,有什么奇异的东西在跳动,她……其实真的是有心的吧,不然怎么会觉得像是有一种心痛的感觉呢?自以为自己可以放开一切,可却是什么也未曾放开过,自以为自己可以装做凉心薄情,可到了某些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演技其实有够烂的。自己总是一昧的伪装,终于忘记了真实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等到终与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才发现自己的伪装背后的自以为是,是多么的愚不可及。可是,那会不会太晚了,那个爱她爱到让自己看不见他感觉不到他的傻子,在哪儿呢?自己是不是就要错过他了?就因为自己多余的伪装?如果让我记起他,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