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时空新娘

花灯会

异时空新娘 夜语星辰 4164 2016-02-10 14:18:29

  龙天夜看着蹲在花园里摆弄着花草的秋羽,开口问道了一下旁边的人,

“她的身体怎么样?”

昨日莫尘就到了,在秋羽睡着时替她把了一下脉并做了些检查,

虽然以他的整治知道她没事,可是,不让莫尘确定一下他还是会不放心。

莫尘看着秋羽,负手而立,不答反问道,

“你是怎么救活她的?和用你血饲养的蛊有关?”

那日当他赶到山顶时已经结束了,后来随龙天衡回圣天处理了些事回来后,

发现那条血红色的蛊虫居然不见了,除了他,不会有谁这么做的。

龙天夜点了点头,那日他从黑芎身上拿走的盒子,里面有着最为妖邪东西,

他抱着断了气秋羽回到了莫尘的住所,拿走了那条原本用来就自己的蛊。

他不知道那些怎么用,能怎么用?心里有个声音告诉自己,她不能死!绝对不能死!!

带着她的尸体,他们去到了极寒之地,在一位高人的提示下和帮助下,他把她救活了。

莫尘见他承认了,又问道,

“她的记忆也是你抽走的?”

龙天夜摇了摇头,

“不是,那人抽走的,唯有这样秋羽才能救活”

那人说,秋羽没有任何的求生意志,反而想解脱,如果不抽走她所有的记忆,那她根本救不了,

他同意了,而她的记忆,那人带走了,是救秋羽的代价。

莫尘眉头一皱,那人是谁?龙天夜说是位七十有几的年迈老者,

江湖上有这号人物他又怎会不知呢?

“她身体没有任何异状,蛊也消失了,你不用担心”

虽然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让她彻底恢复了,

但毕竟是件好事。

秋羽把一株花苗放入挖好的坑里,认真的种植着,照顾这样花草成了她的爱好,

钓鱼她没多少耐心,看书又不认识几个字,并且无聊得紧,

那就只有这个咯。

龙天衡走了过来,在她旁边蹲下,

“需要我帮忙吗?”

秋羽闻声扭头看向他,龙天衡,阿离的弟弟,这段时间他经常来,

还给她带好吃好玩的,嗯,是个好人。

把手里的花苗递了过去,

“那你先帮我拿着”

龙天衡看着手里的小花苗,扭头看着她努力的用小铲子刨这坑,

不由的轻笑了,现在的她,眼神里没有了淡淡的忧伤,

也没有了执着的感情,也许,她的重生是上帝给她的恩赐吧。

这样也好,简简单单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只要她开心就好,

“为什么不叫下人帮忙?”

秋羽继续手里的活,

“自己的事要自己做,阿离说的”

龙天衡微微一怔,轻笑了,真是单纯的可爱,天真而又傻气,

阿离?这个名字他以为也许永远也听不到了,是龙天夜让她这么叫的,

还是她的记忆里就只有这个名字了?

他的记忆恢复了?不若如此的话怎会如此宠爱疼惜她,但若真的恢复了,

他有怎会如此沉默?

龙天衡一下子疑惑不解了。

“阿离你的事办完了?”

秋羽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思绪,扭头看去,龙天夜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们身后,他都没有丝毫察觉,

秋羽站在他面前,微微抬头看着他,

而龙天夜伸手轻抚着她的头,眼里充满了宠爱,不管他有没有恢复神龙村的记忆,现在,

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吧,对于秋羽来说,不管是莫离还是龙天夜,

只要是真心对她好,一切都没有差别了吧。

龙天衡站了起来,来到他面前,把手里的花苗递了过去,

“你陪她玩儿吧,我还有事”

说完转身便走了,没有回头,身后传来秋羽呐喊的声音,

“有时间我去找你玩呀!”

龙天衡嘴角微微上扬,他不知道现在对秋羽的感情是怜惜还是爱情,

但是都不重要了,从今以后,她是他的嫂子,仅此而已。

秋羽拉着龙天夜来到刚才蹲着的地方,继续挖着坑,活还没干完呢。

龙天夜看看手里的花苗,开口问道,

“你这几天都在院子里种的这是什么花苗?”

