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时空新娘

离开

异时空新娘 夜语星辰 2901 2016-02-10 14:14:50

  整个皇宫弥漫在喜庆的气氛当中,随处可见的红条,忙碌的丫鬟奴仆。

今天,是圣天晋南王迎娶侧妃的日子,让人奇怪的是,阵仗居然和迎娶王妃时没有什么差别,

也可以说有过之无不及,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值得他如此慎重,

这就只有圈内的几个人知道了。

秋羽看着蓝蓝的天空,是今天了吧,是该有个结局了。

看了一眼四周,并没有多少人,

因为晋南王成亲,所以都松懈了?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这是她唯一的机会了。

趁没有人注意到,她悄悄移开了步伐,慢慢朝大殿走去,莫离,他在那里。

大殿之内,文武百官坐于两旁,看着大堂中间的舞曲,悠然自得,

没有人发现,在一旁的石柱后面,一颗小脑袋偷偷的看着,

目不转睛的看着晋南王,还有他旁边的女子。

沈清兰,你最爱的女人,今天,你终于如愿以偿了,莫离,不,应该是龙天夜,你开心吗?

你应该很开心吧,那样的笑容,在龙天夜身上,我从来就没有看见过。

这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你的笑容了,很想触摸一下你的脸,哪怕只是一下而已,我都想真切的感受一次,

希望能在以后没有你的日子里,还能记得你长什么样,就是脑袋开始模糊了,

也能用手描绘出你的样子。

龙天夜,就让我最后靠近你一次吧,然后,带着我的莫离离开。

一曲陌生的曲调突然响起,众人朝声音望去,一个身着蓝色轻纱,白纱掩面,头发盘起,流苏轻微晃动的女子缓缓走了出来,

而声音,便是她怀里弹奏着的碧玉琵琶。

青葱的手指轻微挥动,红尘滚滚何时休,蓝纱轻扬,回不去的,不过的曾经的年少,解不开,

不过是你我之间的缘结。

一群红色纱衣的女子碎步走了过来,在她身边围成了一个圈,

手挥动,笑意蕴含,风姿绰绰,没有一丝一毫的凌乱,也许,美好的舞也是一种让人忘忧的风景。

轻微的歌声从围成的圈中散了开来,在大殿之中显得格外突出。

“孤鸿渐鸣秋意断痴恋人,

轩窗下曾相许共枕一帘,

纸落云烟为谁一诺鬓白霜染,

愿与你梦回千年续前缘,

亦回眸顾盼亦愁锁于眉间,

何来的感叹 爱过就没遗憾,

月儿弯星河繁 凭风弄叶意千般,

醉无言天地鉴共婵娟………”

不管是你是龙天夜还是莫离,我们都没有任何的缘分,之所以会相遇,

不过是老天给我开了个玩笑而已,

现在,就让一切都回到原点吧。

曾经的诺言,在你苏醒,莫离消失的那一刻,就已经灰飞烟灭了,只留下了我的不甘而已,

以前,不知道对于乐器一窍不通的我为什么会突然感兴趣了,

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为了这一刻,为了分别的这一刻,给你和我的缘分划下个完美的句点。

缘,是我一厢情愿的强求,也是我付出一切想要得到和改变的东西,

可是最后我才发现,原来一切早就注定好了的。

就让我以一曲《缘》,为你我送别吧。

龙天夜看着被围在人群里的蓝衣女子,有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她蒙着面纱,看不见她的面容,可是他有种感觉,是她。

此刻,他没有心思去想该在王府的她为何会在这里,多日不见的她过得如何?

此刻,他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心里的慌乱是什么?

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她的琵琶已经弹奏的很好了,她还会唱美妙的歌曲,

他,也许从来就没有真正了解过她吧。

歌曲逐渐近入尾声时,秋羽抬头了,见他看着自己,眼里的疑惑和复杂让她一怔,他认出来了,

可是,你认出来的是你的棋子慕容秋羽,而不是我,神龙村里的秋羽。

那个你这辈子都不会记起的女子,龙天衡说我可以将莫离唤醒,可是醒了又如何?就如他说的,

一切早就脱离了轨道,回不去了,强求,只会让所有人痛苦而已。

龙天夜终于对上了她的视线,眼里什么情绪也没有,却含有淡淡的惆怅和笑意,

这让他有种走到她面前的冲动,

想掀开她的面纱,质问她为何装傻欺骗他,更想……更想什么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想要抓住她的手,不然她会飞走的,他就是有这种笃定。

