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异时空新娘

原来,佳人早有约

异时空新娘 夜语星辰 2868 2016-02-10 13:58:20

  秋羽独自走在梓晋王府的庭院里,她被带到这里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龙天衡说什么都不肯放她出去,也不知道明月她们怎么样了?

问龙天衡为何强留,

他只是说她的病需要静养,问他病情到何程度?他又支支吾吾不肯正面回答。

秋羽看着假山上的藤蔓,有种想要发泄的冲动,

可是,

她做不来,她不知道龙天衡什么时候才会放她出去,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种闲暇的日子又能持续多久?她不想再去想了。

莫离…不,龙天夜,他去讨伐巫晁已经半个月了,也不知道受伤没有?

秋羽突然苦笑了,关心他的人多的是,根本就不差她一个,她又在这里自作多情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起步,突然听到隐隐有说话的声音,不由的皱了皱眉,

准备转身离开时,隐约听到了熟悉的名字,不由的轻轻靠近。

“你听说了吗?晋南王过几天就回来了,而且,沈姑娘也一道回来了”

两个下人正在整理庭院里的花草,

不由的闲聊道,八卦,永远是人们用了闲聊的最佳良品。

另一个人将拔掉的草放进竹箩里,点了点头,

“我也听说了,这次晋南王凯旋归来,估计会请皇上赐婚吧,毕竟他只对沈姑娘特别”

另一个人应和道,

“是啊是啊,晋南王对所有人都冷若冰霜,只有面对沈姑娘的时候,才会露出温和的样子,好羡慕哦!”

有人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由的左右看了一下,发现没人,才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对了,我们王爷似乎对带来的那个姑娘格外的上心呢,你说,她会不会成为我们的王妃啊?”

另一人也点头随合道,

“有可能,你见过王爷对哪个姑娘如此好过?就是不知道那姑娘什么身份?居然能收服浪子心啊!”

“………”

秋羽没有再听下去,眼神略微空洞的轻声离开了。

他要回来了,还带着那个在巫晁做卧底的姑娘,他们……要结婚了。

秋羽啊,你应该高兴,终于有人可以一直陪着他了,你可以放心了,可是,

为什么你的眼泪会盈于眶内?心里那种隐隐作痛的感觉又是什么?

你是在嫉妒吗?

嫉妒有人也可以进入他的心,嫉妒他的温柔会对别的女人释放,是不是?

他忘记了你,却对另一个女人柔情,

所以你嫉妒了,怨恨了,是吧?说什么只要他幸福,

怎样都无所谓,即使那个人不是你,

你也可以微笑祝福、安心离开,你还是在自欺欺人,

你根本就没那么伟大!原来,至始至终你都是最自私的那一个。

秋羽抬头看着阴阴的天空,嘴角微微上扬,晶莹的泪滴不受控制,从眼角滑落。

秋羽啊秋羽,你还真是可笑。

深夜,秋羽似乎习惯性的站在窗边,看着外面漆黑一片,偶尔隐约听到打更的声音,

还有夜兵巡逻的脚步声。

突然,被人从背后捂住了嘴,她慌乱,想要出声,挣扎时后面之人急忙来到她面前,

朝她做了一个静音的手势,并揭开了面巾。

秋羽一惊,有些难以置信,

“明月!”

明月轻笑了,左右看了一下,拉着她的手轻声道,

“我这就带你出去”

秋羽点了点头,这里本来就不是她想留的,虽然她不知道自己该往何处

去?可是,

现在的她毕竟是带罪之身,留在这里,被查到的话,不光她遭殃,还会连累到这里的人。

明月拉着她来到门前,细眼从门缝看去,

锁定目标,从怀里摸出了几根银针,眼神一锐,

挥手射了出去,银针以光速射去,正中那些人的穴位。

见他们全数倒下,明月推开门拉着秋羽就准备带她离开,

可是扭头见她皱着眉头看着地上的人,不由的轻声说道,

“放心吧,他们只是晕了过去而已,不一会儿就会自己醒了的”

秋羽点了点头,微微松了口气,身体被明月抱住,腾空而起,

很奇怪,龙天衡带她飞,她会难受,会头晕,可是明月带她,

却不会,是因为她们都是女的,她心里没有那股隔阂,还是说,

明月的武功高于龙天衡,所以她才可以轻松毫无感觉?

