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时空新娘

欠你的

异时空新娘 夜语星辰 3284 2016-02-10 14:15:46

  秋羽近来十分无聊,便到处走走,这里一切都好,就是太安静了,

除了鸟叫声什么也没有,但是,无意中她却发现了一个隐蔽的山洞,

明明知道不可以好奇,不可以去看,可是有种莫名的吸引力,把她拉了进来。

秋羽看着眼前的山洞,知道今天莫尘出去了,肯定不会那么早就回来,

犹豫了片刻,还是走了进去,里面有灯火,还有很多的书,秋羽随意拿起一本来,

难道,这里就是所谓的书房?

翻看了一眼便放下了,这里的字她认识的本来就少,更何况是这稀奇古怪的字体,她就更不认识了,

环视了一下,眼睛被一处所吸引住了,快速走了过去。

血红色的瓷器,周围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秋羽站着犹豫了,

过了一会儿,伸手慢慢打开了盖子,看见里面是何物的瞬间,

她呆住了,手中的瓷盖子一下子掉到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血红色的瓷器里,一条成人食指般大小的血红色软虫在挪动着,

而它的身下,浅浅的一层鲜血铺着,它身上的皱褶因为移动的原因显得那么的明显。

秋羽震惊的不是那份诡异的气息,而是,这条虫她很熟悉,因为,她的身体里就有一条,

只是她身体里的那条是蓝色的,而瓷器里的是血红色的,这是蛊,

蛊分很多种,她不是很清楚有哪几种,但是她知道这种东西绝对不是好的。

没想到,这个时代也有这种东西,而且还是龙天夜的师傅,

他养这东西,是对付谁的?还是另有用处?她不知道,她只是害怕了。

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似乎又开始凌迟她的身体,那么的清晰可见,

秋羽一步一步后退,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起来,脚不小心绊到了石头。

身体往后倾斜的瞬间,一只手抱住了她的腰,温厚的声音传来,

“小心一点,别摔倒了”

随即放开了手,没有半点越规的意思。

秋羽站住,稳住了心神,看着他走向血红色的瓷器,将手里的一个小瓶子打开,缓缓倒入,

血液流入瓷器里,一股血腥味让秋羽有点恶心,但是她还是稳住了。

莫尘看着瓷器里的幼虫,他知道,秋羽不开口并不代表她不想知道,

她之所以会来到这里,估计就是好奇心作祟吧。

他也没打算瞒着她,这次回去,他知道了一些事,有关她和龙天夜的事,

说起来,这一切的因果,都和她脱不了干系。

“这是什么你知道吗?”

秋羽点了点头,

“这是蛊,可以杀人于无形,更可以让人痛不欲生”

莫尘轻微笑了笑,

“没错,天夜身体里的魔血一发作便会大开杀戒你也知道,但是你并不知道,那并非先天 而是后天形成的”

秋羽有些愣住了,龙天夜的身体她是知道,那魔血发作时她也遇到过不知一两次了,但是,

难道不是天生的吗?这让有些疑惑了。

莫尘知道她在想什么,没给她去思考的时间,直接给了她答案,

“龙天夜只有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带兵打仗了,他很机智聪颖,战功无数,但也因此树大招风,引起了大皇子的危机感,在天夜回宫的途中便进行刺杀。”

秋羽见他专心看着瓷器里的蛊虫发呆,有些疑惑的走了过去,

没什么变化呀?但是现在她关心的不是那条虫。

“后来呢?”

莫尘收回了视线,继续刚才的话题,

“天夜的武功虽然不低,但是以寡敌众加上年纪尚轻,他根本不是对手,受了重伤的他被追时不慎跌入了深谷,当我们找到他时,他已经不是我们认识的龙天夜了,他嗜血,残忍,连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暂时控制住而已”

听到这里秋羽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会不会是他在那深谷里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或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所造成的?”

莫尘看了她一眼,眼眸中有些难以说明的情绪,

“一开始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当他清醒过来,告诉我们实情,并从怀里拿出来这个的时候,我们就不这么想了”

说着从怀里拿出来了一个物件。

秋羽本来想说,你们那袖子到底有多大,居然可以容纳那么多东西,

走路或是挥手时不会掉出来吗?