秋羽扭头看了他一眼,有些鄙视的瞅着他,

“这明明是香梨树苗好不好耶!花又不能吃我种那干嘛?我在这里种了很多果子的树苗,等到了明年,这里有好多种水果……”

光是想想,秋羽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大片果林,一个个鲜嫩多汁,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回头对他,

“放心,到时候我会分点给你的!”

说完继续挖坑种植,为了美梦成真,她一定要很努力才行。

龙天夜轻声笑了,虽然这个愿望他可以帮她实现,但是有点事让她做着也好,这段时间他有些事要做,

不能时常陪着她,有些事分散她的注意力也好。

不过,有件事还是现在和她说比较好,龙天夜将手里的树苗放进她挖的坑里,

“我明天要出门几天,你在家里要乖乖的,知道吗?”

秋羽一愣,有些诧异的看向他,呆呆的问,

“你要出去?怎么之前没有听你说呀?”

从她有记忆开始,他们就从来没有分开过,突然来这么一击,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龙天夜也知道她的彷徨,伸手将她扶了起来,拉着她向亭子走去,

“我知道这很突然,但是我有非去不可的理由,等我回来再和你解释好不好?”

秋羽见他眼里的忧虑,暗暗松了口气后,一副无奈的样子,

“那好吧,回来时记得带好吃的!不然我就……就不理你啦!”

来这里以后阿离不像以前那样总是在自己的身边了,明月告诉她,他有很多很多的事要做,

那么自己就尽量不要妨碍到他,这样他就不会烦她了吧。

龙天夜拉她进自己的怀里,下颚抵着她的头,轻轻的抱着她,

“好,一定给你带”

以前他不知道真正的幸福到底是什么?他也从来不敢去奢求,可是现在,

只要这样静静的抱着她,心里被她的一切填得满满的,对他来说,这就是幸福了。

其实他也想过带着她一起去,可是太危险了,他不能让秋羽受一点的伤害,

离开的这一年里圣天发生了很多事,战后留下很多隐患,他必须全部清除,这样他才可以让她不受任何的威胁,

安心的留在她身边,陪着她。

天气暖洋洋的,这种天气最适合睡午觉了,可是,如果心里有事的话,那就没那个闲情了。

秋羽趴在桌子上,无聊的盯着桌上的茶壶,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龙天夜已经离开一段时间了,虽然有写信回来说过几天就回来,当然了,那是明月读给她听的,那些字好多都不认识。

树苗也种完,没事做她只能给它们浇水了,可是明月说一天浇太多水的话它们会淹死的,

王府太大了,到处走的话她又会迷路,无聊得只好干坐着了。

隐隐的好像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秋羽眉头一皱,这里是她住的地方,

平时是不会有人随便进来的,而阿离也说了,出去的话一定要和明月或是天晴说一声。

由于好奇她慢慢朝声音走去,躲在树后面探出颗小脑袋,

原来是两个丫鬟在聊八卦呀,无聊,正准备离开时,一句话拉住了她的脚。

“今晚就是一年一度的花灯会了,街上肯定热闹极了,可惜呀,我们在王府里什么也看不到”

憧憬与惋惜的声音传到秋羽的耳朵里,不由的疑惑起来,花灯会?

那又是什么?很好玩儿吗?

一个声音继续传来,

“是啊,可惜不能去,听说吃的玩儿的玲琅满目,而且还有满天目不暇接的烟火呢!”

“…………”

人早已离开,秋羽靠在树上,抬头看着天空,脑袋里幻想着花灯会是个什么景象?好像,

她曾经也有看见过那种景象,可是就是记不起来了,脑袋里一片空白。

有点好奇,也有点憧憬,可是,阿离现在又不在,如果和明月她们说的话,她们肯定不让,

说什么外面太危险了,出什么事王爷回来她们不好交代。

昨天她不过是说要出去走走而已,她们就死活不让,唉,这里不是家吗?阿离说做什么都可以,

全是骗人的,把她丢在这里后自己出去晃悠,还像金丝雀似的关着自己。

可是,如果自己偷偷出去的话,阿离知道后会很生气的,

而且,虽然很多事她不知道,可是阿离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她是知道的。

唉,到底该怎么办?去还是不去,要不要找明月她们商量一下呢?

