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来世请允许我爱你

第二章 去人界一趟

来世请允许我爱你 梓漓刖 3102 2015-05-10 13:15:04

     是夜,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鈤胜春朝。这秋鈤究竟是寂寥还是胜春朝谁又能说得准呢。谁也不知道下一秒生活带给你的是喜剧还是悲剧,是惊喜还是惊吓……身着一袭白裙的泠月足以与皎皎的明月相媲美,长长的裙摆彰显着女主人的高贵与优雅。或许也只有泠月才能驾驭这条没有任何装饰的白裙。那天早上泠月起床时还有些恍惚,泪水照旧打湿了大半个枕头,泠月在不知不觉间发现了这条白裙,它就那么静静地躺在那里就美得无与伦比……过了今晚,泠月就将去到人界了,那个她魂牵梦萦的人会在人界吗? 安静的隔离室内,阳光透过剔透的玻璃窗斜斜地洒在白色的被褥上,萧子夜长长的睫毛在他苍白的脸上留下一道美丽的剪影。似昏迷似熟睡的他一定不知道这不过是泠月与他错过或者是下一次重逢的开始。萧子夜节骨分明修长的手指就那么安静的随它的主人躺在白的没有声息的病床上,虚幻的梦境里,一袭白色长裙的女子美的如梦如幻,被夜风撩起的长发,像她与他斩不断的情思,缠绵中带着揪心的痛…… 男子好看的耳垂上一枚暗紫色的儿钉像是在述说着男子帅气的外表背后隐藏的神秘,即便是在这最具有权威的高层疗机构也无人知道他的来历,更没有人对外谈论这件事,所有与萧子夜有关的人或者事物都与世隔绝了,医疗人员不知道男子的来历,只接到上头下达的死命令,不许向外界透露与那名神秘男子有关的一切的信息,务必保证男子的身体机能不丧失,有关人员这件事极其重视,所有参与这次医疗的内部人员彻底与外界断绝了联系。他们都没有家人或者朋友,在这里工作的每一个人都是孤儿,且在医疗这方面具有极高的天赋,这个医疗构很少有人被送进来,但凡被送到这里的就只有两种人,病人或者医生,有时会有上面的人下来视察,但通常这些医生连视察的人面都见不到,可他们如果有出格的一言一行都会被上头知道,这个医疗机构更像被雇佣的私人医生,其实这里的人都明白这一点,但能留在这里的人都是对医学有一定热爱程度的,且心里素质较好的,况且上层从小便对他进行严格的医疗培训,还为他们无条件提供衣食住行与医疗设备,唯一的不足便是与世隔绝,但他们都自动忽略掉这一点,他们本就没有亲人与朋友,但他们热爱医学,在这里他们可以接触到比外界还要尖端的医疗技术,不过那名神秘男子的身体状饶是他们也弄不明白,男子被送来时身体完好无损,却没有呼吸和心跳,他们找不出问题所在,上头却只叫他们保证男子的身体不受到任何损伤就行,无耐萧子夜的身体就这样被放进了隔离室珍藏。但这仅仅只是对他身体的束缚……