以刚才她那种熟练的手法,可以看得出来,她的武功不是一般的高,

她们年龄差不多,她以前真的只是个普通的丫鬟或是侍女而已吗?

明月感觉到强烈的视线,不由的扭头看着,

“怎么了?”

秋羽即使隐藏了自己的情绪,微笑着摇了摇头,随口说道,

“没什么,只是羡慕你武功超群,没有敢欺负你而已”

明月轻笑了,认真的说道

“如果公主想学的话,我可是可以倾囊相授的哦”

秋羽微微一怔,随后摇了摇头,

“有时间吧,我现在可是朝廷要犯呢”

龙天皋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放过她?

他之所以没动手,可能是顾忌龙天衡这份兄弟情吧,

现在她离开了王府,他也没有任何顾忌了,麻烦也许很快就会来了吧。

明月推开了客栈的房门,侧身让秋羽走了进去,自己随后,将门关上。

秋羽看见面前的人,不由的激动了,

“天晴!你们都没事,实在太好了!”

在王府时,她也曾打探过她们的消息,可是被龙天衡封锁得太紧了,

她根本无从下手,心里总是惦记着,现在看到她们都没事,终于可以放心了。

天晴来到秋羽面前,俯身行礼,

“奴婢拜见公主”

秋羽脸上的喜悦一下子垮了下来,无语了,她不是公主,

她知,她们更知,可是她们依旧对她恭敬有礼,这让她情何以堪呀!

所有的热情,一瞬间,被一盆冷水所熄灭了。

慢慢绕过她来到桌前坐下,不由的问道,

“你们是怎么从天牢逃出来的?”

那里可是皇宫重地,必定戒备森严,高手如云,她们居然能从那里出来,

有些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明月没有理会天晴的呆愣,来到秋羽身边,为她倒了一杯水,

“从天牢出来那是不可能的,那日皇上要审问我们,在去的途中,我趁其不备将士兵击倒,换上他们的衣服,悄悄逃出来的”

当然了,途中有追捕者,她将他们全杀了,一个也没留,这些,

她不需要知道。

秋羽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

“那你们又是怎么知道我在紫晋王府的呢?”

天晴眼里闪过一丝异样,走了过来,在明月回答之前抢先了一步,

“谣言,市民们说紫晋王爷带回了一个姑娘,特别的上心,我们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真是如此”

秋羽明白了,可是,谣言?

“谣言还有什么?”

明月见天晴语塞了,便开口道,

“都说,紫晋王带了个美女在府上,金屋藏娇 …呃~~什么的”

秋羽见明月有些不好意思,便知道那些绝对不是什么好听的,

便没再问了,那个死龙天衡,居然敢坏她名声,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回报他一次才行。

不过,幸好大家都不知道她是谁,不然她可没脸再到处走了。

天晴看着正在吃饭的秋羽,不由的开口问道,

“公主,我们以后如何打算?”

秋羽放下手里的筷子,抬头认真的看着她,

“天晴,我们正在可是待罪之身,你总是‘公主…公主’的喊,是怕别人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吗?还是说,你是皇帝派来的细作呀?”

既然怎么说她都不肯改口,那她只好来硬的了,

不就是改个称呼而已嘛,有那么难吗?

天晴,一听,想要解释,可是看到秋羽眼里并没有任何猜疑,知道她只是说说而已,

突然间觉得她说的在理,便低声道,

“主子,以后有何打算?”

秋羽一听,瞬间被她打败,看来她是在对牛弹琴了,算了,既然她早已经习惯了,那就随她吧,她又何必在个称呼上纠结呢。

“你们不是想去闯荡吗?介意带上个累赘不?”

她们可以走,却又回头,她们可以不必冒险一走了之,可是还是舍身相救,

看着,她们是早已做好决定了。

明月一听,喜了,激动了拉住她的手,

“不介意……不介意!求之不得呢!你真的想好了?”

秋羽见她那欣喜若狂的样子,不由的也笑了,

“嗯,反正我也是孤单一人,去哪里都无所谓”

如果真的去闯荡的话,她们的路途必定不会一帆风顺了,龙天皋必定知道她离开了紫晋王府,杀手可能随时出现,

她不想连累她们,可是她也知道,她们是不可能丢下她。

那就只有一起亡命天涯啦!走一步算一步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