秋羽手捏着自己的下巴,陷入了沉思,她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经一步一步踏入了别人的陷阱。

夜晚,晋南王府的后门被轻轻打开了,也许是花灯会把看门的大哥吸引走了

也许,是被人故意支开了,一颗头偷偷冒了出来,左看右看发现没人。

轻轻走了出来,回头轻声说道,

“出来吧没人”

另一颗小脑袋也偷偷从门后探了出来,确认只有她一人时,便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拉着人就走,

“明月我们快去快回,不然被天晴知道了肯定会告诉阿离的”

没错,这两个像小偷一样出门就是秋羽和明月,秋羽今天想了很久好久,

还是没胆子自己一个人出门,

一么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出去了估计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了,

二么,王府以外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陌生的,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

阿离也说了,这个世界上坏人很多的,他们会把她拿去卖了,

或是把她杀了,她还年轻,不想死呀!!!

所以思前想后,决定告诉明月好了,天晴什么都听阿离的,肯定不会同意她出门的。

明月的武功很厉害的,带着她绝对有备无患,一开始她还不愿意呢,

但是呢,

凭借她的三寸不烂之舌,终于把她的玩儿心也勾了起来,同意一起偷溜出门逛花灯会了。

秋羽拿起摊子上的荷花型河灯,扭头对明月说道,

“明月你看这个好漂亮哦,我们要不要也买个来放呀?”

明月瞅过来一眼,略微兴奋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摊子上其它的,拿起了一个蓝色的小河灯,

“我喜欢这个”

秋羽看了一眼,轻笑着点点头,

“还不错,那我们走吧”

明月付了钱,拿着河灯和她向河流走去,这里的人太多了,她必须小心一点才行。

秋羽站在河边,看着河里五颜六色的河灯,不由得有些呆住了,

“好漂亮……”

五颜六色的灯海在缓慢的漂移着,岸边是虔诚祈祷的人群,热闹,但是当你闭上眼睛后,

默念自己的心愿时,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

明月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群,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可是……

“把河灯放了我们就赶紧回去吧,不然王爷回来就不好了”

她心里突然有种隐隐的不安。

秋羽看了她一眼,知道她担心什么,安慰道,

“不怕的,阿离要过两天才回来,再说了,不是还有我嘛,他要是处罚你的话我帮你分一半。”

龙天夜在她心里从来就不是个很容易动武的人,就算很生气了,

也不会打她,因为他说过,如果她疼的话,他会比她更疼,有时候她也会觉得自己很任性,

很过分,总是会依仗他的宠爱而惹他生气,做些让他讨厌的事。

可是,她会担心,如果他都不再管她了,那时她又该何去何从?

所以她总会以这种方式来试探他似乎真的还是在乎自己的。

明月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好吧,但是你离河水远一点,不要掉下去了”

秋羽来圣天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王爷为了她的安全没让她出过门,

她知道她也许是真的憋坏了吧,出来透透气也总是好的。

秋羽拉着她的手向街道走去,

“我就知道明月你最好了!我请你吃好吃的…………你想吃什么?”

“什么都可以…………”

声音渐行渐远,在离她们不远处的地方,几个黑衣人影慢慢走了出来,

手渐渐拔出了剑,一步一步靠近,眼神里的杀气慢慢凝重。

明月眼神一锐,拉着秋羽一个侧身,一把剑劈了下来,一个转身,踢开了持剑之人,

将秋羽推到安全的地方,拔出侧身的佩剑,和敌人厮杀起来,

她的武功本来就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对付这几个人根本不是问题。

只是,没有丝毫武功,而这些人都是冲着她来的,和敌人厮杀又要保护秋羽,

这不勉让她有些分心,这些人也不是范范之辈,如此一来,便有些吃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