在他微微起身时,一只手拉住了他,旁边传来了清脆,带着祈求的声音,

“天夜,你答应过我的”

他顿住了,是的,今天是他和沈清兰成亲的日子,他做出的承诺,

现在离开,不光毁了她的面子,还会让所有人~~

他缓缓坐了下来,看着大殿中央的女子。

秋羽轻轻的笑了,抱着琵琶随着舞女慢慢离开,深深看了他一眼,

再见了,龙天夜。

错开了视线,这一次,她没有流泪,因为,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

后堂,秋羽的身体支持不了,滑落的瞬间,一双手抱住了她的腰际,

沉稳的声音传来,

“你这又是何必?”

秋羽没有抬头,微弱的轻笑了,

“我只是和他道个别而已”

莫尘见她脸色苍白,气息奄奄,不由眉头一皱,伸手搭上她的脉,

将状况不对劲,扶住她腰肢的手感觉到微微的湿意,低头一看,血,

替龙天衡挡的那一剑,伤口裂开了。

拦腰将她抱了起来,大步向外走去,她的身体本来就已经到极限了,

经过这么一闹,她的求生意志又微乎其微,要救她,看来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

秋羽消失了,龙天衡被皇帝禁足,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更没有知道她去了哪里,而一切的消息,都被封锁了。

龙天夜站在秋羽原来的房间里,看着一层不变的事物,她没有带走任何一样东西,

而现在,他心里的复杂被一则消息推上了顶峰。

原来,他千辛万苦要找的人就是她,在她离开后,他才知道。

她是因为怕他杀了她,所以才逃走的?

可是你不知道,我龙天夜想杀的人,即使是逃到天涯海角,也休想活着过完余生。

他的眼里没有任何的感情,冰冷的似乎就是一层坚冰,没有任何人孵化,

仇恨会冲淡心里唯一一丝温情,更会蒙蔽心底真正的声音。

瀑布飞流而下,底潭青石可见,而溪流一侧,一个女孩正蹲在那里洗着衣服。

秋羽搓这手里的衣服,微微愣了一下,抬头看向不远处的瀑布,

不由的陷入了沉思,她来到这里已经三个月了,而她的伤,

也已经完全好了,这里远离尘世,没有任何人,除了她就是莫离的师傅。

这里盛开着很多的奇花异草,但是她不敢随便乱动,因为它可能是前辈精心养殖的草药,

对,这里就是莫尘的居所,没有人知道,包括龙天夜他们,

莫尘告诉她,她的伤虽然已经完全好了,可是体内的毒素并没有清理,

因为连他都不知道如何处理,可见她体内的东西有多复杂了。

可是他告诉自己,不要灰心,他会尽力而为,秋羽想到他当时的神情,

不由的觉得好笑,他很兴奋,没错,是兴奋,一个厉害到万能的医者,

本身就是一种寂默,因为什么病他都可以治好,轻而易举的。

那有什么意思呢?现在,治好秋羽的身体却成为了他的挑战,

激起了他的斗志,他能不兴奋吗?

秋羽的神情却落寞起来,回想起莫尘的话,龙天夜体内的魔血,

似乎不是先天的,而是因为某些原因而染上,所以这么多年了,

莫尘的治疗都是治标不治本,要想他恢复正常,只要斩草除根。

但是那条根到底在哪里?他们找了很多年都没有任何线索,

前段时间好像找到了什么?可是又断了,莫尘就是不肯告诉她,那根源是什么?

知道,不管是什么都已经与她无关了,他现在过着属于他的人生,

而他们,此生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交际了,可是,在这里整天除了吃就是浇花剪叶,她的思绪太空了,

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他的事情上去了。

秋羽叹了口气,抬起盆便往住所走去,离的并不是很远,路旁青草红花,原来,冬天已经过了,

如果可以的话,她想在这里度过余下的日子,安静无波。

她不知道的是,她不想靠近的人已经逐渐察觉,他们的相遇是必然的,

如果人生真能世事如所愿,那么,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不公和纷扰了。

她不知道,龙天夜的再次出现,只为取她性命而来,如果她知道,

她是逃避,还是面对,很多事,其实早已注定,当鲜血洗礼了冷漠的瞳眸,心里的坚冰,

才会逐步融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