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来世请允许我爱你

第四章 滑落的是泪还是幸福

来世请允许我爱你 梓漓刖 3053 2015-05-10 13:22:37

  泠月不知,从眼角悄悄滑落的是她的泪珠,从她手中滑落的却是她此生的幸福……她到底该何去何从,作为魔域的下一任魔主,她触碰了禁制,她虽然忘记了,可她明白曾经是有一个走进了她的心,因为那思恋的感觉太强烈。可无论她怎么想,怎么做,她还是无法想起那个梦里的男子,那个让她心痛的男子。现在是自己的无用,哥哥的欺骗,以后还会有族人的背叛,身为魔族的她会遭世人的唾弃……可她又做错了什么,她什么都没有做,不是吗?或许……或许她唯一的错,便是什么都没有做。          泠月感到以前从未有过的失望与绝望,或许是自己伪装的时间太长了,所以真实的自己在坚强的外表下变得越发脆弱和消极。或许这么弱的自己根本就不配成为这片魔域的统治者……如此,结束这一切岂不更好?   泠月如下定了绝心一般,涣散的眸子终于有了点点星光,可星光之外却是深深的痛与悔恨。 萧子夜还是那样英俊到令人心碎,月光洒在他的身上却不及他身上的感伤与失落来得令人心痛,他其实早就发现南宫泠月已经醒来,只是不想告诉南宫泠邑罢了。他不得不承认,他不能忍受除他之外的任何一个人与南宫泠月在一起,既然南宫泠邑想要成全他和南宫泠月,那他便给他这个机会。南宫泠月找不到理由来说服自己继续作为一个魔活下去,毕竟有些事情是必须要有个了结,不是吗?南宫泠月回到魔界第一件事便是找南宫泠邑,刚回来时遇到二长老,二长老看见她回来时的眼神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失望和惋惜。但还是告诉她南宫泠邑在藏书殿,南宫泠月一走进藏书殿便看见那个以往温润文雅的男子此刻正手忙脚乱得找着什么,整个大殿里都是一片狼藉,空气中还弥漫着些灰尘。南宫泠月看见南宫泠邑一副狼狈愧疚的模样,心里只觉难以言喻的酸楚。南宫泠邑对她的爱背后是欺骗与背叛,他现在是想减轻自己心里的愧疚还是真的想让自己幸福,或许都有吧。可那又怎么样呢,他们再也回不到以前了。“哥哥”“泠月?”南宫泠邑的声音微颤,透露出少许的慌乱与惊讶。 不想呆在人界了,所以就自己回来了。”巧笑嫣然的南宫泠月不似以前的冷漠僵硬。南宫泠邑的后背突然僵直了一下,泠月突如其然的变化是他始料未及的,南宫泠月看见南宫泠邑的僵硬,便走近南宫泠邑故作失落地说道"怎么了哥哥,泠月回来你不高兴吗?“南宫泠邑此时不知该说什么,他都决定放弃了,可泠月突然的转变打的他措手不及,无奈南宫泠邑只得说道”高兴高兴,本座的泠月回来了,本座怎么会不高兴呢?“南宫泠月注意到了,他自称本座。泠月不经冷笑,现在知道划清她与他的关系了么?看来不只是人,连魔也总想着亡羊补牢,那就让她来提醒他们亡羊补牢,为时已晚好了。以前泠月只是伤感失落命运的不公,为什么偏偏是她要永远呆在这阴冷黑暗的魔界,可让她感到惊喜与欣慰的是她有个哥哥愿意留下来陪她。她虽装做满不在意的样子,却在心里暗暗发誓永远只对南宫泠邑一个人好,永远只相信南宫泠邑一个人。未曾想过,这个曾经为了留下陪她放弃了重生的机会而最后化生为魔的哥哥有一天也会像自己的父亲一样欺骗她,抛下她。她突然然不明白那所谓爱是什么了,她记得父亲离开她和母亲是明明没有一点不舍与留恋,可母亲却固执地告诉她说父亲是爱她们的。她永远也忘不了,原本倾城倾国的女人为了一个背叛她的男子一夜之间被雪染的白发,她永远忘不了母亲是因父亲的离去哭泣了整整十二个昼夜,最后身为魔后的她因悲伤过度而神形俱灭。短短半个月内她失去了两个最亲最爱的人。那时候她才出生不到三个月,可她却将那三个月内发生的每一件事都记得清清楚楚。她有时候希望自己出生便听不见看不见,那样她便不会看到不会听到不会记得也不会痛了。父亲的离去让她再也不要相信再也不要爱任何人,除了母亲,可母亲最后也离她而去,她不知该说些什么来表达自己彼时的感受,索性她就什么也不说,她不知该做些什么来表达她的想法,所以就什么都不做。