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时空新娘

只属于你的莫离

异时空新娘 夜语星辰 2725 2016-02-10 14:13:46

  皇宫的御花园,五颜六色的花蕾正准备着绽放,

难得的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龙天衡看着眼前没有任何表情的秋羽,

眼里有着属于他的温柔,以前,

他不敢看着她,担心她察觉到自己对她不一样的感情,

现在,他可以在无人之地看着她,多久都可以。

慢慢伸出自己的双手,慢慢靠近,

在她身侧顿住,犹豫了一会儿,缓缓拉上她的手,

嗯,很温暖,龙天衡露出了孩子般的笑。

其实,他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

秋羽感觉到了,因为拉着她手的手,

微微出汗了,现在,她很挣来。

却不能,那样只会让彼此尴尬摆了,

对于他突然的举动,她是吓到了,

可是,对于他的感情,她只能在心里说声抱歉。

龙天衡拉着她慢慢的走着,为了化解心里的紧张和不适,

他开始说些不能说的秘密,因为她呆了,

所以可以毫无防备吧。

“过两天他们就要成亲了,秋羽……对不起”

回头看了一眼,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龙天衡心里闪过一丝沉痛,曾经,

为了那个男子,她可以奋不顾身。

喜怒都只为他一个人,有时候连他都有些羡慕嫉妒恨呢,

可是现在,听到他要成亲了,却没有任何反应。

如果是以前的秋羽,听到龙天夜要成亲了,

肯定会泣不成声吧,但是她还是会假装满不在乎,

她就是这样,把所有的一切都压抑在自己的心里。

对于秋羽的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龙天衡沉浸在自责与沉痛里,不知不觉的,

他停了下来,看向不远处的豪华的“乾天宫”,喃喃自语道,

“你的莫离并没有消失,只是被藏起来了而已……即使让他记起又如何?你们已经回不去了……”

秋羽朝那个地方看去,人手众多,戒备森严,眼里闪过一丝疑惑,龙天衡说的是什么意思?

还来不及细想,一道闪光射了过来,而龙天衡沉浸在思绪里根本没有察觉到,

秋羽扭头看去,眼里没有一丝惊讶,是她。

一把锋利的匕首朝龙天衡刺去,在她反应过来时,匕首已经刺进了她的身体,

而龙天衡也恢复神志,诧异的抱住她的身体,本要查看她的伤口,可是,

他的手在颤抖,抬头看向罪魁祸首,此时真的不能用愤怒来形容了,抬手,

要给那人致命一击时,一只手拉住了他胸前的衣服,微弱的声音从怀里传来,

“不要……不要…伤她…求……你”

龙天衡将她抱了起来,如风的身影来到那名刺客身旁,

伸手快速点了她的穴后带着秋羽离开,

留下一句“抓刺客!”

龙天皋赶过来的时候,床上的秋羽早已昏迷不醒,

而龙天衡在一旁紧紧抓住她的手,

眼里的担心让他眼神一戾,什么时候,

他们走得那么近了?

而且……

龙天皋走了过去,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虽然是这个时候,但是他不得不提醒他一句,

“天衡,别越矩了,我们先出去吧,在这里会耽误御医治疗的。”

来的路上太监就跟他说了,御医要治疗,

他却不愿离开,再怎么说,她都是天衡的嫂子,

人多口杂的,若是一不小心传了出去,对谁都不好。

幸好他及时封锁了所有消息,师傅把她藏到宫里来,虽然不知道是如原因,

但显然是瞒着龙天夜的,如果不小心让他知道了,

估计他们之间不会无浪无痕吧。

龙天衡顿了顿,缓缓放开了手,随龙天皋离开了房间,

他知道,有些事是瞒不过的,譬如,他对他嫂子不该有的感情。

虽然龙天皋没有说什么,但是有些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又何必点破呢?