可是,当她看到他手里的东西时,却怔住了。

那不是什么稀有的物件,只是一根注射器而已,医生用来打针,很常见,

可是,那东西居然出现在这个时代,那就不对劲儿了,而且,

这注射器秋羽很熟,她曾经拿它自以为是的“救”了一个人。

莫尘见她呆住了,便知道她已经想到了是怎么回事,继续说了下去,

“后来我花费了很多时间,终于从古书上了解到他中的那是蛊,可是我却解不了,蛊虫并不在他身体里,他不过是喝了蛊虫染/指了的血液而已”

秋羽拿过他手里的注射器,呆呆的看着,原来,一切都是她造成呀!呵呵,上帝可真会跟她开玩笑。

莫尘看着她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他知道,她是喜欢龙天夜的,

根本不知道自己曾经犯下的一个小错误居然会让别人承受这样的代价。

知道龙天夜的所有痛苦都是由自己亲手造成的,她比谁都痛苦,

可是,很多事发生了就是发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人回到事发之前。

“这条蛊虫是我用龙天夜的血液饲养的,以为只要时机到了,便可用它解了他身上的蛊,可是,需要的时间太久了,也没有完全的把握,一不小心他可能死于非命,我们不敢冒这个险,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蛊的根源…………这么多年了,所有人都没有放弃过~~”

莫尘看着秋羽,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惋惜并遗憾的说道,

“好孩子呀,很多事是注定的”

说完便走了出去,他知道,秋羽现在需要的,不过是让自己平静下来,缓和心里的激动的时间。

莫尘正在给自己种植的盆栽浇水,这些日子他不在,还有些担心呢

没想到她把这些花花草草照顾得这么好,换作别人,估计早就连根拔起了。

秋羽轻轻来到他的身后,开口问道,

“他身体里的蛊要如何解?”

这几天,她想了很多,原以为,她可以在这里度过剩余的时间,可是,事事不如人愿呀!

现在,她只是想把龙天夜解放出来,既然是她作的孽,那就和她脱不了干系。

莫尘知道她已经做出了决定,也不再瞒着她了,

“蛊虫一死,他身体里的魔血也就会自然消失了,你……自己想清楚吧”

莫尘说完便起步离开,走了两步又顿住了,

“他已经知道你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了,正往这边赶过来,如果你想逃,还有时间”

秋羽轻轻笑了笑,那么的凄凉,

逃?她还能逃到哪里去?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逃,一开始,她不过是不想在龙天夜身边罢了。

秋羽摘下一朵血红的花朵,在手里转动着,

蛊本来就有着牵引的作用,那莫离呢?

那个世上唯一对她好的人,是因为身体里蛊的牵引诱惑对她好的吗?

如果没有蛊的关系,他会对她许下一辈子的承诺吗?

今天的一切,都是她一手造成的吧,如果当年没有山谷的相遇,他不会成冷血恶魔更不会有莫离的出现,

如果莫离从来没有出现过,现在,她还是神龙村里的忘记所有事的秋羽,

他,还是圣天王朝的晋南王,他们不会有任何的交际。

龙天衡以前说,他们私自把莫离藏了起来,是他们欠了她的,

现在才知道,原来,一直都是她欠了他们的,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

这句话一点也没错,只是,莫离的出现让她付出了利息而已。

松手,手里的花落下,花瓣飘零,秋羽深深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再先要的花朵,都有枯萎的时候,只是早晚而已,既然如何,又何必强求它为谁而绽放呢?

这里是最高的山峦,可以看到最美的日出和黄昏,一个男子负手而立,看着那群山环绕的峡谷,

她就在那里,和他的师傅一起生活,今天,她约他在此处相见。

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她突然的离开,他又突然得知她就是他们一直在找的蛊原,一切,

都来的突然,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可是他们都知道,她必须死。

他也是这么认为的,即使他对她并非无情,可是比起承

受血魔的折磨,感情又算什么?

是这样的吧?如果不是她该多好,为什么?会偏偏是你?!

在他陷入沉思时,秋羽已经慢慢走来了,看着他的背影,嗯,和莫离一样的伟岸呢!

只是,逆着光的原因,让她有些看不清了。

“龙天夜,你恨我吗?”

龙天夜嘴角冷冷一笑,讽刺道,

“你说呢?”

秋羽也笑了,

“我想应该恨的吧,那……你爱过我吗?”

龙天夜沉默了,秋羽向前走了几步,在即将靠近他时,一把剑横了过来,冷清的剑。

她没有再向前,只是看着他的背着,

“明明我们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为什么就是跨不过呢? ”

没有任何的声音,秋羽沉默了,龙天夜也没有说话,秋羽看不见的地方,他的眼神深沉起来。

过了一会儿,秋羽淡淡的开了口,打破了这缄默,

“你想要我的命是不是?”

龙天夜平静的回答,

“我只是想做回自己”

不会动不动就杀人,也不用时刻担心伤了身边的人,但是,这份平静却必须用她的命来换,

以为自己可以毫不犹豫,可是,听到她的声音,他却顿住了。

看着他的身影,秋羽浅笑了,这就是他的答案,龙天夜,

你连最后都不愿意回头看我一眼吗?真的恨得这么深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