偌大的落地窗前微风抚起洁白的窗帘,泠月倚靠在护栏边,整栋别墅都是寂寥的白色,如泠月现在的大脑,迷茫,空白。她不知道自己来人界的原因,是心里那份别样的情绪牵引着她来到这里,可她现在跨越了一个界的长度难道就只为了寻找一个不切实际的梦吗?泠月越来越弄不懂自己的情绪,那个让她流泪的梦,让她心疼的人真的存在吗?可她来到人界一周了却什么也没做,哪里也没去,就静静的呆在哥哥为她准备的别墅里,她喜欢白色,整栋别墅便是白色,她恋紫色,别墅的阳台和花院便种满了紫罗兰,房间里也是白色和淡淡的紫色交接。分不清是梦还是幻,子夜好像看见那本该明亮的紫眸染上了灰色,他的心在微微作痛,漂亮的眼睑在微颤,好像感应到了女子的伤感和落莫,子夜的唇微微张了张,“泠月……”似无声的呢喃,似久别的恋人迟迟未见的相思。 可女子却听不见他,看不见他。 缠绵婉转却来的莫名的情思让泠月微湿了眼眶,眼角滑过的液体,似无声,却折磨地泠月几欲疯掉,她不知道自己为何哭泣,只知道流泪不是她的本意,可她却止不住这温热的液体在她的脸庞肆意流淌,打湿了她的衣衫与伪装的坚强……与此同时她不知道的是,一名男子的手指穿过她的发丝,他想抚摸那哭泣的女子,想安慰那哭泣的女子,可是却只是徒劳,那哭泣的女子已经感觉不到她梦中人的温度。他还记得那日,他说,若他醒不过来就别让她记得,可他却没有想过她会这么快将他忘记……他还记得,她说她虽无情却想要一颗心脏,虽无心却想要人的情感。如此爱她的他怎么忍心不满足她呢,只是她没来得及告诉他的是,她无心,却依然动了情,她的情因他而生。只是自以为无心无情的她注定了这一与他的错过。 他看着她哭泣却不知为谁, 如果她还记得自己是不是也会像这样为自己哭泣呢?不会的吧,他记得,她说,如果有一天她也会流泪的话,那一定是为哥哥而流。可他多想现在的她是为他而哭泣阿,但那怎么可能呢,她的心里只有她的哥哥不是吗,他爱她,爱到当知道她想要为自己的躯体找一颗心时下决心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为她找到匹配的心脏,可巧的是这个代价正好是自己的心脏,他几乎动用了他手下全部的人力物力却也找不到合适的心脏,最终他决定自己试一试,出人意料之外的是他与她的心脏竟然完全匹配,得知这个消息后的他不知是该喜还是悲,命运总是这么爱开玩笑,无论你是谁,你的权利有多大能力有强,都逃不过它的捉弄。 可他还是毅然选择牺牲自己去慢足她的愿望。所以他告诉泠邑,若他永远不能醒来,就让她忘记他,因为他不想让她知道她身体里的是他的心脏,因为他知道既使她有了心也不会对他有情,因为他不想让她记得曾经有一个爱她的傻子为了她的一个微不足道甚至有些荒谬的愿望葬送了自己的生命。毕竟她是魔,有心没心又有什么区别。但他更不愿她带着有他的记忆和他的心脏与别人在一起,即使在这场爱情游戏里她高贵如斯,他卑贱如泥…… 转眼间已是漫漫长夜,子夜看着熟睡的泠月,她小巧精致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子夜的手指轻轻滑过她的脸庞 ,虽然知道她感觉不到自己。 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抚摸她。原本已经可以幸福在一起的两人此刻却似阴阳相隔,是命运弄人还是有缘无分?如若泠月能够早点看清自己的心或者……或者子夜对泠月的爱再少一点点,是不是一切都将不一样……若人生能只如初见,是不是一切都将不一样? 可惜的是惜人生没有如果,倘若错过是命中注定,是不是就不该强求 ? 子夜眸光微闪,强压下心底的酸涩,与泠月并肩躺下。魂魄与身体已经分离的他其实不需要休息,他不过是想要与泠月再靠近一点点罢了,子夜不得不得承认他爱她真的爱得很卑微,他对她从来都是毫不掩饰的关心和包容,可她却对他若即若离。他记得他与她第一次见面时,刚16岁的她已是风华绝代 ,正值青春年少的他只一眼便认定了她。那是一个雨夜,全身已经湿透的泠月似无知觉般站在月下,那是他第一次去魔界,萧湘告诉他,魔界的天空很奇怪,只要是在夜里,无论什么时侯刮风还是下雨总会有一轮明月悬在如墨的夜空中,子夜却遇见了一名比魔界的夜晚更奇怪的女子。女子便是泠月,湿透的黑色长裙包裹着泠月完美的身躯,窈窕的曲线虽是在夜里却让人一览无余,总是有夜风轻浮她及腰的长发,她银灰色的眼眸冰冷地扫过子夜,可子夜却觉得那一眼便是一万年。第一次相遇,她们在月下无声地站了整夜。那夜的雨,下得那么突然,下得那么及时那么久,久到他以为可以做她一辈子的伞。可如今却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却不知何人能闻。如果一切可以再重来,她会不会不顾一切的一切去珍惜他,会不会像他一样毫不掩饰地表达对彼此的爱恋与倾慕。他想,她不会的,她不会珍惜,不会爱他不会恋他,因为她所表现的她会在意的,从来都只有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她名义上的哥哥,她义父的爱子—南宫泠邑。就像现在这样,他看着他的心脏在她的身体里跳动,他看着她为别的男子哭泣后未干的泪痕,他的心在痛,在碎裂,在滴血……可她,却只是一个旁观者,甚至连旁观者都算不上。他知道,她看不到听不到甚至感觉不到她。如果可以的话,他愿以让她做那个旁观者,至少他进入她的视线,能看见她时而银灰时而深紫的眼眸中有自己的身影……可现在就连那能让他微微感受到些许安慰的如果都变得好奢侈好遥远……远得好像永远永远也不会实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