秋羽的伤并没有大碍,没伤到要害,在重要的是,那人发现是秋羽时,

手软了。

龙天衡坐在床边,默默的看着床上的人,

他知道,她并没有变的痴呆,他也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时候好的,

更不知道她假装的目的,他不怪她。

唯一苦恼的,也是就是自己的自作多情被发现了,有些尴尬罢了,

有些担心,她醒后会不会就不理自己了,毕竟,自己做了些越矩的事。

秋羽的手指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张担忧的脸,

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只是,

“那个人~你没有杀吧?”

龙天衡见她苏醒的第一件事居然是那个伤她的人,看来,她们是认识,急忙回答道,

“没有,她没事,只是被关在天牢了…………你们认识?”

秋羽知道他这是明知故问,为的不过是想听她亲口说摆了,

可是,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了,龙天夜要结婚了,她的时间也快到了,

如果在让龙天衡插进来一脚,那岂不是更乱了。

“你现在先别问,帮我救她好不好?”

刺杀皇子那可是死罪,被关在天牢里肯定会被严刑逼供的,

她那小小的身板怎么经受得住?她找不到人帮忙了,除了龙天衡真的没人了。

龙天衡看着她,没有再问为什么,点了点头,

“好,我帮你”

不为别的,只为是她要他做的,只为她在那一刻的奋不顾身。

秋羽笑了笑,低头轻轻说了声谢谢。

夜晚,难得的月光笼罩着枝头,微风徐徐的吹着,夜晚,也许就是安静的代名词吧。

秋羽站在院子里,静静的抬着头,许久没有任何动静,脖子酸了也没有任何感觉。

明天,他就要成亲了,和他心爱的女人,她,也要走了,也许,

这是她最后一晚停留在离他稍微近一点的地方了。

许久,一个注视了她很久的身影从柱子后走了过来,

“秋羽,我有样东要还给你”

秋羽微微一怔,转过身来,疑惑的看着他,什么时候他向自己借过东西了?

龙天衡拉过来她的手,将手中的东西放了上去。

秋羽看着手中的小瓶子,不大,只有成年人大拇指那般粗细,

温温的,最奇怪的是它居然发着淡淡的金黄色光芒,仔细一看,里面似乎有些如轻烟的丝缕,

它们在缓缓移动着。

“这是什么??”

龙天衡看着她手里的东西,轻轻的开口说道,

“它就是你的……莫离”

秋羽愣住了,惊讶的抬头看着他,他说什么?

龙天衡没有再看她,转过身,看着天上的朗月,缓缓解释道,

“瓶子里面装的就是二哥的记忆,那段只属于你们的记忆,当初我们将他带回,把他那段时间的记忆抽了出来,本来是要毁了的,可是皇上犹豫了,把它藏了起来”

那个地方只有他,自己和师傅知道,他知道,东西一消失,皇上第一个想到就是他,可是,

他还是那么做了。

秋羽紧紧握住手里的东西,努力让自己平静,看着他的侧脸,

“为什么要给我?”

“二哥明天就要成亲了,如果你想挽回你的莫离,就把这个当着他的面打开吧”

说完,龙天衡转身便离开了,这是他第一次违抗他皇兄的意思,

在他的心里,其实有那么一丝自私,不想二哥想起他们的一切,

即使改变不了什么,他也知道,回忆记忆的龙天夜,不会那么伤秋羽了,

他们之间,也有了可能性。

他之所以那么做,不过是为她的那么一丝期盼而已,一直以来,

他都知道,是他们亏欠了她和那个莫离,过来明天,也许一切的弥补都无济于事。

所以他出手了,即使会承担一定的惩罚,他也心甘情愿。

秋羽一个人静静的站着,不知过了多久,身体缓缓蹲了下来,

看着手里发着光的瓶子,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滴落到瓶子上,

发出清脆的声音,紧紧把它握在自己的手心,贴到胸口,无声的哭泣。

莫离,她终于找到她的莫离了,在她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

在她以为再也无法相见的时候,在龙天夜要和他爱人成亲的时候,

他居可以回来了?这是上帝给她的恩赐,还是无情的讽刺?

她脑袋再也想不到其他东西,只是一味地哭泣着,仿佛把心里的委屈都告诉瓶子里的莫离,

她认为 ,明天,也许只要过了明天,一切都会结束,可是,世事总是会出人意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