长老们都以为这个魔界的小主子傻掉了,都商量着要如何才能既将她踢下魔尊的宝座又可服魔心,毕竟她是魔族正统的皇族血脉,虽年纪尚小,但魔域的魔物距离魔尊的气息最近,所以魔性最强,强到让四大长老都有所顾忌,毕竟敌众我寡不是吗?又三个月过去了,冬天走了,春天到了,南宫泠月的世界里却没有花开与鸟鸣,有的只是阴谋与算计。初降临到魔界六个月的她仿佛看尽了世间百态,父亲的自私与背叛,母亲的伤心断肠留下她孤身一人,族人的落进下石与阴谋诡计都让她感到伤了痛了倦了,她不知这样的日子何时才能结束。直到有一天,她与泠邑相识了,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南宫泠邑见到她的第一句话便是“好可爱的小妹妹”,从没有人会说一个魔可爱,,所以当泠月听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便是判断它的可信度。毕竟还只是孩子,泠月自以为已被冰封的心被泠邑纯净阳光的笑容融化了一个缺口。自从泠邑来到魔界后,魔界的一切似乎都恢复了自然,长老又对她这个魔界的小主子毕恭毕敬,魔物不像先前一样躁动,泠月也会说话会做事了,已经快半岁的泠月比六七岁的孩子更聪明更优秀,一切都像回到了魔尊魔后离开前一样井然有序。与之前不同的是长老只剩下二长老,泠月变得冷漠沉默了。大家很有默契的都没有问其余三位长老的去处与这个叫南宫泠邑的男孩的来历,泠月亦是。一切都像被安排好了一样。就这样泠月与泠邑一起生活了将近十八年,泠邑一直像哥哥般对泠月关怀备至。直到前几日,泠月失去的记忆听到南宫泠邑亲口说的话才猛然惊醒,生她养她的父母都会相继抛下她,更何况一个她连底细都不知道的南宫泠邑呢。他什么都没有,她给了他姓名和身份,他却像是给了她全世界。他本来可以前往鬼界投胎重生的,却为她留在魔界。南宫泠月当初不明白南宫泠邑为何要留下,她在她明白了,留下来,是为爱,可这爱,却变成了伤害。南宫泠邑再一次让她尝到了被自己最信任最亲近的人背叛欺骗的滋味。这一次,她少了些许感伤,失落与痛,多了的是怨与恨,或许她不会再原谅。无论有怎样的原因与苦衷,她都经不起再一次被抛弃被背叛。所以,如果要选择离开,走了,就别再回来。她怕经不住挽留的是伤是痛。这一次 ,她要涅槃。她既然做不会凉心薄情的冰山美人,就做笑面如花的蛇蝎美人好了。毕竟人都是会变的,更何况她是魔呢。南宫泠月自嘲一笑,一旁的南宫泠邑见她忽而失神忽而自嘲自觉心疼与愧疚。当初全世界都在欺骗抛弃她时,他来到她身边,如今她的全世界就要回来了,而自己却伤害了她。他是不是注定与她错过,还是自己本就应该自觉离开?南宫泠邑低垂着眼睑,徐徐的夜风似乎也在嘲讽他的思维迟缓。南宫泠月忽而轻笑一声,分不清是嘲讽还是悲叹。转过身,刚踏入藏书殿的左脚右脚又相继跨出,行风撩起南宫泠月的紫色长裙,为它的的神秘增添了一份阴暗的气息。其实她本身就应该是阴暗的,曾一度以为哥哥是她的太阳,却不想她的阳光早已消散不见。明月落在南宫泠月身旁,细数她与南宫泠邑的那些过往,有多少快乐和忧伤。他和她终究是得不到祝福的。南宫泠邑跟着南宫泠月一直走,她没有说话,他亦没有。南宫泠月忽然停下脚步,南宫泠邑记得这里,这是南宫泠月第一次与萧子夜相遇的地方,南宫泠月在这里停下,还有南宫泠月这几日转变,让南宫泠邑想到南宫泠月会不会根本就没有忘记那个叫萧子夜的男子。“泠月你…”南宫泠邑犹豫了一下怕是自己想多了,“没什么”"哥哥想说什么?”“没什么”“哦?”南宫泠邑望着南宫泠月含笑点点头,南宫泠月望着南宫泠邑笑得意味深长。“哥哥真的没什么想要告诉泠月或是”南宫泠月看着南宫泠邑的笑脸发生变化微顿了一下,继续道‘或是向我解释的吗?"南宫泠邑难以置信的望着南宫泠月,片刻后又认命般恢复了平静,她一直都与别人不一样,没忘了萧子夜也不足为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